第495章 发了一笔横财

    

    阿四和蛮儿急忙过来扶着她,元卿凌知道她是心力交瘁晕过去,叫送厢房里头睡一下就好。

    送过去之后,便叫蛮儿去一趟崔府,让崔府的人不要担心,但是也别先过来,让她脆弱一下,免得崔家的人过来,她又得伪装坚强。

    不过,静和与孙王妃交好,便请了孙王妃过来。

    孙王妃来到的时候,元卿凌跟她说了情况,孙王妃甚是痛快,道:“好,杀得好,这人就该死。”

    “人死了就算了,别嚷嚷。”元卿凌道。

    孙王妃点头,“我知道,这事我对谁都不会说,你这里能守住秘密吧?”

    “知道这事的只有阿四和蛮儿,两人都守得住。”元卿凌知道孙王妃有时候嘴巴虽然大,但是事关静和郡主,她是有分寸的,所以不怕让她知道。

    孙王妃是真真的松了一口气。

  &jsshcxx.comnbsp; 之前静和郡主收留故知,她还说过静和郡主太心慈手软,像故知这种人,杀之后快,怎么还能救她?

    如今听得她jxpxxs.com死了,再也害不了任何人,她就安心了。

    静和郡主醒过来的时候,见到孙王妃与元卿凌坐在床边,眸光甚是关切。

    她嘴角浮起一抹苍白的笑容,眼底温柔,“都在呢。”

    孙王妃眸光濡湿,“嗯,刚过来,静和,苦了你了。”

    静和郡主笑意加深,“别说我苦,我自己都不觉得了,以后会好。”

    孙王妃还想说,元卿凌压住了她的手,笑着道:“郡主说得没错,以后就会好。”

    孙王妃轻轻地叹气,瞧着元卿凌提示的眸光,也知道这会儿该说点鼓励的话,便道:“嗯,以后好好的。”

    静和郡主振作起来,“我想去看看那孩子。”

    元卿凌道:“你躺着,我叫人抱过来。”

    她出去吩咐蛮儿,把虫儿抱过来给静和郡主。

    虫儿刚吃了奶,奶娘说她吃得不多,吃几口就歇着,比较弱。

    静和郡主没有伸手去抱,只是就着蛮儿的手看了几眼,便叫蛮儿抱出去了。

    元卿凌扶着她坐起来,趁着孙王妃在场,她问道:“你之前跟我说过,想养这个孩子,现在你还是这样想吗?”

    孙王妃道:“不能,谁养都不该你养。”

    孙王妃并不知道那么多的细节,因此极力反对。

    静和郡主想了想,看着元卿凌,“给孩子找个养父养母吧,她该有爹娘疼爱,我相信太子妃能找到合适的人选,不需要大富大贵,只需要家境清白人品好。”

    元卿凌也不赞成她养,但是总要问问她的意见,如今见她想通了,便道:“那好,我会叫人去找。”

    “谢谢!”她点头致意。

    静和在楚王府住了一天,便回了崔府,后又听崔府的人说在家里住了三天就走了。

    她也没有回明月庵,留下了一封书信说她要四处去走走,暂时离开京城,没写归期。

    她是自己一个人上路的,身边不带任何侍从侍女,走得也很潇洒。

    她也命人给元卿凌送了一封信。

    她告知元卿

    凌,京中无论家人朋友,都觉得她陷于苦海之中,每个人都想保护她,但是她没有这么柔弱,如果说人生是一场历练,她想外出历练,不辜负自己的生命。

    元卿凌看完了信,其实挺欢喜的。

    虽然她这番出去或许艰险重重,但是,她能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去过自己的人生,丢下京中的背负羁绊,也是好事。

    宇文皓叫了笑红尘去为虫儿找一www.whhryl.com户人家收养。

    笑红尘很快就找到,是抚州的一位员外郎,成亲多年无子,带着夫人到京中求医,在京中已经治疗了一年多,如果说带着孩子回抚州,那可以对外宣称是他夫人生的。

    笑红尘让元卿凌放心,这位员外郎她认识,且相交了几年,他为人慷慨仁慈,积富造福乡里,是十里八乡的大善人。

    元卿凌觉得很好,抚州距离京城不远,大概两天的日程,派人去看也方便,便同意了。

    笑红尘也跟元卿凌保证,说会命门下的底子去看望,加上宇文皓和再三保证笑红尘找的人绝对信得过,所以元卿凌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

    送走了虫儿,很快便是点心们的满月宴了。

    各家开始提前送礼,因为满月宴当天,宾客太多,人多杂乱,很容易无法准确地传递“心意”。

    或者说,提前送礼的,礼都比较大,与其是贺点心满月,还不如说贺宇文皓被册封太子之位。

    反正,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的送礼,这几天都有不

    可阻挡之势。

    收礼收到手软这是小儿科了,汤阳特意命人收拾出来的库房,竟然没到日子这天,就已经堆满了。

    宇文皓震惊得不行,看着这满满库房的礼,甚是激动地道:“没想到我生三个儿子竟然发财了。”

    他也由此对三胞胎肃然起敬,后生可畏啊。

    不过,汤阳笑着道:“这些可未必都是给哥儿们的,还有些是暗中贺太子殿下您的。”

    宇文皓更是激动,“早知道当太子有这好处,我早就去争夺了,难怪老大和老四争得连命都不要了,这简直就是金山银山啊。”

    汤阳掩嘴,“瞧您说的,太子您就着眼这些礼么?”

    “别的好处还没看到,就看到这些了。”宇文皓彻底被金钱迷住了眼睛。

    “这几天送过来,大部分都是十分名贵的,以后要找个地方安放好。”汤阳道。

    宇文皓摇头,“别啊,出去找人买了换成银子,留几件好玩的给点心们做玩具就行。”

    汤阳震惊,“卖掉?这多好的东西啊,以后有银子都未必能买到,瞧着些巧夺天工的手艺,这翡翠的成色,虽不如太上皇送给太子妃那三颗,却也是极好的,还要这扇金包玉屏风,若是往外厅堂一搁,那叫一个尊贵,还有这些摆件,精致得无与伦比,王爷,不能卖啊,暴殄天物。”

    “傻,这些都换成金锭银锭才可体现出价值来。”宇文皓一扬手,“卖了,卖到的银子,一部分上

    缴国库,一部分给父皇小金库,一部分……”

    他回头瞧了瞧,压低声音,“给本王也准备个小金库,本王要存点银子。”

    汤阳摆手,“这不行,太子妃千叮万嘱,太子不可有小金库,这是原则问题。”

    宇文皓大怒,“汤阳,你叛变了!”

    汤阳压低声音,“这是太子妃的命令,属下不敢违抗,不过,做事也不必一成不变,太子不能有小金库,属下可以有,反正太子需要用银子的时候,多半是属下先垫支之后再问账房报销的。”

    宇文皓竖起大拇指,笑得眼珠子都看不见了,“有见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