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还是醉了

    

    安王想起太上皇的态度,不禁心头发惊,尤其被他盯着的时候。后背是直发寒。

    他道“外公,皇祖父早已经不管朝中之事。您说此番他为老五出面,是不是有重新干预朝政的可能?”

    狄魏明沉思了一下。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他这几年虽然表面看着是不管事,但他养着鬼影卫。关注着外头的一举一动。虽然不经常掺和。可关键的时候。防着他一把总没错。”

    安王不禁忧心忡忡,父皇日理万机,有时候要糊弄他一下不是难事。

    可太上皇赋闲养性。人手充足,若他盯上一个人。绝对有足够的精力去死磕。

    想到这里,他心底生出一丝冷狠。“他怎么还不死?”

    狄魏明倏然抬头看着他。“你……你的意思?”

    这念头本是忽然升起的,但看着外公竟有同样的意思。安王胆子渐渐地大了起来,“外公。您说有可能么?”

    狄魏明想了想,道“先稍安勿躁。这是最后的孤注一掷,若还有其他办法,不必要冒这个险,一旦坏事,牵连甚广,你母妃连同整个安亲王府,乃至我狄家都要栽进去。”

    “是,一切便听外公的。”安王连忙压下这念头。

    且说楚王府里头,热闹已经渐渐地散去。

    在一众人的维护之下,宇文皓得以保持不醉之地,但是其他人则很悲剧,例如苏老表,一连吐了三四次,鲁莽走路一直撞墙壁,就连酒中君子冷静言,也得两人扶着上马车。

    宇文皓与汤阳徐一带着几分醉意在门口一一送别,看着醉醺醺的宾客尽兴而归,他心里头也是美滋滋。

    早早便问准了御医,御医说太子妃伤口愈合得很好,今晚若小心行事,问题不大。

    在徐一的摇晃的搀扶之下,他回到了啸月阁。

    进去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整个人生都崩塌了。

    寝室里头,桌椅家具全部被掀翻,柜子里头的衣裳全部丢在地上,满室狼藉,隔壁的仨娃哭得嗷嗷响,应该也是被这里的动静吓坏了,听到奶娘在使劲哄,但显然不凑效。

    蛮儿捂眼jsshcxx.com出,阿四提裙奔,喜嬷嬷和其嬷嬷两人忙收拾,见宇文皓来到,喜嬷嬷叹气,“王爷可来了。”

    “王妃呢?”宇文皓忍住满心的震惊问道,“不是说了不准她喝酒么?”

    这乱局,若不是元卿凌喝了酒,还有谁敢拆房子?

    喜嬷嬷哎了一声,捶着后背悲催地道“是不许她喝的,大家伙敬酒,她喝白水,谁知道却被纪王妃看穿了,愣是给她倒了一杯,这喝了一杯,又有一杯,最后不就这样了么?压都压不住啊。”

    “人呢?”宇文皓走了一圈,愣是没发现元卿凌,遂出来问道。

    其嬷嬷指着床底,满脸疲惫地道“在里头呢,死活莫出来,说是在里头做啷子研究。”

    宇文皓蹲下来,往里头看去,果然见元卿凌躺在床底下,脑袋往里头,双脚八叉在外,他气得要死,趴下来伸手去拽,殊不知一脚就直接招呼他的脸,吃了酒的人,力道都没轻没重,这一脚愣是没把他的眼泪给踹出来。

    “元卿凌,你给我出来!”宇文皓惊怒,也顾不得自己再被踹,双手一同去拉,可算把她拉出来了。

    喜嬷嬷连忙道“哎呦喂,可算是出来了,太子,那您就伺候太子妃洗个澡吧,那一身都不知道被泼了多少杯酒。”

    宇文皓看着她的衣裳,一阵酒味传过来,确实也是湿漉漉的,一张脸又红又黑,红是因为喝酒红的,黑是因为把床底的灰都给蹭了,狼狈得像被丢在大街上的醉汉,宇文皓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她是喝酒还是泼酒啊?”

    喜嬷嬷埋怨地道“喝得高兴,她直接一脚踩在椅子上,一手提起一罐酒,仰天就喝起来,喝是没喝进去几口的,都洒脸上身上,差点没给她呛死。”

    宇文皓想象那一幅画面,真是心脏都要停顿了,他等今天晚上等多久了?她到底知道不知道啊www.whhryl.com?故意的吧?

    “哎,太子妃的好名声,今晚算是毁掉了,今天多少皇亲诰命在啊,明日这大街小巷,怕是流言蜚语不少了。”其嬷嬷说。

    宇文皓不担心这个,看着死呼呼的元卿凌,气得手指发麻,那他今晚怎么办?他可是准备了许久的,这死猪一样的人。

    “叫御医!”宇文皓吼了一声,“不管用什么方法,把太子妃给我弄醒过来。”

    曹御医今晚也喝得半醉了,他是一个很懂得养生的人,喝酒绝不喝醉,只是今晚实在是高兴了,一时多喝。

    听得太子急召,说太子妃出事,他背着药箱就来。

    看到太子妃这模样,他有些震惊,“这怎么回事了?”

    “吃醉了!”其嬷嬷说。

    宇文皓一手抓住了曹御医的衣领子,吼天喝月,“本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她不许再醉。”

    曹御医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喝得这么醉,怎么醒啊?遂小声地建议道“王爷,其实您要办的事,醉不醉都不碍您。”

    宇文皓气得毛骨悚然,“你是说,本王长达一小年的等待,就是为了和一个毫无知觉的人睡觉?”

    其嬷嬷和喜嬷嬷快步出去,这话题老人不宜。

    曹御医也觉得太子有些悲催,遂冲外头的喜嬷嬷喊了一声,“先熬醒酒汤。”

    然后对宇文皓道“醒www.zyxta.com酒汤灌下去之后,用热水擦身子,不许沐浴,醉酒沐浴很危险,若还是不行,带出去走几圈,散散酒气。”

    事到如今,唯有这样了。

    喜嬷嬷的醒酒汤早就熬下来了,只是她躲在床底没办法叫她喝下去。

    宇文皓抱着她,双手捏住下巴强行把嘴巴掰开,一小口一小口地喂下去。

    元卿凌睁开醉醺醺的眼睛,迷离地看着宇文皓,咕咕地笑着,那醒酒汤就从嘴角两边淌下,像两道美丽的小溪流。

    “老元,”宇文皓都快哭出来了,“别闹,快喝下去,醒酒就好。”

    “我晕……”元卿凌嘟哝了一声,闭上眼睛,“还想吐。”

    曹御医闻言,连忙惊喜地道“吐出来就好了,吐出来能醒一大半。”

    元卿凌又慢悠悠地睁开眼睛,“吐……不出,难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