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来自齐王的挑衅

    

    ,,        马车上的女子也下来了,那女子有一张美丽英气的脸庞,身穿宽松云缎衣裳。看得出大腹便便,她是自己跳下马车的。下来之后,还是一脸懵圈地看着大将军。

    马车上还有另外一人下来。大概二十多岁的女子,扎马尾,穿的衣裳也比较宽松。风尘仆仆。有些倦容。

    元卿凌的眸光落在另外那女子的脸上。尤其她的束发与穿着。还有她下马车的姿势,再看她的鞋子,长裙覆盖之下露出一双透趾皮鞋。

    元卿凌看着这一身打扮。心里头有些异样,不由得再多看了几眼。

    此人长得不算漂亮。但是给人比较利落的感觉,这利落的感觉虽然在靖廷的夫人陈瑾宁身上也能看到。但是。却有些不一样。

    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

    “陈瑾宁参见太子妃!”

    她正失神之际,便见陈瑾宁上前行礼了。她连忙还礼,托住陈瑾宁的手。“郡主快别多礼,一路上辛苦了吧?”

    陈瑾宁也在打量着元卿凌。嘴角含笑,“不辛苦,能见到太子妃很开心。”

    “能见到郡主,我也很开心。”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

    一行人,在宇文皓的带领之下,浩浩荡荡地入城,直奔楚王府去。

    礼部那边本准备了盏馆,按说人家刚到,让人家先到盏馆里头休息,不过,太子这么心急就往府中领,叫礼部那边也不好交代,只得追了上去问宇文皓。

    宇文皓大手一挥,“先安排到楚王府,你入宫复命去。”

    礼部侍郎只得道“是!”

    宇文皓今日出来的时候,便叫汤阳准备宴席,要给大将军接风洗尘。

    所以抵达楚王府,饭菜就已经备下了。

    因还是中午,就先不喝酒,这是宇文皓考虑得十分周到,他认为大将军才刚到,一路上也舟车劳顿,肠胃可能不好,这时候喝酒会让肚子不舒服,所以,备下的饭菜都是清淡的,只等晚上的时候再开荤。

    如此体贴,又让元卿凌刮目相看。

    吃了饭之后,宇文皓私下对陈大将军道“靖廷兄,我们难得见一回,你不能住在盏馆,必须要住在我王府里头。”

    陈大将军一口就应下,不过,随即又有些为难地道“这事,我还得问问夫人的意见。”

    宇文皓很体谅,道“不,你不是问她意见,你是去说服她。”

    陈大将军含笑看着宇文皓,“正有此意。”

    陈大将军去了没多久,回来就告知宇文皓,“她同意了。”

    宇文皓高兴地道“那太好了,嫂夫人很体贴,靖廷兄,你娶了一位好夫人。”

    陈靖廷便说“我瞧着太子妃也很好,记得你成亲那会儿,来信说过不喜欢她,还想着要休掉她,幸亏是没这样做,否则哪里有三胞胎?”

    宇文皓也觉得唏嘘,“其实那时候的她,和如今的她不是同一个人了。”

    陈靖廷有些疑惑,“不是同一个人?你换了一位太子妃吗?”

    “人还是那个人……”宇文皓想了想,“不过,也不是

    那个人。”

    陈靖廷笑了,“宇文兄,你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宇文皓笑着摆手,“我回头再跟你解释这事,来,我带你去看我儿子。”

 xgchotel.com   陈靖廷显得很有兴趣,高兴地道“好。”

   &nwhhryl.combsp;而那边厢,元卿凌也带着陈瑾宁去看孩子,四个人在一块,看着三个一模一样的孩子,大周那对夫妇都发出了惊叹声。

    仨娃也看着大周来客,神情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反正也习惯了这种展览,不打紧了。

    晚宴的时候,齐王夫妇来了。

    这主要是因为袁咏意要来,齐王不得不来。

    袁咏意敬佩陈瑾宁,自然要来看看的。

    一番相识之后,袁咏意倒是一直看着靖廷大将军,私下对齐王道“没想到大将军如此年轻俊美,我北唐鲜少有男子能比得上他吧?你得好生结交一番。”

    齐王气得嘴巴都歪了,“就跟谁不年轻似的,至于俊美,对男子来说这绝对不是褒奖,本王倒觉得,他像女人。”

    袁咏意诧异地看着他,“像女人?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像女人?他甚至比你高,比你壮实,你听他的气息,沉着内敛,一看就是内家的高手,不止如此,他还有铁臂,一看就知道武功高强。”

    齐王冷笑,“武功高强就不会被人砍断手www.zyxta.com臂,就是武功不行才被人砍掉的。”

    袁咏意不爱听这话了,“那是人家身经百战,听闻他小小年纪便开始上战场了,打了数十场仗,可了不得了。”

    “五哥不也是小小年纪就上战场吗?怎不见你崇拜五哥?你还怕五哥呢。”齐王不服气地争辩,女人就是眸光短浅,自己本土有好东西不懂得欣赏,净崇周媚外。

    “我也敬佩太子啊。”袁咏意皱起眉头,“你怎么回事?我不过欣赏一下大将军,你至于一副酸掉牙的样子吗?你有本事回头练练去,能打赢我的话,我也敬佩你,得了吗?”

    齐王咬牙切齿,“大胖,你敢小瞧本王?”

    袁咏意嘿嘿一笑,“自己技不如人,还不许人家小瞧你?”

    说完,她施施然地去找元卿凌和陈瑾宁说话。

    齐王气得跺脚,想转身走人,但是想想,这个女人无法无天,不盯着一下,估计回头都能自己贴上去送给陈大将军。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会武功吗?跟谁没练过似的。

    晚上宴会的时候,齐王堵着这一口气,倒下了一碗烈酒去敬陈靖廷。

    袁咏意诧异,看着他道“一上来就喝一碗?你酒量很好吗?”

    齐王听了这话,打碎了牙和血吞,努力扬起好客的笑脸,“大将军远道而来,本王要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大将军,尽量让大将军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大将军,本王先干为敬。”

    说完,仰起头咕咚咕咚地一碗酒下了肚子,酒烈,呛喉,但是,他也只是略皱了一下眉头,便悉数咽下。

    齐王的酒量还行。

    最主要是他认为,陈大将军喝不惯北唐的酒,一碗下去,他起码得醉个三四分,再多灌几碗,就保管要他出丑。

    所以,他干完之后,就看着陈靖廷,笑意盈盈之下,充满了挑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