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反对的朱国公

    

    纪王妃说完,坐回了椅子上。

    她坐的椅子很大,但是她因为病了许久。瘦得很,椅子坐了不到三分一。还留下很大的空间,那样的一个小小女人。板着脸坐在那宽大的椅子上,却叫在场的十余名官员震慑不已。

    隋将军不敢再说,脸上的愤www.whhryl.com怒也渐渐转为畏惧之色。

    其余的人也都噤声。低着头。

    纪王妃等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道:“zyxta.com太子乃是天命所归,诸位若好生追随,日后少不了荣华富贵,本妃今日言尽于此,诸位大人各自安生去吧。”

    说完。她站起来背着手走了出去。那瘦弱的背影挺得笔直,仿佛能撑起半边天。

    宇文皓的支持。越来也高。

    但是,有一人却始终持着反对的意见,甚至当殿直斥,弄得那天的氛围很差。就连明元帝都黑了脸。

    此人就是狄魏明的岳父朱如培。朱国公。

    朱国公和逍遥公早些年是好兄弟,但是后来不知道因什么事情结怨。这些年。但凡逍遥公支持的,他就反对,逍遥公反对的,他支持。

    朱国公虽年迈,但是影响力很大。

    如果他能支持宇文皓提出的联盟提议,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可宇文皓带着靖廷去了三次,朱国公都推病不见。

    宇文皓气得要紧,最烦的就是这种杠精。

    他不是有原因的反对,只是因为反对逍遥公而反对。

    逍遥公也气得要紧,直奔了朱国公府去,想与他一通理论,殊不知吃了大大的一个闭门羹,还叫人拿尿泼逍遥公。

    逍遥公一气之下,拆了他家的大门背着走了。

    这事一下子在京中闹大,朱国公受辱,直接就站出来表态说两国军事联盟是祸国殃民的做法,这气得逍遥公差点嗝屁。

    宇文皓也燥火得很,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这老头脾气又臭又硬,还不见人,说都没法说。

    不得已,他进宫去见明元帝,说反正如今满朝大部人都支持了,没必要管这位朱国公。

    明元帝态度比较强硬,“这朱培公,是贵妃的外公,也是咱北唐的元老,他若不表态还好,如今表态了,可就不能置之不顾。”

    宇文皓气结,“可他也忒霸道了,完全是因反对而反对,就是跟逍遥公的私怨,如今逍遥公还拆了他家的大门,他更加挟此报复,父皇,不可纵容他,他还为老不尊了。”

    明元帝斥责,“不得胡说,你啊,才刚登上太子之位,就开始排斥老臣?他在朝中的势力很大,狄魏明还得看他几分脸色的,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要争取他的支持,知道吗?”

    “为什么啊?”宇文皓不明白了,这事就算他不同意,也可以直接通过了,要他的支持做什么?

    明元帝正色地道:“为什么?就因为他与狄魏明的意见不同。”

    “他有什么意见?他就是为反对而反对,且他现在倒是和狄魏明站在一块去了。”宇文皓郁闷地道。

    明元帝一拍桌子,“叫你去争取你就去争取,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这事迟早是要通过的,你着急什么啊?迟迟不通过,不还能让陈靖廷在北唐多住些日子吗?对你来说不是好事?”

    宇文皓小声道:“知道了。”

    他怏怏不乐地回了府中,元卿凌见他丧眉耷眼的,便知道又是因为联盟一事,便劝慰了一下。

    宇文皓气道:“父皇也是故意为难我的,这事他朱国公同意不同意,有这么重要吗?”

    元卿凌笑了起来,“你是身在局中,且又太着急这事,没看明白父皇的意思,父皇是要你借此获得朱公的支持,不是支持这一项,而是支持你日后所有的工作,因为如今能明目张胆压制狄魏明的,就是他这个老丈人。”

    宇文皓怔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父皇也看穿了狄魏明?”

    元卿凌靠在他的身边,“父皇知道的肯定要比你知道的要多,就好比你之前说他总是偏袒老大,其实他心里都知道,只是一直在给老大机会,可遇到合适的机会,不也一样收拾了吗?他心里头明堂着呢,你就照他的意思去做吧,好好磨磨这位朱国公。”

    宇文皓明白了,点头道:“放心,明天开始我就跟靖廷兄去堵他。”

    元卿凌握住他的手,“你说,纪王妃这一次给你帮了好大的忙,我是不是该多谢她啊?”

    宇文皓想了想道:“不必了,咱心照就行,真多谢了她,她反而不自在,而且,她不宜牵扯这事太多,对她和对郡主都不好,她手底下的这些人,靠什么手段控制你也知道,若真逼急了,兴许就会对她不利,我回头好好拾掇拾掇xgchotel.com这些人,叫他们真心实意地为我所用,尽可能地她就不要再出面了,这份情,咱记下,好好护着她们母女就是。”

    元卿凌觉得有道理,“那就都依你的。”

    她跟纪王妃相处了一段时间,知道她这个人也不求嘴上的花俏,十分务实。

    她所求的得到了就好。

    宇文皓抱着她,“算了,不说了,我们过去看看孩子。”

    元卿凌抬起头看他,“看孩子?孩子都进宫两三天了,你不知道?”

    宇文皓吃惊,“进宫了?为什么进宫了?”

    元卿凌打了他一下,“好啊,你这个当爹的,儿子没在家里三天了你都不知道?合着你这几天就没寻思着要去看他们?”

    宇文皓惭愧地道歉,“我这不是忙着大事吗?”

    “你白天忙事,晚上也忙?”

    宇文皓嘿嘿笑了一声,“晚上不陪着靖廷聊聊天吗?这难得见了一回呢。”

    “你俩怎么就那么要好啊?他这个人怎么样?”元卿凌好奇地问道。

    宇文皓竖起大拇指,“好!”

    “就一个好字囊括了?”

    宇文皓想了一下,道:“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缘分,奇怪得很,我很少这么欣赏一个人,靖廷兄在我眼里,就什么都好,做事周全,稳重,聪明,老实……”

    元卿凌打断他,“一个人聪明就和老实不沾边吧?”

    “你这话就错了,聪明人怎么就不能老实了?你这是偏见,我要严肃地批评你。”

    “是,是,我错了,”元卿凌搂着他的手臂,“那你再跟我说说他的事情吧。”

    宇文皓斜眼看她,“老元,你是不是特不放心我跟他做朋友啊?想调查他?”

    元卿凌笑着拍打他的肩膀,“没有不放心,信得过你的眼光,”她的笑容一收,略有些正色地道:“只是,你说得一个人毫无缺点,确实有些……就是有些假,我就怕……你万一一个不小心,看错了人,那事情就大了,知道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