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喜嬷嬷的病

    

  &nbswww.jsshcxx.comp; 府丞带走阿四之后,陈瑾宁好奇地问道:“那位府丞如此嚣张,太子妃不怕他们会滥用私刑吗?再说。没必要让他们带人走啊,为难小姑娘了。”

    元卿凌笑着道:“郡主放心。我是故意叫他们带走的,若最后证实不是阿四打人。自然不好再登门找蛮儿,至于滥用私刑,他们敢。可阿四不不是省油的灯。袁家更不是。”

    她抬头对汤阳道:“你到袁家去一趟,告诉老夫人,就说阿四因为被诬陷毒打狄魏明大将军夫人被京兆府带走了,叫袁老夫人去一趟。”

    汤阳应道,转身去了。

    瑾宁笑道:“有人出面啊?太子妃可聪明了。”

    元卿凌道:“袁家处理比我去处理要好。我这个身份。动辄得咎,一动不如一静。”

    “是啊。可没趣的,人居高位,盯着的人就多了,不能有丝毫的行差踏错。”瑾宁表示赞成。

    蛮儿担心地道:“太子妃。奴婢会不会连累阿四姑娘受罪啊?”

    “你去才受罪。她受不了罪,你去看看喜嬷嬷。她好点没有?”元卿凌道。

    “是!”蛮儿惴惴不安地转身去了。

    喜嬷嬷病了两天。时好时坏,吃过药之后,退了高热,但是还有点儿烧,人困得很,睡了好几觉,都没缓过来。

    蛮儿告知元卿凌之后,元卿凌听得说还没好,便过去了一趟。

    嬷嬷眼睛都睡得有点肿起来了,见元卿凌来到,她勉强坐起身来,“让太子妃挂心了,人老了就是不中用。”

    元卿凌抽了一个枕头塞在她的腰间上垫着,顺势坐下来问道:“觉得怎么样?还很不舒服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热过之后,有点晕。”喜嬷嬷揉揉太阳穴,脸色苍白得很。

    元卿凌仔细地看着她的脸,喜嬷嬷是属于特别有气质的那种老太太,五官很美,如今老了,也可看出年轻时候的姿色,她在乾坤殿伺候太上皇,也不辛苦,各项吃喝用度都是极好,加上不曾生育,保养得也很好,本来面容红润,除了眼角的皱纹之外,肤色也尚算白净。

    可如今见她的脸似乎有些红色的斑疹,并不是很明显,可因为如今面容苍白,血色褪去,那些红斑疹就看得出来了。

    “这是什么啊?”元卿凌伸手碰触了一下,“痒吗?痛不痛?”

&njxpxxs.combsp;   喜嬷嬷伸手摸了摸,“什么?不痛啊,也不痒,没有感觉啊,有东西吗?”

    蛮儿便取来铜镜让喜嬷嬷看,蛮儿说:“往日似乎没有这些红疙瘩的。”

    喜嬷嬷瞧着铜镜中自己的脸,也觉得诧异,“是被蚊子叮咬了吧?”

    “不是蚊子叮咬?倒像是出疹子了。”蛮儿道。

    喜嬷嬷笑了起来,“都这年纪了,还出什么疹子?”

    她自己伸手碰触一下,道:“好生奇怪,怎么这没感觉了?这长的什么东西啊?痛觉都没了。”

    元卿凌看了一会儿,问道:“除了脸,还有哪些地方有这种斑疹?快看看。”

    蛮儿去帮喜嬷嬷,元卿凌道:“先等一下,蛮儿,你带手套。”

    她从药箱里头拿出一对卫生手套给蛮儿,蛮儿琢磨了一下,带了上去。

    喜嬷嬷脸色有些变,看着元卿凌,“是什么病?”

    “先看看,别担心。”元卿凌轻声道,但是却拿出口罩让喜嬷嬷带了起来。

    喜嬷嬷接过口罩,手微微颤抖,眼神也有些慌张了。

    蛮儿帮喜嬷嬷掀开衣裳看,只见身上也有些地方出现了这种圆形的斑疹,元卿凌让蛮儿用指甲印一下,再问喜嬷嬷痛不痛。

    喜嬷嬷摇头,“没什么感觉。”

    元卿凌让蛮儿放下,且叫她马上去洗手,蛮儿迟疑地看着元卿凌,“嬷嬷是什么病?”

    “还不知道,你先去洗手。”元卿凌道。

    蛮儿哦了一声,退了出去。

    喜嬷嬷看着元卿凌,眼神方才还慌乱,如今却定了下来,“太子妃说吧,到底是什么恶疾,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

    元卿凌没回答,只问道:“你之前说,感觉关节和肌肉都酸痛是吗?”

    “是的,如今也酸痛酸胀的。”喜嬷嬷说着,笑得十分勉强,“您就说吧,不打紧,这岁数了,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元卿凌轻声道:“你先躺下,我给你再做检查。”

    喜嬷嬷躺下的时候,道:“太子妃也带上口罩,带上手套,您还要照顾孩子呢。”

    元卿凌依言带上www.zyxta.com,神色有些凝重。

    她为检查了喜嬷嬷的耳大神经,尺神经,肘部,腓总神经,都发现了神经有轻微的增大。

    她取出一根针,刺到圆形斑疹上,问道:“痛吗?”

    喜嬷嬷声音微微哽咽,“不痛。”

    元卿凌再取来热水,把热水滴在圆形斑疹上,问道:“感觉到热吗?”

    喜嬷嬷沉默地摇了摇头。

    元卿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你躺好,我给你开药,这段时间,暂时你在院子里头,不要到处出去走。”

    “什么病?”喜嬷嬷平静地问道,把衣衫整理好。

    元卿凌看着她,心疼得很,唇间吐出几个字个字,“最坏的可能,麻风。”

    喜嬷嬷嘴唇哆嗦了一下,眸子笼上了一层灰暗,“好,知道了。”

    元卿凌安慰道:“不怕,就算是麻风,这病我能治。”

    喜嬷嬷胡乱点了一下头,“太子妃,劳您在外头给我租一个小房子,我住外头去。”

    “瞎说什么?”元卿凌轻责,“不许出去,就在府中养病,这病不难治。”

    喜嬷嬷倔强地道:“不,我不能留在这里,我想过点自己的日子,治愈不治愈都不要紧了,我得病了,不像再被楚王府这一大家子乱七八糟的事情压住,我想过自己的日子。”

    元卿凌知道她在说违心话,也强行下了命令,“说什么都不许出去,只管在这里好好养着,这病又不是绝症,可以治愈。”

    “这病就是绝症!”喜嬷嬷眸子沉痛,悲声道:“不止是绝症,还会传染人,我以后都抱不了孩子,见都不敢见,就怕传染给他们,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我就是个危险,让我出去就得了,我不怪任何人。”

    元卿凌摇摇头,“我说了不是绝症就不是绝症,你不信我吗?你们说的绝症,我都治好了,这病在我看来一点难度都没有,信我一次好吗?治好之后,你还是可以继续帮我带孩子。”

    喜嬷嬷深深呜咽一口,“不管您怎么说,我都不想留在这里了,让我出去吧。”

    元卿凌轻叹,“先吃药,吃好药之后我们再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