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你会怎么做

    

    楚王府啸月阁。

    小三只今晚闹腾得很,不要奶娘带,非得要元卿凌带着。所以,今晚就接了过来房中。老五一手抱着汤圆和包子,老元抱着小糯米。好不容易哄得睡去了,相互对视,松了一口气。

    慢慢地放在罗汉床上。排成一行。却也睡得不安生,两人一起身,便顿时惊醒,嘤嘤地哭闹着,两人只得坐了回去安抚着。

    两人干脆就在孩子身边和衣躺下。相视着。皆是无奈。

    宇文皓压着声音道:“往日都没这么闹腾,今晚是怎么回事了?是不是不舒服啊?”

    元卿凌摇头。“不会,若不舒服,早闹翻天了,许是变天了。想沾着人气睡。”

    “天天这样。还得了?方才真恨不得一人给一巴掌。”宇文皓累极,真是打了一场仗都没这么累的。抱着俩沉甸甸的肉肉娃。还要晃来晃去的,老腰杆子都快折腾断了。

    元卿凌倒是好点,小糯米抱在怀里就听话,所以没这么折腾,听得宇文皓抱怨,她笑着道:“否则你以为做人父母是这么容易的?怀着的时候担心生出来不健康,生出来担心养不大,养大了担心学坏,没学坏也怕没出息,总之,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三个儿子,往后有你筹谋的。”

    宇文皓听得这话,凝望着三小只稚嫩漂亮的脸,轻轻叹气,“筹谋那么多做什么?他们是龙是虫,且看他们的资质,成龙未必高兴,做虫未必不快乐。”

    元卿凌见他眉峰聚起,知晓他这两天忙着调查麻风山的事情烦躁了,便问道:“事儿还没了呢?很棘手吗?”

    宇文皓拨弄着包子的脑门,淡淡地道:“说棘手也不算很棘手,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办。”

    “哦?”元卿凌把被子往他那边移了一下,“怎么说?”

    宇文皓看着她,眸色清凉,“你婆母掺和了这事,给病人一天一顿窝窝头是她的主意,且贪污的银子,多半是进了她的口袋,她说用这些银子为我筹谋,往日赏赐给我的,也多是从这些银子里掏。”

    元卿凌摇头,“怎做这种缺德的事?”

    “人就做了,还理直气壮!”宇文皓平躺着,双手揉着眉心,坚毅的下巴弧度更加明显了,“头疼啊,办吧,大不孝,不办,愧对百姓,老元,若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办?”

    元卿凌想了想,道:“我娘不会干这事。”

    “你娘……”宇文皓想起黄氏不是她亲娘,“如果会呢?”

    元卿凌双手枕在脑后,眸子里渗出漆黑的幽芒,“老五,我没有办法想如果,我娘这辈子都没做过德行有亏的事情,她救了很多人,你叫我想这个如果,我都觉得对她是一种侮辱。”

    “我丈母娘救过很多人?这么了不起啊?”宇文皓侧头,羡慕地看着她。

    元卿凌眸光悠远,“可不是?你岳父也了不起,不过说到真正的了不起,我奶奶……就是我祖母更了不起,她这辈子就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救治病人。”

    宇文皓眼底充满了向往,“老元,你一家人都这么好啊,我真想见见,若能得见,三生有幸。”

    元卿凌笑了笑,有些悲伤,“我也希望他们见见我的夫婿。”

    可惜,奢望多于希望。

    宇文皓随即又道:“不过,若我见了,怕也是会诚惶诚恐。”

    “为什么?”元卿凌看向他,问道。

    宇文皓叹息,“因为,我未必会让他们满意。”

    “我选的,他们应该相信我的眼光。”元卿凌安慰道。

    宇文皓道:“真想见见的,你看,我母妃这样,你静候府那边也这样,我们太需要正常的父母长辈了。”

    “也不能这样说,不是还有我祖母和太上皇么?”

    “也幸亏是有他们。”

    两人沉默片刻,又回到了问题的本身,“贪污了多少银子?”

    宇文皓轻声道:“七八十万两总是有的。”

    元卿凌叹气,“那可真是不少,朝廷以往对于这些贪污的官员或者后妃,都是怎么处理的?”
www.jsshcxx.com
    “官员的话,首先革职查办,然后退还贪污的银子,再罚银,之后根据情节判刑,绞杀的也有,至于后妃……”

    宇文皓闭上眼睛,沉沉地道:“不曾有过。”

    元卿凌看着他愁眉深锁的样子,很是心疼,“那七八十万两银子,这个程度需要杀头吗?”

    “十万两就能要一颗脑袋了。”宇文皓的声音沙哑,透着说不出的悲凉无奈。

    元卿凌不语,只是越发握紧了他的手。

    以她的分析,皇上不会不会以这条罪名来杀贤妃,这主要的原因还是在老五,不想让他的身份蒙尘受辱。

    但是,太后已经对外宣称贤妃重病了,所以,最终会否偷偷处置,那就说不定了。

    不管贤妃对她或者是麻风山的病人做过多丧心病狂的事情,但是,对老五来说,她是他的生身母亲,有生育之恩,又有养育之恩。

    所以,贤妃一旦被处死,老五是最伤心的。

    “明日,我打算禀报父皇了。”宇文皓声音沉寂,没睁开眼睛,但是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已。

    “嗯。”元卿凌轻声应了一声,隔着仨娃,寻到他的手,紧紧握住。

    一家五口,挤在罗汉床上睡,中间仨娃气息轻而稳,两个大人倒是呼吸紊乱。

    就这样,两人相对无言,到半夜便都睡过去了。

    隔了一会儿,奶娘过来喂夜奶,抱到一边去,喝完之后又抱回来换了尿布,宇文皓睡得很轻,醒来过,见是奶娘来了,便又睡过去。

    有娃的夜晚,总是这么兵荒马乱的,他已经习惯了。

    五更天宇文皓就蹑手蹑脚地起来,拿着衣裳到外头叫人伺候,洗漱完毕,没吃早饭就走了。

    元卿凌是被孩子吵醒的,奶娘们鱼贯而入,奶孩子,洗屁股换尿布,绮罗和绿芽也进来帮忙,蛮儿准备早饭,喜嬷嬷一般是晚点才过来,她到底还没完全康复www.xgchotel.com,元卿凌不许她干活儿。

    张罗孩子的事情,一般要张罗小半个早上,然后元卿凌才能坐下来吃早饭。

    然后准备开药事宜,怀王那边,老夫人那边,纪王whhryl.com妃那边,朱国公夫人那边,各府都会派人过来取药,一般是相隔三天来一次。

    怀王那边如今不需要吃药了,但是病久了,他说不吃药总觉得自己还没好,元卿凌便给他开些维他命做安慰剂用。

    孙王妃今日也派人过来取药了,取痔疮膏和孙王的减肥药,其实元卿凌哪里有什么减肥药?不过是见他收不住胃口,给他开了一些拟制食欲的药,协助他减量进食。

    因入秋了,所以今日厨房里头做的早饭糯米团子和八宝粥,有祛湿补肾之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