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差点撞人了

    

    容色,容色绝颜丝毫不过,京中之前有双姝容貌惊人。但是和容色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筹。

    那京城双姝便是褚家姐妹。褚明翠与褚明阳。

    一人化作黄土,一人嫁入纪王府成了残花败柳。

    四爷心满意足地看着容色。“嗯,太子殿下曾为北唐立下汗马功劳,唯有这样的绝色能配得起他。”

    他冷四爷做人一向公平。既然要杀人家的夫人。就得给人家找一个更好的。

    “爷,您找我?”容色红唇一展,勾勒出一抹恰到好处的完美微笑。

    四爷长腿一展,站了起来,“收拾东西。随爷进京。给你找个婆家!”

    容色一怔,转身飞快地往外跑。“爷您稍等,我马上收拾东西。”

    爷的心思一时三变,若不抓紧,回头就改变主意了。她还差两个月就满二十。若两个月内再找不到婆家,便踏入二十大关。成为老女了。

    冷四爷扬起醉人的桃花眼看着满脸感慨的师爷。“容色为什么那么高兴?不就是找个夫婿吗?”

    师爷捏了一下山羊胡子,“爷,食色性也,这话男女适用。”

    整个冷狼门的人都知道容色恨嫁,恨到什么程度了呢?门中几乎是带把儿低于五十岁的,她都问过。

    容色是整个冷狼门最漂亮的女人,且是门主身边的大护法,只要她愿意嫁,门中子弟按说是不会拒绝,甚至是求之不得的。

    但是,没人愿意娶容色,因为小孩子都知道,越是漂亮的东西越有毒。

    容色不是有毒,容色是悍妇,泼辣,冷狠,铁腕,记得三年前,容色杀了一名恶棍,此名恶棍杀了八名少女,容色得知,免费出马,把那恶棍的两个鸡蛋捏碎,一根腊肠切丝,门中许多人围观了,容色剑法出色,切丝的过程尤其惊艳,剑似乎不动,但丝儿满天飞,切完才见血,可见速度惊人。

    容色杀完人之后,仗剑而立,长发飘飞,美得叫人屏息,然后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往后她的夫君若不忠于她,这就是下场。

    三年前的容色,才十七岁不到,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门中多少杀手思慕她的美色,但是自从那一次之后,所有萌芽的爱情都被扼杀在漫天飘飞的丝丝中。

    而那一年的容色,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如此惨淡,所谓美女不愁嫁,十六岁那年她意气风发,十七岁的时候也心平气和,到了十八岁,她微微有些着急了,踏入十九岁大关,她开始抓狂,如今,即将二十岁,她没有多少日子可以等了。

    所以,她总是教诲门中的女子,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很了不得,岁月催人,看到喜欢的,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霸王硬上弓,也得先夺到手。

    且说贤妃折腾了一番,宇文皓和元卿凌愣是一个铜板都不给拿出来了,这笔银钱,她竟然自己能凑了起来,且是一文钱不少。

    明元帝心情很是复杂,一个后妃,动辄几十万地拿出来,反观他一朝帝王,连赏赐都得打欠条。

    明元帝心情很差,连续两夜不能入睡,便病倒了。

    御医请脉,说他是急怒攻心,肝气郁结,需要疏肝和气,明元帝喝了两天药,效果不大,还是睡不着,便传了元卿凌进宫。

    明元帝幽幽地想着,太子妃的那些药丸,他早就想试试了,这一次终于有机会了。

    元卿凌给他开了安眠的药,让他先好好睡上一觉,明元帝身体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心里过不去。

    他窝着一肚子火,用中医的角度看就是五内焦躁,一股子火在身体里乱撞,找不到一个出火的口。

    这是吃药都无补于事的,只要顺遂了他的心愿,让他出一口气,那就好多了。

    元卿凌不好跟皇上谈心事,便叫扈妃去问,扈妃一番引导之后,明元帝暴躁地道:“该杀之人,杀不得,谁不窝火?”

    扈妃去转告元卿凌,元卿凌听罢,无奈地摇头,“那没办法,他都杀不得的人,咱肯定也不能杀。”

  &nbsxgchotel.cowww.jxpxxs.commp; 扈妃是一个可以为了心爱的男人付出一切的人,她咬牙切齿地道:“我倒是想杀了她。”

    元卿凌道:“娘娘如今怀着身孕,动辄说打说杀的,胎教不好。”

    扈妃横眉竖眼,“也就是本宫这身份不好使了,若还是往日在边城,有人让我的男人堵心了,那我是不能留手的,必须要处之杀之。”

    元卿凌看着这个满脸怒火的孕妇,她脸上是誓死捍卫自己所爱男人的决心,扈妃就是这种为爱不顾一切的人,她活得很轰轰烈烈,元卿凌很佩服她。

    扈妃看着她,又道:“太子真是腹背受敌,外头的人要算计他就算了,他母妃和苏家家族也这样,人家都说外戚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他那边倒是好,强大的对抗力量。”

    元卿凌顿时泄气。

    出到宫门口,徐一驾着马车在外头等着。

    宇文皓叮嘱过,不管元卿凌去哪里,徐一都必须要跟着,且也安排了鬼影卫十二个时辰盯紧,就怕出什么意外,所以这一次入宫,徐一就担当车夫,阿四和蛮儿都陪同一起来,只是入宫的时候,三人就在外头等。

    上了马车,元卿凌还在想扈妃的话,扈妃最后一句话其实真的挺让人伤感的,谁都说父母是自己强大的后盾,支撑,这定律到了老五这里,怎么就恰恰相反呢?

    “元姐姐,是不是皇上的病情很要紧?”阿四忽然问道。

    元卿凌回过神来,看着阿四那张随着马车颠簸而起伏的脸,“没有啊?你怎么会这样问的?”

    阿四说:“你自打出宫,就一直愁眉苦脸的,我还以为皇上的病很要紧呢。”

    元卿凌揉揉眉心,“不是,我只是想其他的事情,皇上没有什么问题,失眠烦躁而已。”

    “那您别想了,您最近也休息不好,您看您脸上都起了几个疙瘩,还有一颗长在鼻头上,瞧着可怪异了。”阿四笑着道。

    元卿凌伸手摸了一下,好吧,这个年纪是长青春痘的年纪,但是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

    鼻头那一颗她今日一早就见着了,但是还不能挤,很痛,红得发亮呢,为了掩饰,今日脂粉施得很厚,像一个假面人似的。

   &nbwww.whhryl.comsp;外头的徐一忽然叫了一声,“坐稳!”

    三人一怔,连忙坐直,后背抵住靠背,马车在快速行驶中,很快减速。

    徐一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正常行驶中,这道上人少,谁知道忽然会冲出一个小女孩来,不过,距离足以让他在撞上这个小女孩之前就停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