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是老身的一位妹妹

    

    冷宅那边,到申时左右才来报说要客人已经到了,请太子妃过去一趟。

    元卿凌在府中也不是光等着。趁着太阳好,带着多宝出去溜了一圈。检查了火哥儿和胡名的作业,教了几篇古诗。十分享受生活地喝了一会儿茶。

    忙碌的疲惫,因着这日的清闲而褪去一半,加上喝了茶。精神抖擞。换了一身杏子黄的衣裳,还十分讲究地梳了高髻,珠翠往头上一戴,便俨然一位贵夫人的模样。

    今日的天气是格外的好,阿四回了家。所以今日便带着蛮儿和徐一过去。一路上看似护卫不足,可暗地里不知道多少高手随行。那些高手虎视眈眈路经的每个人,只盼着忽然窜出一个凶神恶煞的来杀太子妃,好获得冷狼门二十万的赏银。

    抵达冷宅,忽忽就站在门口等她。阳光斜照进庭院。满园镀金,秋风遒劲。吹得她衣袂飘飘。

    院子里堆满了金黄的梧桐叶。下人在打扫,扬起了尘埃,在金色阳光下,尘埃仿佛也镀了一层金色。

    元卿凌仿佛看到了时光的模样。

    忽忽带着她走进去,道:“肃亲王和四爷都在偏厅里头等您。”

    元卿凌点头,“好的。”

    她跟着忽忽上了回廊,拐过正屋,进了后院,侧厅便在后院正对的地方。

    四扇大门开启,斜阳洒了进去,元卿凌远远便能看到肃亲王与四爷在正厅里头坐着说话,见她来,都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看她。

    元卿凌进去的时候,肃亲王站起来拱手,元卿凌与肃亲王见过之后,看到四爷安坐如山,想起如今他是师父了,便上前问安,“师父好!”

    四爷略带了几分冷傲之气,眸子抬起看了她一眼,才微微颌首,“坐,为师有事要出去一下。”

    他说完便起身背着手出去了,显然要留下元卿凌与肃亲王在这里说话。

    肃亲王喝了一口茶,才慢慢地抬头道:“太子妃,冒昧请您来,是想为您引荐一个人。”

    元卿凌道:“是您长辈是吧?不知道老人家如今在哪里?”

    “她在屋中休息,见她之前,本王有一句话想问问太子妃的。”

    “您说!”元卿凌忙端正神色。

    肃亲王看着她,问道:“不知道您治疗麻风病人,用的是西药还是中药?”

    元卿凌顿时一震,几乎以为自己没听清楚,“您说什么?”

    “您治疗麻风病人,用的是西药还是中药?”肃亲王看着她,再复述了一遍问题。

    元卿凌猛地站起来,难掩眼底的震惊,“我用的……是西药,王爷,您……您怎么知道中西药之分呢?”

    肃亲王摇头,“本王不知道,是本王的老祖宗叫问的,她说,若太子妃回答的是西药,那就请太子妃到屋中去见一面,若说是中药,便请本王再问一个问题。”

    “您问,您问!”元卿凌激动得很,大有他乡遇故知要落泪的冲动了。

    肃亲王微微笑了,“不必再问,您既然已经回答是老祖宗要的答案,那就请您进去吧。”

    肃亲王站起来,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便往外走,元卿凌马上跟上去,心里想着这位老祖宗大概就是晚辈那样的人吧?她是怎么来的?会不会和大周的摄政王一样,有行走时空的异能?

    元卿凌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行走都有点飘忽,觉得自己踩在虚空上,一点都不真实。

    两人走到一个园子门口,门口站着两位身穿绿色衣裳的侍女,不是冷宅下人的服饰,倒像是大兴国的服饰妆扮。

    肃亲王恭恭敬敬地在门口喊了一声,“老祖宗!”

    有一名老嬷嬷走出来,对着肃亲王福身,“王爷,客人来了么?”

    肃亲王回答道:“嬷嬷,客人已到。”

    老嬷嬷看向肃亲王后面的元卿凌,微微一笑,“是太子妃吧?老奴见过太子妃。”

    元卿凌压下心头激动,道:“老人家不必多礼。”

    老嬷嬷含笑道:“太子妃快进去吧,等您许久了。”

    元卿凌跨过门槛,跟着那位嬷嬷进去。

    刚进门口,jsshcxx.com便感觉一阵暖气扑面而来,仿佛这屋中生了炭炉似的,她进去之后,门便被关了起来。

    元卿凌跟着嬷嬷走进去,在帘子外,嬷嬷停下来道:“老夫人,太子妃来了。”

    “进来!”里头传出了一道温柔沉稳的声音,声音并不算苍老,但是,也不年轻。

    帘子掀开,元卿凌跟着走进去,身后是珠帘落下的叮当响声,好听得很。

    屋中南窗微微开启,阳光透进来落在地上,仿佛劈开的一道金光。

    元卿凌看向太师椅上坐着的一位老人家,她衣着不华贵,甚至有些朴素,素白的缎袍,宽松地罩在身上,舒服而随意。

    再看她的面容,望之六十余许,眼角生了皱纹,嘴角也有了笑纹,除此之外,面容倒显示红润饱满。

    她梳着一个简单的发髻,戴了一根碧玉簪子,没有多余的装饰,鬓边染霜,虽是惊鸿一瞥,但是,元卿凌却觉得奇怪。

    这位老人家的头发很多很柔顺,除了那一抹鬓边的白霜之外,其余地方都是黑顺柔滑的,仿佛那白霜是晕染上去。

    还有那皱纹,从眼底接过去,www.jxpxxs.com眼底分明是光滑的,忽然就转到了一扇皱纹上,很不自然,仿佛那皱纹也是画上去的。

    不过,处于礼貌,她没有仔细盯着看,只是快步上前行礼,“晚辈元卿凌见过老人家。”

    她估摸这位老人家就算不是大兴皇室的人,也是大兴的诰命夫人,毕竟,她是肃亲王的长辈。

    老人家眸色温柔地看着她,“太子妃不要客气,请坐。”

    “多谢老人家。”元卿凌福身,在老夫人半丈左右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脸上有难掩的激动与期待,坐下来之后便迫不及待地问了,“老人家,方才王爷说替您问了我一个问题,麻风山病人用的是中药还是西药,您……您是否懂得用西药?”

    老夫人扬手,叫嬷嬷出去,然后才含笑看着元卿凌,“太子妃,不忙说这事,你喝茶等一会儿吧,要见你的人,不是老身,是老身的一位妹妹。”

    元卿凌一怔,她的妹妹?

    正想问的时候,却听得珠帘响起,www.whhryl.com一道熟悉而焦灼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小凌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