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许是胎盘早剥

    明元帝很快就来了,听得翁静郡主在尖叫,“是太子妃推的,她上过被诅咒的麻风山,沾染了晦气,现在要来害扈妃娘娘腹中胎儿了。”

    明元帝一听这话,脸色都黑了,只是他忧心扈妃,先也不问缘由,只狠狠地瞪了翁静郡主一眼,再吩咐宇文皓处理外头的事情,他快步进去了。

    扈妃这胎一直都很稳健,前几天入盆了,御医估摸也就是这十天八天的事,没想却出了这幺蛾子。

    他进去之后,先抱住了扈妃,殿中一干人等除了德妃和元卿凌之外,都出去了。

    扈妃抓住明元帝的衣袖,一脸痛苦之色,娇艳的脸如今已经苍白一片,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流下,“皇上……臣妾……臣妾要痛死了。”

    明元帝眉心一跳,急忙呵斥,“不得胡说,朕在这里,你不会有事。”

    扈妃被平放在罗汉床上,德妃帮忙挪开中间茶几,再取了一张被褥过来盖住扈妃,稳婆才上去检查。

    殊不知,才掀开裙子,便看到有鲜血渗出,稳婆脸色微变,“皇上,娘娘怕是要生了。”

    德妃忙上前拉着明元帝,“皇上,您先出去,有太子妃和稳婆在,御医也在外头候着,您不合适留在这里。”

    明元帝眼底闪过一丝焦灼,“朕就在这里,回头真要生了再出去。”

    扈妃痛得要紧,也不忘为元卿凌辩解,勉强挣扎起身子道:“皇上……不是太子妃,她……没有推臣妾。”

    明元帝扫了元卿凌一眼,便又转了过去看着扈妃道:“你不用管这些,好好顺口气,还痛得要紧吗?”

    扈妃张嘴呼吸,一张脸越发的苍白,双手揪住明元帝的袖子使劲拽,企图让自己能减缓点痛楚,但是显然也不行,她痛得嘴唇都乌色了。

    本若只是顺利生产,御医在外头指点稳婆就行,可如今眼看血越出越多,且扈妃越来越痛了,稳婆觉得情况非比寻常,便奏请叫御医进来看。

    御医进来之后,明元帝竟叫元卿凌出去。

    元卿凌听得这话的时候,怔了一下,有些担忧地看了扈妃一眼,扈妃已经痛得不行,只靠练武之人的意志死忍着。

    元卿凌觉得她的痛有些不寻常,扈妃自小习武,且在镇北摸爬滚打长大的,身体素质很好,现在的情况,或有可能是方才撞,击造成的胎盘剥落或者是子宫破裂。

    不管是哪一样,都是十分危险的,尤其胎盘早剥,会让血液流进羊水里,羊水再从开放口里进入血液循环,那就造成羊水栓塞,那是真真要命的。

    想到这里,元卿凌抬起头对明元帝道:“父皇,我没有害扈妃娘娘的心,您准我留在这里,娘娘或会是胎盘早剥,会有危险。”

    她方才听到翁静郡主在外头疯狗般吠叫的话,说她有晦气,是被诅咒的,父皇昔日未必会信这话,但是如今扈妃忽然出了意外,且面临生产,为了安全起见,这般细想,父皇肯定是不许她在这里的。

    “父皇!”元卿凌见他还在犹豫,再上前一步,恳声道:“扈妃娘娘和腹中孩儿要紧,请您莫信某些人妖言惑众。”

    德妃也知道情况危急,道:“皇上,您若不放心,不如请太后过来坐镇,太后乃是万福之人,有她老人家在,邪气不侵。”

    明元帝很快便做了决定,下令道:“召太医院所有御医在外候着,一切听从太子妃的指挥,德妃,你在这里陪着她。”

    他此生不信神佛,之前便祭天求神,也不过是为势所迫,方才翁静郡主叫嚣的时候,他心里确实是打了个突,加上见扈妃痛得要紧,才会一时犹豫,如今已经迅速清醒过来,自然让元卿凌为扈妃主诊。

    素心殿被封锁起来,顾司jsshcxx.com亲自派人把守,不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出。

    至于翁静郡主与柔勄县主,暂时不处置,只不许她们出宫,可她们两人仿佛也是吓着了,被扶着出去,见人就说太子妃要害扈妃,容月听了这些话,气得要紧,若不是纪王妃和孙王妃拉着,她要上去揍人了。

    安王妃觉得她们母女这样胡言乱语下去,肯定会引起误会,日后太子妃的名声便更不好听,遂奏请褚后,请褚后先把二人带离,褚后也是吓得够呛,忙叫人请了她们到太后的宫中,叫人看着。

    宇文皓和睿亲王则主持了今晚的宴席,很多宾客只知道扈妃娘娘要生产,甚至还说今日确实是好日子,皇上再添一子的话,那就是举国同欢了。

    前殿欢喜,内庭里紧张焦灼www.zyxta.com,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宇文皓虽与睿亲王等在外头主持宴席,但心思全在素心殿,方才翁静郡主与柔勄县主说的话不少人听到了,这好不容易才此身分明,若因着两人胡言乱语再起波澜,也休怪他不念亲戚情分。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扈妃娘娘无恙。

    镇北侯今日入宫比较迟,一来到便听说扈妃娘娘作动了,马上就要添小外孙,他自然是高兴的。

    他听说明元帝在那边守着,心里十分欣慰,虽然之前不大喜欢皇帝女婿,可如今看也还行,好歹是真放在心上的。

    宇文皓看着他喜滋滋地接受百官的恭贺,心里很是复杂,这老匹夫幸亏方才是不在场,否则听了翁静郡主的话,岂不得翻天?

    为了谨慎起见,宇文皓让齐王坐在镇北侯的身边,但凡看到有人要与他说这事,就马上阻止。

    殊不知,却被安王先了一步坐在了镇北侯的旁边。

    且安王一坐下来就马上道:“侯爷,你也别太紧张,扈娘娘吉人天相,一定会无事的。”

 &nbswww.jxpxxs.comp;  镇北侯不明所以,便道:“虽说生孩儿是女人的大难关,但在宫里头,有这么多御医守着,自然是无碍的。”

    安王道:“是的,会无事的,扈娘娘且自小习武,身子骨比旁人好,便遭了重击,也应该无大碍,父皇也守在素心殿,有父皇龙气庇佑,扈娘娘定会顺利产下孩儿。”

    镇北侯一听这话,酒杯就重重地落在了桌子上,双手拨开遮蔽嘴唇的大胡子,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什么重击?为什么会在素心殿生?她不是住在素心殿啊。”

    安王一怔,仿佛说错了话般马上别了头,“无事,无事,小王一时错言。”

    镇北侯听了一半,哪里肯依?竟不顾诸多皇亲与大臣在,惊怒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安王殿下,你得跟老夫说个明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