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冲动的镇北侯

    安王www.zyxta.com已经又转过头对镇北侯道:“此事本王也不知晓,只听翁静郡主受了惊吓出来说太子妃要害扈娘娘,且把扈娘娘推撞在桌子上才会伤了腹部导致提早作动。”

    安王这声音不大,也仅仅能让镇北侯听到,镇北侯却怒不可遏地跳起来,吼了一声,“什么?太子妃推了扈妃?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本来在场的人知道的不多,如今镇北侯这么一嚷,便所有人都听到了,都震惊地看着快步走过去的宇文皓与镇北侯。

    镇北侯性子急躁,见宇文皓来到一时火起便揪住了宇文皓的胸口衣裳,暴跳如雷地道:“太子,扈妃若出了什么事,老夫绝不与你善罢甘休。”

    宇文皓拽开他的手,淡淡地扫了安王一眼,讽刺地道:“四哥,您如今可真是破罐破摔了啊。”

    安王有些无措,“对不住,本王一时说漏嘴,本只是想安慰安慰侯爷,叫他莫慌,没想竟说了不该说的话,老五,对不住了。”

    镇北侯英雄主义泛滥,一见安王这委屈的模样,更认定了宇文皓与元卿凌串谋,越发的愤怒,竟猛地掀翻了桌子怒道:“本侯不理你们这些魑魅魍魉勾心斗角的把戏,谁敢伤了本侯的女儿,本侯就跟谁过不去,皇上也是糊涂,竟还叫太子妃为扈妃接生,不行,本侯得去。”

    齐王和怀王忙拦住,“侯爷稍安勿躁,父皇自有定夺,您去不得,扈娘娘在生孩子,您去了算怎么回事?”

    有些支持太子的人也纷纷上前劝说,殊不知镇北侯急疯了,推开众人便往素心殿奔过去。

    素心殿里头,元卿凌已经用了催产素,扈妃还痛得要紧,出血持续,腹部发硬,胎盘剥离已经是可以肯定了,如果短时间内无法生产,必须要剖腹了。

    可这里并不具备剖腹的无菌条件,若真要到这一步,危险比较大。

    元卿凌一直听着胎心,暂时还算是正常的,但是为了稳妥起见,她还是把手术器械先拿出来消毒,以防万一。

    且做最坏的打算,若造成严重后果,例如羊水栓塞产后出血等需要紧急输血,所以,她也马上叫人过来验血配对血型。

    明元帝用的绣龙黄色被褥被送了过来,覆盖在扈妃的身上,底下两角支起,稳婆则在底下看着出血情况与及宫口开放程度。

    因被褥覆盖着扈妃,所以御医可以进来听脉,听完之后,御医也是脸色大变,出去禀报明元帝,说情况不大好。

    刚好镇北侯在御医禀报的时候便来到,听得此言,大步跑了进来,瓮声道:“皇上,太子妃有意谋害扈妃,怎还能让太子妃在产房里头?快叫她出来。”

    明元帝本就满心焦灼,一听这把声音脑袋更大了,有些微愠地扫了追进来的顾司一眼,怪罪顾司没有拦住他。

    顾司请罪,“皇上,侯爷非得闯进来,微臣拦不住。”

    这个时候,里头传出了扈妃的痛叫声,镇北侯听得心都悬起来了,怒道:“她自小就坚强,摔断了腿都www.jxpxxs.com不哼一声,现在叫得这么惨,一定是太子妃对她做了什么。”

    明元帝揉了揉眉心,已有发怒的征兆。

    宇文皓也急赶了过来,听得此言,不禁沉下脸道:“镇北侯,你今日是没带脑子进宫吗?也不分辨一下就敢冲撞皇上了?这里是后宫,无旨不得进,你若继续在这里瞎闹,本王便要逮你出去。”

    镇北侯吃软不吃硬,听得宇文皓这威胁的话,更加的暴跳如雷,指着宇文皓就骂,“你以为你是太子本侯就怕你吗?本侯驻守边关的时候你还是个娃娃,你试试逮本侯?”

    宇文皓看着他充满红筋的眼睛,手里动了动,想一拳挥过去,但到底皇上在,他强行忍住,只回头吩咐顾司,“派人去请镇北侯府中的老夫人入宫,镇北侯这样闹,扈娘娘没危险也会变得有危险,让老夫人入宫辩辩,看太子妃是否会害扈娘娘,再让老夫人看看,镇北侯这么冲撞皇上,是否为人臣子之道。”

    一听去叫老夫人,镇北侯当下就老实一些了,再琢磨了一下宇文皓的话,脸上的狂怒慢慢地沉了下去,自知失礼,先给明元帝赔罪,却难耐焦心,还是急躁地问着情况。

    明元帝正忧心忡忡,哪里愿意看他这张暴躁的脸,叫他外头候着,调查清楚自然会告诉他。

    宇文皓强行拉他出去,“你不是要知道原因吗?出来,本王告诉你。”

    镇北侯对宇文皓依旧有敌意,但想知道怎么回事,便跟着他出去了,嘴里依旧放着着狠话,对宇文皓不依不挠的,浑没看见站在外头的安王脸上露出的诡异冷笑。

    宇文皓带他来到素心殿的配殿里头,对外招手,就叫齐王jsshcxx.com背着韦太傅来到。

    等韦太傅进了配殿,宇文皓就马上闪出去把门关上,只留下镇北侯与韦太傅在里头。

    宇文皓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天杀的,什么破事都给赶上了。

    镇北侯见宇文皓躲开,只留下韦太傅一人在配殿里头,气得都要掀瓦顶了,破口大骂。

    韦太傅哪里容得他这般痛骂太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指着镇北侯痛斥,“莽夫,莽夫,还知道君臣之道吗?事实未曾查清楚,就敢在宫里头撒泼胡闹,一把岁数,脑袋连黄口小儿都不如,怎还有脸活着?是谁说与你听太子妃要害扈妃的?你瞧见了还是安王瞧见了?安王是个野心勃勃的伪君子,你信他的话也不信太子的话?太子妃当日不是曾救过你老母吗?你这是恩将仇报,这么多年战场历练,就练就你这身莽夫习气了?哪里有半分大将的气度与智慧?这配殿里头,八根柱子,你寻一条自个撞死在这里,休得丢人现眼。”

    镇北侯被韦太傅指着脑门这般痛骂,简直是莫大的耻辱,他举起了拳头,想朝韦太傅的脑袋上招呼,韦太傅气极之下又痛骂了一通,正喘着粗气,一副要昏死的模样,他这拳头便改为一扶,“您老可别激动,本侯不跟您一般见识,您就是个专护着太子的,肯定为太子说话。”

    “你不该向着太子吗?”韦太傅刚沉下去的一口气又吁吁地喘了起来,“你最该是护着太子妃的人,因为她在里头救着扈妃,昏聩,昏庸,无知,无能,你这些年立下的功勋,都把你的脑袋给浆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