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绝对不可能

    

    御医道:“回皇上的话,紫金丹的疗效,维持也不过两三天,若两三天之内王妃的情况再度恶化,微臣无能为力,事实上,如果两三天之后没有任何进展,紫金丹的药效退了之后,安王妃怕也是不行了。”

    明元帝眸子顿时沉了下来。

    一生一死,扈妃生了,安王妃腹中的孩儿死了,如今连她的命都未必保住,今日怎发生这么多事?

    明元帝看着安王,“你是否愿意请太子妃过来给她看看?”

    安王想xgchotel.com也不想,摇头:“不必,有御医在此就行,此等晦气之人,儿臣不愿意沾惹。”

    明元帝很不高兴听到这句话,但是,如今这情况,也不能轻责他,只得当听不到,安抚了几句,对旁边站立的阿汝吩咐了一句,“照顾好你家王爷,莫叫他为王妃的事情伤了身子。”

    阿汝一直静默旁边,听得此言,福身应道:“是!”

    明元帝出去,便传了顾司过来,顾司才知道伏大人抓了镇北侯,刚问了明白便听得皇上传召,便忙过来了。

    “尚方司那边拿了镇北侯,什么个情况?”

    明元帝问道。

    顾司单膝跪地,道:“回皇上,臣也是方才问了明白,伏大人在御花园里彻查的时候,问了一些宫人的口供,发现当时只有镇北侯一人到上弦月亭里去过,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人接近,于是,伏大人便带了镇北侯到尚方司审问。”

    明元帝道:“既然如此,找镇北侯问话就行,为何带去尚方司?

    他有侯爵之位在身,在未经定罪之前,怎可贸然带到尚方司审问?”

    顾司有些无奈地道:“皇上,侯爷的脾气您是知道的,他听得伏大人怀疑,便发了脾气,出手打伤了禁军,伏大人这才带了他去尚方司,且还打了三十大板。”

    明元帝脑袋都冒青烟了,“还敢在宫里头跟禁军动手?

    他是疯了不成?”

    顾司纵有心帮镇北侯,但这会儿也帮不下,那老匹夫是真的般不下,鲁莽霸道得很,他如实禀报,“到了尚方司,也发了一场难,如今审问着,他不承认伤过王妃。”

    明元帝对这个岳父如今本就没剩下多少好感,听得他这般冲动,更是不愿意帮他了,可到底是扈妃的父亲,扈妃又刚冒着生命的危险为他剩下了一个皇儿,总不能叫扈妃伤心。

    他沉吟了片刻,“伏素办事,有些冲动,你且去盯着点儿,此事先不要张扬,更不许叫扈妃那边听到风声。”

    顾司道:“那是否还在尚方司审问?

    需要移送出去吗?”

    明元帝想了想,“不要在尚方司审问,尚方司是内廷审讯的地方,送到京兆府去吧,叫老五查个明白,不可冤枉了他,但若真是他做的,也不能偏私。”

    顾司领命而去。

    明元帝伸手揉了一下眉心,今日真是大喜大悲。

    穆如公公上了参汤,whhryl.com“皇上请息怒,太子定能查个水落石出,若不是镇北侯做的,也一定会还他清白,不至于叫扈妃娘娘伤了心。”

    明元帝疲惫地看了穆如公公一眼,“你说,这一天天的,就不能让朕多高兴一会儿吗?

    朕今年四十六了,生了一子,太子妃又攻克了麻风病,多高兴的事啊,怎么就出了这事呢?”

    他接过参汤,喝了一口,觉得满嘴苦涩又放了下来,看着穆如公公道:“你说,镇北侯有没有可能是凶手?”

    穆如公公轻声道:“杀人之心怕是没有的,一时激愤控制不住自己,则大有可能。”

    “到底是给了他恩宠过盛!”

    明元帝气愠道,想了想,更觉得满心愤怒,“当初回朝逼婚,已经惹得朕很生气了,本想他能稍稍收敛,殊不知竟越发张狂,也好,不管是不是他做的,总得叫他吃点教训。”

    穆如公公道:“是的,所以就让太子爷去查吧,想必若不是他做的,经过这一次,他也算是受到教训了。”

    明元帝不语,镇北侯如何他不管,只怕扈妃会伤了心。

    如今她情况还不算很好,连太子妃都不能出宫去在床前守着她,若叫她知道,父女情深,怕是会忧思过度而伤了身子。

    褚后过来问如何处置翁静郡主与柔勄县主。

    明元帝不愿意理会这两人,让交给太后发落。

    扈妃生产之后,依旧住在素心殿里头,她动了手术,暂时不可移动。

    元卿凌今晚没有出宫去,守在素心殿里头,奶奶从太后宫里回来之后,就已经被宇文皓带出宫去了,外头发生什么事,她也知道不多。

    容月今晚陪元卿凌留在宫中,其实容月倒不是为了扈妃,她和扈妃关系不深,她是为了安王妃。

    她之前为安王妃出过头,对安王妃这种白兔型的女人心里是存了几分怜惜的。

    她曾是一个刀口舔血的人,见惯各种残酷,遇到安王妃之后,她很震惊天下竟然有这么纯净的女人。

    蠢。

    蠢得令人发指。

    在这种夺嫡形势里头,她是安王的王妃,竟还能保持这么美好的盼望,她在乎安王的兄弟手足之情,在乎妯娌之间的和睦,谁家出事,她都第一个忧心。

    这种蠢,反而叫人觉得珍惜。

    在漫长守候扈妃的夜晚,元卿凌难得出来喝口茶,与容月在配殿里头坐着。

    元卿凌见容月忧心忡忡,便笑着道:“放心吧,扈妃娘娘看着是没什么大碍了。”

    容月抬起头看她,“我倒不是担心扈妃,我是担心安王妃。”

    今日忙乱之中,元卿凌是听到说安王妃出了点事,只是不知道有多严重,听得容月说起,忙问道:“安王妃怎么了?”

    容月摇摇头,“听说不好,服下了紫金丹,暂时撑个两三天吧。”

    元卿凌一惊,“要用到紫金丹这么严重啊?

    那孩子没了?”

    “孩子没了,命都未必能保住。”

    容月说。

    “天啊,怎么会这样的?”

    元卿凌想起安王妃素日柔柔弱弱的模样,如今却遭此大难,不禁心里也难过起来。

    “不知道,听说拿下了镇北侯,”容月说着,回头看了一www.zyxta.com眼,见无人进来,便压着声音道:“说是镇北侯与安王争执,怀恨在心,迁怒与安王妃,打了她一掌。”

    “不可能!”

    元卿凌一口便道,“这绝对不可能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