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做一个凶恶的女人

    

    元卿凌道:“你就是没有理财的观念,一个月的花费,你一顿酒就给霍霍没了,十两银子和百两银子给了你,依旧是过不好这个月,对了,这一次出去,可发生什么事了吗?或者,可有jsshcxx.com遇上什么人了?”

    她记得那柔勄县主和顾家五姑娘去了汇州,不知道可有碰上。

    他出门半个月,回家没有马上抱着她亲昵一番,反而进门就问罪说拿了他的私房钱让他饿了肚子,他但凡心虚的时候,就会先发制人。

    元卿凌可是看穿了他的心思。

    果然,宇文皓听得这话,眼珠子就转了几下,显得心虚了。

    “也……也没发生什么事,遇上……没遇上什么人,就是出了点小插曲,无伤大雅。”宇文皓又拿起被丢在一旁的冻柿子,一口一口地咬着,神情郁闷。

    元卿凌也不问了,坐在他的面前,双手托腮看着他。

    宇文皓被她盯得不安,便笑了笑,“你回头就知道,肯定找上门来的。”

    元卿凌眼底便有危险的光芒,“那人家找上门来之前,我是不是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皓捣蒜般点头,一脸天真无邪地道:“是啊,你得知道发生什么事,不然回头翁静郡主来了,你没办法和人家吵。”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皓双手交叉,眸光无比清澈地看着元卿凌,“我……把人家闺女的清白给毁掉了。”

    元卿凌眼底有山雨欲来的风暴,宇文皓忙举手辩解,“不是那个意思,不是我毁的,是人家毁的,但是和我有那么点的关系。”

    “你倒是说啊!”元卿凌淡定地问道,经历了这么多的大风大浪,实在没什么能让她瞬间惊怒了。

    宇文皓扭扭捏捏了一阵子,才说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他们是先去了南安之后再返回汇州,从汇州军营回来之后,就在顾公爷的老宅住了两天。

 &nbwhhryl.comsp;  殊不知,柔勄县主也在这里,对他是百般纠缠,表哥长表哥短的,宇文皓不搭理她,为了躲避她带着徐一出去走走汇州的风土人情。

    却不料那柔勄县主与顾家的五姑娘竟然也追了去,且是一直死跟着,宇文皓就有些生气了,故意走一些比较偏的地方,看她们还跟不跟,结果她们还是一直跟着。

    宇文皓便和徐一用轻功离开,丢下她们。

    当天晚上,她们没有回来,顾公爷派人出去找也没找到,第二天中午,才从一所秦楼里头找到她们。

    调查之后才知道,原来她们两人带着侍女丫鬟地跟着宇文皓,宇文皓故意带她们走一些偏的地方,又丢下不管,害得她们迷路出不去,只得沿路询问人,那地方本来就杂,她们长得俏丽加上不是本地口音,便被人下手掳走,带到了秦楼去。

    虽然说她们还没被强了,但是一位县主,一位顾公爷家的姑娘,从秦楼里头被人发现,清白算是毁掉了。

    且因当时宇文皓也有陪同一块去找,所以秦楼里头救出柔勄县主和五姑娘之后,柔勄县主就对着宇文皓大哭,说他故意丢下她,害得她被坏人掳走,在这痛斥之间,她说了宇文皓和她自己的身份。

    宇文皓说完,一脸无辜地看着元卿凌,“真和我没有关系,谁知道她们会被掳走?我以为跟不上我,她们就会自己回去的,她们也是傻的啊,都不认识路还敢跟着我走。”

    元卿凌听了之后,甚是无语,问道:“她们在里头没遭受什么对待吧?没毁掉清白之身吧?”

    “挨了几巴掌,你知道的,她们往日里高傲,自恃身份高贵,以为把名头抛出来人家就吓怕了,殊不知还有为了钱不要命的呢?不过,人家也没把她们当正经人家的姑娘,人家跟她大半天了,见她们俩追着男人走,便以为也是个不要脸的。”

    宇文皓说完,偷偷地瞧了她一眼,嘴贱地加了一句,“其实人家这么以为也正确,对吗?”

    元卿凌看着他,“那只怕这件事情在汇州城里头是传了个遍吧?人家是怎么说的啊?”

    宇文皓吞了吞口水,“说歹徒与当今太子抢美眷,太子还输给歹徒了……”

    元卿凌伸手掐着他贱兮兮的脸,“你说你怎么就老招这些烂桃花?”

    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元卿凌不禁嫉妒,怎么她就没遇上一个半个?

    不都说穿越的女人很吃香吗?怎么到了她这,那那都是敌人?那那都被嫌弃?

    “估计,”宇文皓面露太子的威严,正色道:“翁静郡主那边是要赖上我了,肯定会把柔勄推给我做个良媛,你身为太子妃,看着怎么处理吧。”

    元卿凌懒洋洋地起身,“我才不管这事,你自己推去,推不了你就等着做新郎官吧,我这厢恭喜了!”

    宇文皓恨得牙痒痒,也跟着起身一把抱着她就往床边走去,把她扔柔-软的被褥上,压了下去咬住她的下巴一下,恶狠狠地道:“你见死不救!”

    元卿凌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你命里犯这个,认命吧,娶了她,有她当你的守门神,以后就没人敢招惹你了。”

    “老元!”宇文皓瞪着她,“我真生气了!”

    元卿凌搂着他的脖子,也正经起来了,道:“好,这一次我帮你解决,但是下不为例,如果再有下次的话,她来,我走,咱离了!”

    宇文皓一听这话心里就不舒服,嚷道:“我死也不离。”

    元卿凌啧啧,“对着我倒是知道凶悍,能这么凶悍地对翁静郡主去啊。”

    “那不行,我怕泼妇。”宇文皓想起翁静郡主母女的品行心里就打了个突,若不是亲戚,连来往都没必要。

    元卿凌笑了,想起翁静郡主在素心殿里头凶悍的模样,着实吓人。

    对这种人,示弱是没用,必须要比她更凶。

    元卿凌觉得自己一个搞研究的,未必能比她更凶,但是,既然以后要撑起这偌大的太子府邸,还要杜绝有人再惦记她家小鲜肉,所以,该凶的时候,还是得凶一把,最好是一步到位。

    为了这事,她明日一早便叫人去请容月过来,跟她讨教讨教那撒泼的功夫。

    容月听说是吵架的事情就特别有兴趣,还说为元卿凌出面去跟翁静郡主吵,但是元卿凌拒绝了,因为这事有一就有二zyxta.com,为了把她的恶名远播,最好是她自己出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