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兄妹被困

    

    四爷听到这一声老头,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确定少女叫的老头是他,他傻了眼。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恶毒的诅咒有没有?

    他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除了冷狼门之外,便是这张惊世骇俗纵然三十也不曾有过丝毫沧桑的面容。

    因此,他竟一时忘记了生气,只whhryl.com有震惊在心头久久回荡。

    “那小孩,你混账!”他回过神来,用他认为最强烈的措辞来骂她,深邃的眸子也化作了波涛。

    少女大怒,“我不是小孩,我今年已经十六,能嫁人了!”

    少女生气,怀中的雪狼竟也对着四爷呲牙咧齿,一副要冲过去咬他的凶狠模样。

    四爷的心都凉了半截,这少女什么都没给雪狼,雪狼竟如此听她的话,他此番来,赔上了这么多绸缎,还买了一锅肉,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你……”四爷忍下一口气,www.jxpxxs.com瞧着少女那憨怒如红苹果般的面容,“雪狼为什么听你的?”

    少女眸子如星,哼了一声,“雪狼跟谁都好,唯独跟坏人不好,它们不喜欢你,你一定是坏人。”

    四爷不免心虚,对汤圆狼而言,他自然不是什么好人。

    他黯然转身便要走,却听得少女叫了一声,“你等一下。”

    四爷转过身来看她。

    少女眸光落在他腰间佩戴的玉笛上,“你那笛子很好看,能不能卖给我?”

    四爷素来大方,这玉笛虽然也珍贵,但到底是身外之物,他也不稀罕,便拿下来递给少女,“我送给你。”

    少女一怔,慢慢地放下雪狼走过去,“送给我?”

    “嗯,拿着!”四爷把玉笛塞到她的手中。

    少女接过来,眸子泛起了点点的星火,“我今日十六岁生辰。”

    “哦,生辰快乐!”四爷没兴趣,随便说了一句便要走。

    少女连忙道:“你喜欢雪狼?我可以让你抱它们一下,甚至,你可以带着我跟雪狼出去玩儿。”

    四爷心头一激动,“真的?”

    “你是坏人吗?”

    “不是!”四爷瞧了汤圆狼一样,马上打了个手势叫小厮给汤圆狼吃肉,那汤圆狼吃着肉,自然没有表现出对四爷的敌意。

    元卿凌在账房里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四爷带着宇文龄一块出门去,奴婢仆从是跟了一堆。

    元卿凌瞧着二人的背影,很是奇怪,四爷……方才是笑了吗?他竟然跟宇文龄谈笑风生?

    “蛮儿,他们去哪里啊?”元卿凌问蛮儿。

    “太子妃,四爷说要带公主出去游玩,还带了雪狼呢。”

    “游玩?”这倒是新鲜事,“四爷竟然愿意敷衍小孩?”

    蛮儿嗤笑,“可不是?四爷觊觎小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公主使唤得动小狼,四爷自然欣然前往。”

    元卿凌想想也是,便不甚在意,四爷带她出门也好,今日是她的生辰,一大早就得了恩典出宫,叫大家伙陪着她过生辰,正愁不知道带她去哪里游玩,有四爷代劳,那是最好不过的。

    且带了这多人出去,也不怕损了什么名节清白的。

    到了傍晚,还没见宇文龄和四爷回来,元卿凌就有些着急了,叫人去找一下。

    过了没多久,喜嬷嬷脸色煞白地回来告知元卿凌,说四爷带了公主去了梢头醉,公主喝得大醉,如今都不愿意回来。

    元卿凌听完,头痛得不行,“哎,怎么带她去那种地方?这要让宫里头的人知道,还得了啊?”

    “肯定zyxta.com知道的,公主带去的人都是宫里人的人,肯定会回禀太后和贤妃娘娘。”喜嬷嬷说。

    “嬷嬷,”元卿凌一听,急了,忙道:“快派人去京兆府一趟,叫他亲自去梢头醉把公主带回来。”

    喜嬷嬷道:“别急,已经叫了蛮儿去衙门请太子爷了,一会儿就能带回来,哎,太子妃还是想着怎么去跟宫里头解释吧。”

    元卿凌想起太后与贤妃这两姑侄,就头大得很。

    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儿。

    且说宇文皓风风火火地去了梢头醉,一路直奔梢头醉的后院,宫人婢女全部都站在外头,只见四爷在院子里头和雪狼玩得不亦乐乎,却不见宇文龄。

    “四爷,龄儿呢?”宇文皓忙问道。

    四爷一手抱一只雪狼,在院子昏黄的风灯照应下,笑容如皎皎白月,“谁?”

    “我妹妹,宇文龄,和你跟雪狼一块来的。”

    “噢!”四爷仿佛才想起此人来,指着厢房里头,“可能在里头,今日她喝醉了,发了一轮酒疯,我叫人安置了她在里头睡觉呢。”

    宇文皓哭笑不得,“你为什么不叫人送她回去?”

    四爷不说话,傻啊,送了她回去,岂不是要把雪狼也带走?不好不好。

    宇文皓知道他那素淡不管世俗的性子,懒得跟他说,推门就进去。

    一推门进去看,宇文皓就傻了眼,这么冷的天,宇文龄竟然是躺在地上,四仰八叉,一身的酒气,醉得老沉老沉的,发髻乱了,衣衫扯了,这大冷的天,愣是露出了锁骨。

    而这屋中,竟也没有任何奴婢伺候,就她一人躺在地上,绣花鞋都飞了一只到门槛边上。

    “冷老四!”宇文皓怒喝一声,“你给我滚进来!”

    四爷正带着三头雪狼去拉粑粑,正欣赏着,听得宇文皓这一声怒吼,随手就捡起了一颗小石子往他的方向砸过去,“别吵!”吵了拉不出来怎么办?

    宇文皓不妨他会倏然动手,哪里防备,且盛怒之中,耳朵都冒气了,哪里听到石子袭来?刚好一转身,那石子就落在他的额头上,他眼前一黑,人就往后面倒了下去。

    四爷走过去,把他拖进房间里头,直接扔在地上,任由他昏,自己则继续出去逗弄雪狼儿。

    他又叫人准备了一锅肉,这一次是切成了一块一块的,拿着筷子一口一口地喂,“乖宝宝,多吃点,吃胖胖,以后就威风了。”

    雪狼如今已经长得很矫健,十个月的狼,已经成年了,但是被四爷宠得就像三十斤的胖宝宝。

    在外头站了许久的宫人想过来看看情况,又被四爷呵斥回去,进了这梢头醉,他们都怕得不行了,偏生那看似温柔美丽的男子还这么凶恶,也不敢闹,闹了怕别人知道公主在这里,只能忍受着寒风继续站在那里看四爷逗弄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