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一个奇怪的梦

    

    安丰亲王妃道:“这事若贤妃不闹,婚事顺顺利利地举办,皆大欢喜,但是如果贤妃闹的话……公主出嫁,母亲诅咒,外头一片乱议,这算个什么事?如今皇上的为难在于不能在公主出嫁之前就杀了贤妃,他总归是心疼女儿的,不愿意触这个霉头,且也不能乱了礼法,若贤妃死了,公主就得守孝,只能是先拖着。”

    元卿凌心道:怎么可能拖呢?如今皇上都迫不及待地要把四爷变成自己的女婿了,如果四爷没有娶亲的念头倒一时半会不着急,可偏生四爷动了这念头,且冷静言竟然还给了他一叠名单,能与冷静言说亲的,都是身居高位的人。

    皇上怎么会不着急?怕四爷与京中高官结亲之后,会培植势力呢?

    如老五所言,能不能在四爷身上讨便宜是另说的,但必须要牢牢地掌握在手中,这才可保万无一失。

    所以婚事断不能拖,贤妃大概也知道这点,看准了皇上在公主婚前不会杀她,才想着放手一搏谋夺皇贵妃之位和培植苏家的势力。

    元卿凌心底直叹气,这些高位者的博弈真是兵不血刃,偏生她还以为是一门好姻缘。

    “你若不答应,想必到时候皇上也会让老五到外地办差,但是,这样一来,父子的关系就恶化了。”安丰亲王妃道。

    元卿凌斟酌再三,只得道:“如果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那只能这样做,太后劝过贤妃,老五也去劝过,今晚连您都劝不了,那实在没别的出路了。”

    安丰亲王妃道:“如今人人都想保住她的性命,架不住她自己一直想要往刀子上撞啊。”

    是的,其实贤妃这个人,很让人讨厌,但是因为她是老五的生母,很多人都想保住她的性命,可她自己不愿意啊,谁有办法呢?

    远处,传来了鞭炮声,噼噼啪啪地响了一大通,太平盛世底下,到底是什么样的波涛暗涌?

    晚上宴罢,宇文皓让人先送元卿凌和孩子回府,他还没能走,他是太子,虽不住在东宫,却要在宫中守岁,不止他,很多亲王郡王也都留到很晚。

    元卿凌带着孩子回了府中,奶奶还没吃饭,等着她回来。

    她让奶娘把孩子带去睡觉,自己擦了把脸就出来。

    “您不用等我,您不饿吗?”元卿凌看到桌子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都是家常可口的小菜,是奶奶擅长做的,顿时眼中一热。

    元奶奶拉着她坐下来,望着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奶奶必须要等你,和你一块吃这顿团年饭,你出事那年,过年时候家家户户都在放鞭炮,看春晚,团团圆圆,但咱家冷冷清清,连话都没人去说,那一晚,你妈妈是哭了个通宵,第二天起来,你妈妈的眼睛都之是肿的,鼻子塞得说不出话来,有人过来拜年,你妈妈说自己感冒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泪就下来了,急忙跑回了房间躲着。”

    元卿凌鼻子一酸忍不住落泪了,乡愁,亲恩,始终是她心头最大的痛。

    元奶奶拿出手绢为她擦拭泪水,慈祥地看着她,“别哭,心在一起就好,他们知道你现在的情况,这个年想必也能过得好,来,不哭,不哭,许个新年愿望。”

    元卿凌转啼为笑,年少时候过年,奶奶总是会在团年饭的时候叫她和哥哥许愿望,说等大年初一的时候,愿望就会实现。

 zyxta.com;   小时候的愿望,不外乎是吃的玩的,奶奶都会提前准备好,大年初一就扮作圣诞老人给他们送礼。

    多开心的童年岁月啊,可惜再回不去了。

    “快,许愿!”奶奶催促道。

    元卿凌便双手合掌,闭上眼睛,在心里头默念了数句,希望有生之年,还能见到爸爸妈妈和哥哥。

    她张xgchotel.com开眼睛,便见奶奶用殷切的眼光看她,“许了什么愿望啊?”

    元卿凌微笑道:“许了一个大愿望,希望明日一早起来,能吃上奶奶亲手做的汤圆。”

    元奶奶笑了,“那是一定能实现的。”

    祖孙二人开始吃饭,元卿凌在宫里头没吃饱,也是故意留着一半肚子回来跟奶奶一块吃的,加上和安丰亲王妃说了话之后,更加没心情吃,因此看到这些可口热乎的饭菜,顿时胃口大开。

    吃了饭之后,祖孙二人便坐在灯下聊天,说的都是以前开心的事情,有些时候,在特定的节日和氛围之下,会更加的想家。

    元卿凌晚上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回到小时候的过年,妈妈给她买了一件新的羽绒,鲜红色的,她把羽绒穿在身上,却发现羽绒一直在滴血,身上也针扎一般痛,她就使劲地哭,叫妈妈帮她把羽绒脱掉,妈妈跑过来帮她,但怎么也脱不了,那羽绒紧紧地包裹着她,里头长了好多好多尖细的针,扎入她的皮肉里,妈妈就抱着她一起哭。

    “元,你醒醒!”有人在耳边轻轻地呼唤,语气焦灼,她感觉到一双手抱住了她,温润的唇覆盖下来,她渐渐地便觉得那针扎的痛楚消失了。

    是老五。

    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眼皮却像是千钧重一般,睁开只看到一个人影在眼帘外晃动了一下,又闭了起来。

    她依旧入了梦,但是梦里已经没有了那鲜血的羽绒,她梦到站在大河的彼岸,老五在遥遥看着她,她想过去jxpxxs.com,但是河上没有桥,没有船,她就眼睁睁地看着老五一头扎进河里,要游过来。

    她坐在岸边等,风很大,很冷,河岸上的花草都变了颜色,太阳躲进云层里,天一下子灰暗了起来。

    她等了许久,没有等到老五从河上起来。

    她的心竟然觉得很平静,仿佛知道老五在哪里,她便脱了鞋,走下河去,水慢慢地浸到她的腰间,胸口,脖子,直到冰冷的水灌入口鼻,她的心依旧是平静的。

    呼吸从胸腔里被夺走,强大的压迫感逼得她无法透气。

    然后,倏然间,有人抱着她的腰冲天而起,空气一下子回来,她深深地呼吸一口,胸腔的压迫感消失,有人抚摸着她的脸。

    她睁开眼睛,光线暗淡,映入眼帘的是老五那张焦灼不已的脸,还有他熬得通红的眸子。

    “你可算醒来了!”他声音竟是哽咽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抱着她不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