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您糊涂啊

    

    宇文皓这么一骂,大家就都知道是苏家的人为了娶公主巩固地位而编派人家冷四爷,才会短短数日里头有这么多不利于四爷的流言蜚语传出去。

    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儿大。反正没人去管真假,且太子都不顾身份护着自己的妹婿了。哪里还有假?所以,一传十。十传百,苏家便成了众矢之的。

    纪王哪里想到这里头会藏着这么多的弯弯道道,他本只是想讨好太后。如今苏家居心险恶。他后悔沾了一坨屎,还连累自己被打了一顿,看到宇文皓要吃人的脸,也不敢惹他,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

    苏家本以为太后会来主持公道。没想到太后那边也没派人来。纪王也走了,苏家吃不住宇文皓的怒气。也只能都走了。

    蛮儿回去禀报元卿凌,兴奋得不行,说苏家的人就像落水狗一样被太子痛打。

    元卿凌一点都笑不出来,问蛮儿。“殿下呢?”

    “苏家的人走了之后。殿下也出门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蛮儿道。

    元卿凌轻轻叹气。“知道了。”

    他应该是入宫去了。太后不可能会对苏家坐视不管的,且也防着苏家那边的人继续找人入宫与贤妃互通消息。

    这大过年的,贤妃真闹起来,且公主婚事又还没举办,皇上真是不好下手。

    宇文皓确实是入宫去了,他去了太后宫中请罪。

    太后不见他,让他在外头跪着。

    寒风萧瑟,他跪在雪地里,岿然不动。

    有宫人去禀报明元帝,明元帝也只是轻轻叹息一句,爱莫能助。

    他心里很清楚,老五是为他背负了这个不孝的罪名,苏家就像是一根鱼刺,梗在他的喉咙里,上不是,下不得,动了苏家,让太后动怒伤身,是为不孝。不动苏家,他们不懂得收敛,得寸进尺,更与贤妃私下谋事,简直可恶。

    尤其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更是被掣肘,老五站出来,为他办了这个事,是代他受了过。

    希望老太太心疼孙子,舍不得让老五太委屈了。

    苏家那边,来了几位夫人求见太后,都被拦下。见不了太后,又见不了贤妃,苏家的人都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了。

    正是求救无门的时候,褚后吩咐内府的张公公出宫去办事,见到苏家大夫人的轿子在外头,便上前见了一下礼。

    苏家大夫人认得张公公,知道他是内府的人,便如同见到了救星,忙就叫公公代为通报消息给贤妃,公公哪里敢?自然是百般拒绝,苏大夫人偷偷地塞了银票,只没差点跪下来求了。

    张公公只得拉了夫人往墙角去,压低声音道:“这些年咱家也得了贤妃娘娘不少关照,如今苏家有难,咱家也不好袖手旁观,但是咱家能力有限,只能替夫人传个话进去庆余宫,只是往后如何,咱家就实在是没办法了,大夫人也切莫要把咱家拖下水去,咱家实在担当不起的。”

    苏大夫人听得他愿意传话,自然千万般地保证,说绝对不会供出公公来。

    张公公这才允了此事,让苏大夫人回去等消息。

    张公公送走了苏大夫人,也没出去办事,直接就回了中宫去见褚后。

    今日文敬公主带着孩儿进宫,听得张公公来,褚后便叫文敬公主带着孩子先进了内殿。

    张公公进殿之后就跪下禀报;““娘娘,如您所料,苏家那边确实求老奴给贤妃传话。”

    褚后冷哼一声,“本宫早就怀疑了,贤妃若病重,怎么也不传召御医,那太子妃也不是时常入宫诊治,早知有猫腻,却没想到是皇上要处置她。”

    “那……”张公公迟疑了一下,“是否还要去告知贤妃?如果皇上早有心要处置贤妃,娘娘实在没必要赶这趟浑水。”

    褚后面容冷凝,“不,张公公,本宫已经做过太多心慈手软的事情了,才会落得今日这般尴尬的地位,本宫不能再冒险,太子的生母必须死才会无后顾之忧。你想个法子去给庆余宫的人传话,说太子烧了苏家宅子,死了几个人,还说太后也支持太子的行为,然后花点银子去打点庆余宫的守卫,若贤妃闹起来要出去,叫他们不必太着力阻拦。”

    张公公领命,“是,奴才这就去办。”说完,便告退而出。

    张公公走后,文敬公主带着孩子从屏风后面转出来,她叫人把孩子带出去,坐在了褚后的身边,皱起眉头道:“母后,您何必要卷入这漩涡里头去呢?”

    褚后叹气,“母后何尝愿意?但是眼下不能容许任何的差错了,贤妃必须要死的,她不死,我怎么能安心?”

  &nzyxta.combsp; 文敬公主也叹气,“母后您糊涂啊,您今日掺和进去了,来日老五知道,您怎么面对他啊?他得背负杀母的骂名啊。”

    “怎么是他背负?皇上早就有心要杀贤妃了。”褚后眉心突突地跳着,努力为自己找借口。

    “当然是他,贤妃这一次肯定得大闹一场,父皇决计容不下她,贤妃如今还有一线生机,但是闹了这一场,就真的死定了,这事因太子闹苏家而起,您说是不是太子的罪名?贤妃虽然可恶,但是太子和您都不敢掺和的,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损,竟叫太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面,太子也是糊涂啊,苏家那边这些年的要死不死,他就不能交给父皇处xgchotel.com理吗?”

 www.jxpxxs.com;   文敬公主说着,连连顿足。

    褚后压着脑仁儿,也觉得有些呼吸不过来的感觉,“不,皇上不会处置苏家的,皇上是孝子,怎么能处置苏家?这些年要处置早就处置了,苏家是不成气候,只攀着个贤妃搅和风雨,你父皇则一味地纵容,到如今才发配了一个苏答和,贤妃不往死里闹,皇上也惩治不了苏家,惩治不了贤妃,太子虽是背负了骂名,但是日后他行事就利索了,再也没有能左右他,严格算起来,这也是好事,本宫也帮了他不是?”

    文敬公主听了这话,叹息一声,“母后,您这哪里是帮了太子啊?您这是要折了他,他若出了个差错,老七能当太子吗?老七若当不了太子,其余有希望的哪个是省油的灯?您日后应付得过来吗?”

    褚后听了这话,心里头也慌了起来,“你也是危言耸听吧?这怎么就折了他呢?皇上心里还会觉得亏欠了他呢。”

    \\ok\an8\.\多\看\小\说\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