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血光之灾

    

    北唐的皇室,因明元帝的一场大病而变得和睦融洽,皇家的气氛好。外头似乎也少了许多事。

    随着春耕的开始,到处都给人一种国泰民安。生机勃勃的感觉。

    大周的靖廷大将军派人送来了兵舆图,送抵到楚王府。宇文皓在宫里头,是元卿凌接的,汤阳说为免瓜田李下。先送去兵部密封起来。等兵部上呈给皇上。

    兵部得了兵舆图,便先把兵舆图放在密库里头锁起来入宫禀报明元帝,明元帝便说择日请了兵库官员一同看,看看是否能做出来。

    袁家与陆家的婚事,就在这个月了。

    齐王仿佛已经放下了。宇文皓跟他谈过话。他说,只要袁咏意幸福就好。他亲眼见过她和武状元在一起很开心,那他就放心了。

    他很乐观地跟宇文皓灌输,“其实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才觉得幸福,只要所爱之人能得到幸福。自己心里也会幸福。”

    宇文皓听了这番话。深思了一下,一巴掌打过去。“如果老元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很幸福。我会把他们两个都杀掉。”

    傻子才会祝福自己所爱的人和其他人在一起呢。

    齐王很不忿地看着他,“你这是自私,狭隘,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就应该祝福她获得更大的幸福。”

    “你这个憨货,那是失败者之言,你如果真爱一个人,那就应该自己努力让她幸福,而不是指望别人,你就是追不回来人家,才会说这样的话,你但凡还有个机会,会这样说吗?”宇文皓道。

    齐王生气地道:“五哥,你太过分了,骂人不揭短!”

    霸道总裁宇文皓趾高气扬地走了,不与傻子论长短。

    齐王进了档案室,整理着案件宗卷文书,心里是越想越难受,跟宇文皓说的那番话,本是他用来自我安慰自我催眠的,他也努力地让自己相信祝福袁咏意是正确的,因为她幸福了。

    但是心底总是没来由地一阵揪痛,尤其脑海浮现出袁咏意依偎在陆源怀中的景象,他还是恨不得要杀人。

  &nwww.zyxta.combsp; 他自我催眠的功力还是很深厚的,转头又安慰自己,不会这样的,他们虽然总是一同出去,但是到底还没成亲,不会牵手不会拥抱,一定会以礼相待的。

    他们都是正人君子啊!

    不过,当他这样跟石锁说的时候,石锁道:“爷,现在他们牵手不牵手,拥抱不拥抱的,您都不用想的,因为他们以后会睡在同一张床上,做夫妻之间会做的事情。”

    齐王听了石锁的话,用那三脚猫功夫揍了石锁一顿。

    待嫁新娘袁咏意还是每天往外跑,祖母说她,都快成亲了,两人不能总是见面。

    但是她说坐不住,一颗心都野了,不往外跑不行。

    这天,她和陆源来到了一座山神庙。

   www.xgchotel.com; 这座山神庙其实很小,香火不鼎盛,偏僻路远,除了附近村落的人,很少有善信过来这里拜拜。

    两人本不是来山神庙的,只不过是在附近一带打猎,毫无收获,无端端地就走到了这里。

    两人正好疲乏了,在这里歇脚。

    山神庙里头只有一个老人在这里管理,靠收善信的供奉为生,微薄得很,袁咏意见老人家年纪大了,衣衫单薄,便捐了十两银子,老人家十分高兴,对着袁咏意就一顿夸赞,说她面相好,气色好,日后定能一生富贵。

    不过,当他看到陆源的时候,却慢慢地皱起了眉头,“这位公子长得面如冠玉,相貌堂堂,却怎地眉心发黑啊?公子可曾招过什么人?”

    陆源是个爽朗性子的人,听得此言,哈哈大笑,“老人家,我不曾做过亏心事,也不曾招惹过任何人,老人家不必为我担心。”

    说着,又多给了老人家十两银子,以为老人家是为了讨捐香油才故意这么说的。

    殊不知,那老人家也不收,把银子退还给了他,道:“老朽不能收您的银子,公子还是拿回去吧,公子,若您信得过老朽,这几天就不要出门了。”

    袁咏意听得此言,忙问道:“老人家,您为何这样说?您看出什么来了?”

    老人家看着陆源的脸,道:“公子印堂发黑,不日将招有大灾,且是血光之灾。”

    陆源生气了,“老人家,山神跟前,怎可胡言乱语?”

    老人家摆摆手,“不,不,老朽不是胡言乱语,公子一定要相信老朽,这几天就不要出门去了。”

    陆源听他还在说,便拉着袁咏意就走。

    袁咏意回头看了老人家一眼,只见老人家眼底有着浓浓的担忧,她心中也咯噔了一声。

    两人下了山去,袁咏意还在纠结方才老人家的话,道:“他看着也不像是骗钱的,莫非真是山神仙么?”

    陆源笑了起来,“山神仙怎会如此潦倒?不过是胡言乱语以显自己高深,好叫咱回头多捐点银子。”

    “但是方才你给的银子他也没要啊。”

    陆源满不在乎地道:“袁弟,你怎么也信起这些术士之言来了?我看他也就是想着哄点银子,回头若咱信了,必定得去找他,到时候再敲诈我们一笔,这事也不罕见,神棍都是这么骗人www.jxpxxs.com的。”

    袁咏意想想也是,便道:“那好吧,陆兄,不过这几天我们就不要见面了,你也别出来。”

    陆源笑了起来,“怎么?嘴上说不信,心里还是信,是吗?”

    袁咏意笑着道:“不是,是祖母说我们马上要成亲了,这几天不能见面,说是劳什子的风俗,反正不能见就是了。”

    陆源牵着马,道:“真不敢相信,咱都要成亲了。”

    袁咏意唏嘘,“可不是?日子过得真是快啊。”

    陆源眸光悠然,看着远处的山脉,觉得这青山绿水,充满了吸引力,然后回头看着袁咏意,“袁弟,你说咱俩合适成亲吗?”

    袁咏意扑哧一声笑了,“你想悔婚吗?”

    都到这份上了,真悔婚,会被两家家长砍死的。

    “倒不是想要悔婚,只是我心里早把你当做兄弟,”他嘿嘿地笑了两声,“觉得咱这样相处很舒服,想到咱以后要睡在同一张床上,那别扭得我啊,鸡皮疙瘩半天都没下来。”

    他说着,又傻笑起来,“而且,你以后叫我相公,我叫你娘子……哎呀,不行,受不了!”

    说着,他给自己甩了一巴掌,哈哈大笑起来。

    袁咏意也一脚踹过去,笑得打跌,“别喊,我也受不了。”

    两人翻身上了马,策马而去,笑声响彻山间。

    到了官道上,下面是一条河流,融冰解冻了,河水汩汩流动,有鱼儿跳跃起来,陆源便道:“横竖我们又是空手而归,不如抓条鱼回去,也省得在市集上买鸡了。”

    袁咏意玩心大起,“好,我们下去抓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