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多年前的惨案

    

    太后眉心里有东西突突地跳着,跳得她眼前是一阵阵地发黑,抬起颤抖的手指着元卿凌厉声道:“你……你说,老大所犯何事要被抄家还要被问斩?你别用什么干政不干政来搪塞过去,老五宠你的程度,你若问他,他定必都告诉你,你休要遮瞒,如实道来!”

    元卿凌不是不想说,而是这件事就不能从她嘴里说出去,说出去意味着她什么都知道,她可不想给老五惹麻烦。

    再说了,这件事情在太后这里,哪里说得清楚的?

    太后见她不说,又转头去怒斥秦妃,“你哭什么?说,到底怎么回事?”

    秦妃跪着爬到太后的跟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臣妾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只知道纪王府被查抄了,人也下了大牢,说是等太子定了他谋逆之罪就得满门抄斩!”

    “满门抄斩?”太后听得这四个字,一阵哆嗦,“天啊,天啊,这事可一不可再啊,一定是冤案,当年晖宗爷就犯下了大错,误杀了裕亲王满门,若不是老十二被人抱了出去,裕亲王一脉可就绝后了,不能犯此大错啊,来人,来人,备下肩舆,老身要见皇帝。”

    明元帝就怕老太后知道会干预此事,如今看到太后急匆匆而来,满脸怒容,他也知道瞒不住了。

    秦妃和元卿凌陪同而来,看到这两人,明元帝脸色就沉了沉,狠狠地瞪了元卿凌一眼。

    元卿凌很无辜很无奈,但是,也知道父皇肯定只能冲她撒气了。

    “你先出去!”明元帝淡淡地对元卿凌道。

    元卿凌也怕留在此处沾惹是非,听得明元帝的话,忙就躬身告退出去,也没敢在御书房外逗留,更不敢马上出宫去,想着这个节骨眼上唯有太上皇那边是最安全的,便麻溜地往乾坤殿去了。

    太上皇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外头的一举一动,只要他想知道,就不可能瞒得住。

    太上皇显然也是难过的,元卿凌到殿中去坐了一会儿,他就抽了一袋烟了,吧嗒吧嗒地,整个正殿烟雾萦绕,他一边抽还一边咳嗽,咳得脸色都涨红了,就连福宝都待不住,往后殿溜去。

    元卿凌实在也是忍不住才劝了一句,“老爷子,您少抽点儿。”

    太上皇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你待不住就往外滚去。”

    “怕您伤身子。”元卿凌无奈地道。

    太上皇抖了抖烟灰,淡淡地道:“死了一辈子,不死也大半辈子了,伤不伤的,谁还在乎?”

    元卿凌看着他花白头发下那张倔强的脸,这老头要强了一辈子,但是其实不管是在位还是退位之后,他可以掌握的事情也不多,尤其是皇室里头的明争暗斗,更是无能为力。

    就如现在的父皇一样。

    “谁不在乎呢?您高寿,则是北唐的福气,是皇家子孙的福气。”元卿凌说。

    “旁人的福气与孤何干?孤的福气问谁要?”太上皇今日有些暴躁了,说了几句话,就喘着气瞪元卿凌。

    元卿凌见他像炮仗一样,一点就着,不敢再说了,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巴去捏肩捶腿。

    捏了一会儿,见他似乎受用了,才慢慢地打开话匣子,问道:“老爷子,我方才听皇祖母说起裕亲王,这位裕亲王是怎么回事?”

    “他们家?除了老十二,阖家富贵了!”太上皇闭上眼睛道。

  xgchotel.com  虽然是皇室惨事,但是那时候的他也是年少,对裕亲王这位皇叔没什么感情,加上时隔多年,一切都尘埃落定,自然没有什么伤感。

    “那这位老十二呢?是否还安在?”元卿凌问道。

    太上皇睁开眼睛白了她一眼,“安啊!”

    “噢,那幸亏了。”元卿凌道。

    常公公在旁边笑着道:“太子妃,这位老十二王爷啊,您还见过他几回呢。”

    元卿凌震惊,“我见过他几回?他……他被封了亲王么?”

    这满门抄斩的遗孤,最后还被封为亲王,那太后说的果真是冤案了。

    “可不是?就是宝亲王!”常公公笑着道。

    元卿凌有些意外,“竟然是他啊?”

    宝亲王,便是如今宇文家族的大族长,上一次修改玉牒,也是他办的,是皇族的执礼亲王。

    元卿凌有些深思。

    “想什么呢?”太上皇见她停下了动作,不悦地问道。

&nzyxta.combsp;   元卿凌忙收回心神,“没,只是有些意外,见他老人家……”称呼老人家其实也不大妥当,因为这位宝亲王其实年岁不大,比太上皇还要年轻十岁八岁的,且保养得甚好,和父皇看着倒像是兄弟。

    “他如今豁达明智,没想他曾经历大难。”元卿凌笑着说。

    “这事发生的时候,他不过是襁褓婴孩,纵然后来知道,也为他一门平反了,他能怨恨谁?”

    “也是!”元卿凌言不由衷地应着。

    御书房那边,也不知道明元帝如何说服了太后,反正元卿凌回去容和殿接孩子的时候,太后虽然在垂泪,却也没说什么。

    不过,元卿凌接孩子离开容和殿的时候,却被秦妃拦住了。

    秦妃原先就一直想和元卿凌私下说,但是元卿凌不愿意见她,她只好在太后面前发了一通,想着太后能给元卿凌施加压力,殊不知皇上只对太后说了一句,要杀亲子,谁能比朕更悲痛之后,便再没有说过任何话,只一味地垂泪。

    她没办法,只能是继续求元卿凌。

    元卿凌拖着三个孩子,实在禁不住她这样哭着软磨硬泡,只得吩咐奶娘先带孩子出去等。

    秦妃哭得眼睛都肿了,拉着元卿凌的手哀求道:“本宫自知往日对你是不太友善,但是也不曾得罪过www.jsshcxx.com你,前朝的事情,后宫妇人过问不得,本宫也没办法见到太子,请太子妃代为转告几句话,便说太子自小仰慕大哥,大哥也没少带他骑射练功,骨肉亲情,手足情深,打断骨头连着筋呢,素日里头兄弟有什么纷争,也都是无伤大雅的,真到了大难临头,伸手帮忙的都是自己的兄弟,还请太子一定要念在这份手足之情上,对他大哥网开一面,别的不求,只求能保住他的性命,太子妃,你也是为人母亲的,应该理解本宫,求你千万要转告,老五是个重情义的,只要他愿意,他一定能想到办法救他大哥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