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多宝咬人

    

    而且,仔细瞧雪狼的眼睛,竟然仿佛染了火焰,时而会变成红色,这让人生怖,因为狼红了眼睛意味着要攻击人。

    在场的人看着,是提心吊胆的,尤其点心们如此萌萌哒地站在它们的身边,凶恶与纯真形成强大的反差,总让人有一种错觉,雪狼会忽然张开血盆大口把他们吞噬。

    于是,以韦太傅为首的一群老臣,则苦口婆心地劝着宇文皓,孩子们爱养宠物可以,养只猫就好,不要养这些攻击性很强的兽类。

    宇文皓把责任都推给逍遥公,说三头雪狼都是逍遥公送的。

    韦太傅便去纠缠逍遥公,说他不该送孩子野兽作为礼物,若伤了太孙,问他是否负担得起。

    逍遥公被他缠得没办法,就把一切都推到了太上皇的头上,说这个是太上皇的意思,叫他去烦太上皇。

    韦太傅闷闷地闭上了嘴巴,仍有些不甘心,悻悻地道:“别什么都拿太上皇出来做挡箭牌,太上皇难不成见过这么大的雪狼吗?见过会这么危险吗?”

    逍遥公瞪着他,“你怎么这么烦人啊?像苍蝇一样,就不能让人好好地吃顿酒了?”

    “老夫怎么就烦人了?老夫是为了太孙的安全着想,他们身边的是狼不是狗啊,还有那条狗也很吓人,凶得不行,今日怎么也带过来了?这么多皇亲国戚在,若发疯咬了人,这如何是好啊?”韦太傅说着,又马上去找宇文皓,好歹把多宝给撵走啊。

    殊不知,还不曾找到宇文皓,就听得院子里头传来惊呼声,“咬人了,狗咬人了,快来人啊,王爷被狗咬了。”

    太傅伸手压住心脏,天啊,天啊,哪位王爷被狗咬了?就说要出事的,就说要出事的啊!

    宇文皓和顾司是最先赶过去的,看见多宝追着宝亲王,宝亲王的左脚被咬伤,血淋淋的,一瘸一拐地躲着,吓得是脸色发白。

    但是多宝仍然没放过他,绕圈追着他去,十分凶恶,一点都没了往日温顺的模样。

    院子里头还有其他的宾客,都被这一幕吓坏了,眼睁睁地侍卫与下人护着宝亲王,都忘记了要跑。

    “多宝,停下!”宇文皓怒喝一声,飞身上前拦住了多宝。

    多宝眼睛发红,耳朵竖起,呈现出十分凶悍的状态,冲宇文皓狂吠,更作势要朝宝亲王扑过去,异常的躁动不安。

    宇文皓怒极,只以为它发了疯,举起手要打它,殊不知,在旁边围观的三头雪狼却倏然窜了出来,拦在了宇文皓面前,不许宇文皓打多宝。

    宇文皓都怔住了,雪狼一贯懂事,往日里头也没见多护着多宝,也总是欺负多宝,今日是怎么回事了?狼和狗一起造反了吗?

    元卿凌也急急赶来了,见宝亲王流了一地的血,忙指挥让人扶宝亲王回去里头,她给宝亲王疗伤。

    她冷冷地瞪了多宝和雪狼一眼,“回头再收拾你们!”

    三狼一狗呜咽一声,都趴下来了。

    众人见状,都怔住了,太子没能吓住雪狼和狗,怎地太子妃一来,这四头东西就焉了?

    宇文皓亲自去扶宝亲王,一个劲地赔罪道歉,宝亲王白着脸摆摆手,“不打紧,畜生没性,怪不得你们。”

   &nbsjsshcxx.comp;多宝却忽然窜起来,冲宝亲王就是一通吠叫。

    宇文皓怒吼一声,“再叫?把你狗头砍下来!”

    元卿凌却回头看着多宝怔了一下,再狐疑地看着宝亲王,但见明元帝也带着人过来了,她收回心神,与宇文皓一同送宝亲王进去疗伤。

    明元帝得知多宝咬了宝亲王,气得不行,下旨要把多宝杖杀了。

    雪狼却护着多宝,嘴里发出了呼呼呼的声音,对着要上前的侍卫虎视眈眈。

    此时点心们竟然也从屋子里头跑了出来,摇摇晃晃的,下石阶的时候汤圆是直接滚下来的,一滚就滚到了雪狼的面前,忙站起来叉腰鼓起腮帮子对明元帝说:“祖父坏坏!”

    明元帝哭笑不得,这楚王府里头的畜生,也真是太金贵了,连他这个皇帝都动不得。

    今日小寿jxpxxs.com星最大,加上明元帝见宝亲王伤势不太严重,且是这么喜庆的日子犯不着下杀戒,但是回头也得叮嘱一下老五,不许孩子与这些畜生野兽玩在一块。

    韦太傅就一直说,“看吧,看吧,就是要出事的,我说得没错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用眼神艾特了逍遥公。

    逍遥公瓮声瓮气地道:“瞧你这张乌鸦嘴!”

    明元帝叫人盯好雪狼和多宝,他则带人进了殿内去。

    御医在为宝亲王疗伤,元卿凌没上前帮忙,这里人多,她是太子妃,总不好亲自下手为亲王疗伤的,但是她拿了消毒水出来给御医,叫御医先用清水冲洗伤口再倒消毒液。

    多宝咬得不算狠,若真狠起来,只怕得咬下一块肉来,但是如今只是牙齿印入,留下几道牙印,有两道特别厉害,牙齿倒钩拉扯出了一小块的皮肉,那两道小口流血比较多。

    明元帝慰问了宝亲王,宝亲王忍住痛楚还不忘为雪狼和多宝说情,“好了,没伤着什么,流点血而已,别杖责它们。”

    宇文皓闻言,心里更是不忍,这么多人不咬,偏生咬了最温慈的宝亲王,且他不精轻功,跑都跑不掉。

    心里顿时又来了气,回府之后,定得把多宝拾掇一顿。

    元卿凌却只是一直看着宝亲王不说话,神色深思。

    处理好伤势之后,明元帝便下令叫人把宝亲王先送回府中,宝亲王反而给宇文皓赔不是,说搅了这场生辰宴。

    宇文皓心里头都愧疚得不行,亲自扶着宝亲王出门口,搀扶上马车,又连番赔不是,宝亲王笑了,“好了,不要再道歉了,多大点事啊?回去吧,别因本王扫兴了。”

    “改天我再登门致歉,皇叔公慢走!”宇文皓拱手施礼,送别宝亲王。

  www.zyxta.com;  宝亲王的帘子落下,还伸出手来摆摆。

    好在宝亲王的伤势不严重,因而也只当时出了一个小插曲,没损了大家的兴致。

    只是,明元帝心里头多少有些不悦,觉得这大好的日子里头,还见了血光,真是晦气得很。

    他不知不觉地,开始迷一信了,真是年纪大就有信命运之说,谁都逃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