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太后病情严重了

    

    齐王身子往后倾,那夕阳已经沉下去了,只余下天边的一抹橘红。

    “因为本王觉得很孤独!”他幽幽地说着,轻轻叹气,“越是繁华,越是孤独,所有的事情仿佛都与本王无关,与世隔绝一般,这种滋味,与你如今大概是相似的,你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人进得去,也出不来。”

    黑暗渐渐地笼罩过来,天地也仿佛置于一个漆黑的地牢暗室里头,没有亮光。

    到了六月下旬,褚后到底是耐不住,求见了明元帝,她要为齐王的婚事筹谋了。

    明元帝传召齐王入宫,告知了此事,齐王反对,第一次说了些过激的话,父子二人闹了个不痛快。

    明元帝虽然生气,但是经历了宇文君一事,对儿子也格外关注了些,叫宇文皓与他谈谈,一直这么孤身一人也不成。

    宇文皓便在府中设下宴席,请他过来吃酒。

    有了三四分醉意,宇文皓才问他,“你不愿意选妃,是否因为袁咏意?”

    齐王斟酒,垂着眸子,“我若跟哥哥说完全不是,哥哥怕也不信,可若说都因为她,也不然。”

    “那还有什么原因么?”宇文皓问道。

    齐王抬起头,眼底透彻明亮,“娶亲为何?”

    宇文皓端酒饮了一口,道:“要谈深刻的?”

    “至少别告诉我,只为了繁衍子孙。”

    宇文皓笑了笑,“这倒是世人成亲的原因,当然了,亲王选妃,也可以有其他许多理由的。”

    “那人若非自己所喜,娶了又如何?不过是府中多了一人罢了。”齐王寂寥地道。

    “可见还是因为那人不是袁咏意,若还是想娶她,父皇可以下旨。”

    “我说过,这是原因之一,”齐王靠在椅子背上,眼底充满了孤独,“如果那人是她,我也未必会娶。”

    “哦?”宇文皓倒是意外这个回答。

    齐王看着他,道:“她和陆源有婚约在先,虽然如今婚约解除了,可她心里是否还有我?不知,其实说不娶也只是给我自己留了几分面子,我是不愿意委屈了她,若迫于父皇的旨意,她不得不嫁,岂不是让我与她最后一丝情分都没了?”

    “看似很有道理的样子。”宇文皓含笑,亲自为他斟酒,“老七,你长大了……不过,袁咏意那边,你不去争取一下吗?”

    齐王苦笑,“我能争取么?我如今争取便是不仁义,起码要等陆兄醒来才公平。”

    “陆家已经收了袁咏意为义女,就算陆源醒来,他们之间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宇文皓道。

    “那是陆家和袁家的一厢情愿,何曾问过陆兄?”齐王摇摇头,“这不公平啊,起码得陆兄说一句才可以。”

    宇文皓拍着他的肩膀,“你这样做,很仁义,但是,陆源未必能醒来,若不醒来,这辈子也不成亲么?”

    “宁缺毋滥!”齐王郑重地道。

    宇文皓点头,“那好,既然你决定如此,做哥哥的肯定支持你,父皇那边,就由我来说,有什么事,我给你担着。”

    齐王望着他,眼底充满了感激,“谢谢!”

    明元帝如今倚重宇文皓,或许真是疲惫或者觉得体力不济,开始懂得学会尊重儿子的意见,也会听儿子的话,所以,宇文皓与他谈了一番,他倒是没坚持要齐王选妃了。

    因着太后身体每况愈下,所以,明元帝决定派人告知魏王一声,准许他抽空回京见见。

    至于宇文君那边,他始终是不松口。

    过了七月,天气越发炎热起来,太后已经卧床不起了。xgchotel.com

    八月初三,京城外的官道有一匹轻骑快速奔跑,坐骑上的人风尘仆仆,衣衫污脏,满面尘埃。

    他抵达城门的时候,若不是出示了腰牌,竟无人知道眼前这黑脸汉子就是昔日俊逸不凡的魏王殿下。

    魏王回京之后,不曾稍作休息,便马上入宫去见驾。

    明元帝没见他,只让穆如公公转告,叫他去容和殿见太后。

    祖孙相见,魏王跪在床前,太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撑起身子盯他好一会儿,之后便是泪水涌出,激动地道:“你怎么就音讯全无啊?可曾念着我这把老骨头?”

    魏王匍匐于床前,痛哭失声。

    太后旁的话没多说,只拉着他的手,千叮万嘱要把静和郡主带回来,好好对待,莫再辜负人家。

    魏王应下,却是心痛难忍,他已经没有资格去接近她了。

    见过了魏王,太后心里念着要见的人只有宇文君了。

    但是,她实在也是张不开嘴下旨叫他入宫,一个诅咒君父的不孝之子,有www.whhryl.com什么资格再入这皇宫家门?

    因此,心结反而不断地加重,迫切地想见他,却又恨极了他。

    明元帝着急太后病情,传元卿凌和元奶奶入宫去给太后治病,元奶娘诊断之后,说太后病气入侵肺腑,非药石可治。

    明元帝传召元卿凌去问,元卿凌也是束手无策。

    明元帝大怒,“你连麻风症,肺痨恶疾都能治愈,你又太后并无大病,为何却不能治愈啊?”

    元卿凌无奈地道:“父皇,若知病根,还好下药,太后是心结难舒,伤心损肝而导致身心衰竭,儿媳没有办法啊。”

jxpxxs.com     明元帝着急上火,吃责了一顿,把她撵出宫去。

    魏王还没旨意离京,因为明元帝心里也有数了,太后怕就是这么段日子了,所以叫他先在京中等候。

    后怀王入宫请安的时候,到了御书房求见明元帝,说是太后心里念着宇文君,是否可以准许宇文君入宫一趟,与太后祖孙话别。

    明元帝微愠,抿唇不语,只盯着怀王。

    怀王见此情况,不敢再求。

    后明元帝传了宝亲王入宫去,他是执礼族长,若宝亲王同意此事,则未尝不可,只当尽了孝道。

    宝亲王也觉得前朝后宫该是分开的,宇文君有罪被贬为庶民,但是与太后到底是有骨血亲情在,太后如今身子不好,临了要见大孙子一面,是人之常情。

    明元帝斟酌许久之后,同意了,只是他没有亲自下旨,让首辅府邸派人去传个话,准许他入宫一趟,但是不得在宫中逗留太久,更不可说过激的话,若出言无状,叫太后再伤了心动了怒,则杀无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