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助王妃一臂之力

    

    翌日,京兆府派人到宝亲王府拿人。百度搜索,更多免费阅读。

    宇文皓是亲自带人去的,但是怕遇到安丰王妃的阻拦,当场斯破脸不好看,遂叫元卿凌先私下邀约了王妃出去,再带人到府中去。

    宝亲王对外的罪名自然是偷到兵舆图,晖宗帝遗体被盗一事是没有对外公开的,因此,缉拿文书里写的便是他偷到朝廷机密,有谋逆或通敌的嫌疑。

    宝亲王没有反抗,京兆府的人一到,他就自己走出来受绑。

    他对宇文皓道:“多谢你叫太子妃带走嫂嫂,我不愿让她看着我被缉拿。”

    宇文皓眸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颌首,便叫人把他带上马车,给他一份体面。

    元卿凌带着安丰王妃去了冷四爷家做客,还叫了容月过来作陪。

    安丰王妃心不在焉,便是容月一直插科打诨,她也没见欢颜,等到日头差不多落山了,她才对元卿凌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元卿凌见这个时候,人应该都带走了,她回去也无碍,遂道:“我送您回去。”

    “不必了,我一个人走走。”安丰王妃说完,便走了。

    容月是很怕她的,虽然今日一直嘻哈笑闹,但是对着安丰王妃那张冷肃的脸还是心里发毛,如今见她走了,便问元卿凌,“你说她回去见到宝亲王被抓走了会不会很生气?她那么聪明,肯定想到我们串谋调虎离山的。”

    元卿凌轻叹,“你也说她聪明了,她怎么会不知道?”

    容月一怔,“你说她知道太子要抓宝亲王?那她还跟你出来?”

    “只怕我不去找她,她自己也会找个借口避开。百度搜索,更多免费阅读。”元卿凌真心敬佩安丰王妃的深明大义。

    日头倾斜,金色的光芒还染着天边的云彩,晚霞绚丽,这等美丽景致,在这深秋清寒里,却显得十分悲凉。

    安丰王妃一人独行,迟迟没有回去宝亲王府,转了数次,被一袭红衣拦下。

    “久闻王妃盛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

    安丰王妃看着眼前这张年轻俊美的玉面公子,皱起了眉头,“你就是鲜卑的红叶公子?”

    “王妃慧眼!”他施礼,文质彬彬,“在下正是红叶。”

    “有事?”安丰王妃问道。

    “确实有一事想与王妃谈一谈。”红叶公子笑意盈盈,“还恳请王妃移驾。”

    “好,听听你有什么说的。”安丰王妃眉目冷淡,与他一同进了附近的一家茶馆里头。

    方一坐下,安丰王妃便道:“我这人做事不喜拖泥带水,有事说事就行,场面话一句不必。”

    红叶公子略怔后微笑,“素闻王妃是个果敢爽直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这句已经是废话!”安丰王妃看着他脸上挂着的浅淡笑意,伸手拿了茶壶过来,满下了自己的一碗,便把茶壶推过去,“说事!”

    红叶公子有些讪讪的,方才的自若whhryl.com也减了几分,“好,既然王妃爽快,在下也不拐弯抹角了,今日王妃去了冷宅之后,太子便带人抓走了宝亲王,此事想必王妃心里有数,不必在下赘言,宝亲王自小是王妃抚养长大的,叔嫂情分,却情同母子,想必王妃不愿意看到宝亲王被判死罪,在下有一法子,可助王妃一臂之力。”

    “助什么?”安丰王妃眸子里冷光一闪。

   &nbsxgchotel.comp;“这……自然是助王妃救出宝亲王。”红叶道。

    “为何要救他?”安丰王妃喝了一口茶,冷冷地问道。

    红叶笑笑,狭长的凤眸里有锐光闪烁,“王妃让在下有话直说,怎么到您这了,您就拐弯抹角起来了呢?您是明白在下的意思,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也省去了一些虚伪客套的话。”

    安丰王妃眸色微愠,“我的话很明白,为何要救他啊?你是要我徇私枉法吗?”

    红叶脸上的笑容收敛,认真地看着安丰王妃,“所以,王妃是打算眼睁睁地看着他上刑场了?您可知道,他犯下的是死罪?”

    安丰王妃冷道:jsshcxx.com“你也说他犯下的是死罪,既然是死罪,就得按照国法处置,太子抓走了他,判刑也好,斩首也好,那也是他罪有应得,谁救他,便是无视国法。”

    红叶公子许是没想到王妃会有这样的回答,一时怔然,“王妃这话,实在是叫在下意外。”

    “有什么意外?”安丰王妃眸色微愠,“律法是一个国家最后的底线,在北唐,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救犯法之人,便是徇私枉法按同罪论之,我不知道你们鲜卑是不是也这样,但如果不是,我可以把话说在前头,鲜卑必亡!”

    她把碗扣反在桌子上,从袖袋里丢出几枚铜板,“我与你没有交情,不必你请我喝茶,失陪!”

    说完便起身走了。

    红叶公子提着茶壶,慢慢地给自己斟茶,端起来凑到唇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安丰王妃的背影。

    一名青衣人进来坐下,看着红叶公子道:“公子,您觉得她是口是心非吗?要不要再试探一下?”

    红叶公子摇摇头,“不必了,她说的话是真是假,我能看出来。”

    “您是说,她真的不救宝亲王?”青衣人怔了一下。

    “只怕不会救。”红叶公子淡淡地道。

    “这女人太铁石心肠了吧?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孩子,怎么能不救?如果她不出面,宝亲王岂不是必死无疑了?可兵舆图我们还没拿到手啊。”

    “另想法子吧。”红叶公子白净俊美的面容上,略略地透了一丝焦虑,青衣人是从未见过公子会有为难的时候。

    青衣人不死心,继续说:“属下觉得,安丰王妃未必真是见死不救,兴许是不愿意露了心思叫人防备,如果她愿意出面去救,想必明元帝也得卖她这个面子,公子,那兵舆图只有宝亲王知道下落,如果不把他救出来,只怕我们便与兵舆图无缘了。”

    “兵舆图未必在他的手中。”红叶公子盯着茶碗上的图案,“或许兵舆图真的丢失了。”

    “怎么会?”青衣人摇摇头,“他冒着生命危险投来的,怎么会轻易丢失?属下怀疑他留着兵舆图自保。”

    红叶轻轻地敲着桌面,沉声道:“先别猜度太多,继续打探一下,京兆府虽然抓了人,但是这些天并未从他的手中拿到兵舆图,可见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人抓走了,审问,判决,到处斩,起码折腾个月余,你们抓紧些去查,别被宇文皓抢占了先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