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可以去别庄侍疾

    宇文皓刚离宫,就看到褚首辅的马车在宫门外头候着了,褚首辅叫人上前拦了他,请他上马车。

    马车之上,帘子落下,便是褚首辅微愠的声音,“太冲动了,你这样做会损了皇上的颜面,且你做儿子的当

    殿问他不孝的罪名,岂不是讽刺?”

    宇文皓道:“首辅,本王知道鲁莽,但是这两三天下来,都要把我逼疯了,皇祖父的病情不乐观啊,必须要

    快些接受治疗。”

    首辅叹气,“现在你如愿了,可也因此丢了官,还被禁足了,你这段日子的辛苦,白费了啊。”

    宇文皓笑了笑,“乐观一些,至少这太子之位没废啊。”

    “再这么下去,迟早的事。”首辅担心地道。

    宇文皓看着他,“首辅,您老也别太激动,这事没您想的那么悲观,我今日在朝堂之上,这样顶撞父皇,他

    看着是震怒,可并未严惩,不过是削官禁足,您想过吗?以父皇对我之严厉,若真的雷霆大怒,对我失望透

    顶,怎止这样啊?”

    “还要怎么样?都削官了。”首辅真没办法乐观。

    “削官,可没许了京兆府尹给任何人,还叫老七接管了京兆府,人人都知道老七是我的人,大权并未旁落。”

    首辅怔了一下,“殿下的意思是?”

    “这或许另有内情!”宇文皓越发肯定了。

    首辅狐疑地看着他,“你觉得是什么内情?”

    “首辅就不曾怀疑过父皇对皇祖父的态度为何会改变这么大吗?”

    “倒是怀疑过……”首辅沉吟了片刻,“只是纵观全局,皇上没有必要弄这么大的一台戏啊,眼下没发生什么大

    事,百官奏章都是先走了老夫这里,各州府递呈大事小事,老夫也是先zyxta.com过目了再递呈御前,眼下除了鲜卑北

    漠大患之外,国内是太平得很,最重要的是,皇上若是别有安排,那定是针对京中的变故,可京中连京兆府

    和禁军都不知道的事情,会是什么事情?”

    宇文皓看着年迈的首辅陷入了苦恼的沉思之中,眼前此人,在北唐那叫一个呼风唤雨,说掌控了北唐的半壁

    江山一点都不为过,他也习惯了事事都了然于心,尤其当今圣上登基之后,圣上的一举一动,他全部都看在

    眼里,www.jxpxxs.com不需要怎么揣摩,皇上的心思都瞒不过他。

    如今是头一遭,他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

    “殿下当真这么乐观?”褚首辅干脆也不想,直接问宇文皓。

    宇文皓点头,“是的,往好的方面去想。”

    宇文皓心里其实并不真的那么乐观,但是,他不能是首先悲观的那一个。

    马车把宇文皓送回了府中,元卿凌在府中等待,看到他平安回来,别的什么都不问,先抱住了他。

    宇文皓也伸手抱着她,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老元,父皇准许你去别庄。”

    “真的?”元卿凌有些不敢置信,“代价呢?”

    “我削官禁足!”宇文皓可怜兮兮地道,但是眉目里却是释然一片。

    元卿凌豪气凌云,“这京兆府尹不干就不干,我养你。”

    “以后请多多关照!”宇文皓当下答应以后待在家里带孩子吃软饭。

    元卿凌拉着他坐下来,让他把殿上的事情都告知她,说完之后,元卿凌安慰道:“不怕,禁足和丢官都是小

    事,没被废就好。”

    “这太子之位,你倒是真在乎。”宇文皓整个人松懈下来之后,打趣地道。

    “这是皇祖父的期盼。”元卿凌说完,走到外头喊来蛮儿,“收拾东西,我们连夜赶往别庄。”

    “我没办法陪你一块去了,我得在府中禁足,不过你放心,等过了两天我会想办法偷偷跑出去找你。”宇文皓

    说。

    “没事,你就在府中好好照顾孩子,享受一下悠闲的日子,这不快要过年了吗?府中里里外外的事情很多,

    你帮着汤大人分担一下。”

    “也行!”家务事,小事一桩。

    元卿凌连夜便带着蛮儿和喜嬷嬷去了别院,刚抵达别院,就开始下雪了。

    太上皇被安置在别庄的冬暖阁里头,那边有地龙,烧得暖和极了。

    常公公亲自出来迎接,道:“可盼到太子妃来了。”

    “太上皇情况如何?”元卿凌跺跺脚,把身上的雪花抖落。

    “昨晚咳了一晚上,还是很难喘气。”常公公一边说一边领着她进去。

    福宝从里头跑出来,缠在元卿凌的脚下一味追着,元卿凌弯腰抱起,“好福宝,知道陪着你主人。”

    “福宝可乖了,太上皇病的这些天,福宝一直守着,晚上也不愿意到外头去睡。”常公公说。

    他掀开帘子,轻声道:“太子妃,进来吧,太上皇刚睡醒。”

    元卿凌放下福宝,蹑手蹑脚地进去。

    殿中暖和得很,点了龙涎香,这香气清冽,闷气的时候闻到这个香味,会让人倍觉清爽www.xgchotel.com。

    太上皇躺在床上,盖了一张厚厚的棉被,脸上有些青,睡眼惺忪,看着就是刚醒的样子。

    看到元卿凌来,他精神振作了些,慢慢地坐了起来,哑声道:“来了!”

    气息还是略粗,呼气吸气的时候,他得比较费劲。

    元卿凌提着药箱走过去,半跪在床前,“来了!”

    这个老人,就那样虚弱地躺在床上,元卿凌不知道明元帝到底筹谋什么,但是利用了太上皇的病,这点让她

    不能原谅。

    心头一酸,哽声问道:“皇祖父,哮喘好些了?”

    “好多了!”太上皇瞧着她的眼睛,“哭什么?”

    “想您了。”元卿凌擦了擦眼角。

    太上皇一怔,凌乱的眉毛慢慢地弯下来,注视着她,“又不是小孩,说什么幼稚的话?”

    他伸手往胸口压了一下,腹部抬起,像是用力地挤出一口气。

    元卿凌听得气管发出丝丝丝的声音,打开药箱取出了布地奈德,开封之后,扭了一格,“张嘴包住着嘴头,

    用力吸一口之后憋住不许呼吸,我说可以呼吸的时候才呼吸。”

    太上皇就看着她把一管白色的东西往他嘴里塞,他下意识地听话,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屏住呼吸。

    “一,二,三,四,五,好,呼气!”元卿凌坐在了床边,伸手轻轻地梳着他的胸口。

    太上皇憋得脸色通红,听得说呼气,遂深深地呼了出来,皱起眉头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