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不领情

    齐王说完之后,喝了一口茶继续跟宇文皓说:“这一次四哥的人全力举荐,加上原先就有支持二哥的人,父皇虽然虽然不大情愿,但是最终只能同意了,五哥,这事我琢磨着有些不对劲啊,这事为什么四哥不愿意去呢?他是鸿胪寺卿,而且这一次能接洽其余六国的人,对他来说,这是一个立功出风头的好机会啊,你觉得不对劲吗?”

    宇文皓无奈地道:“肯定不对劲啊,这若是只是寻常的事,老四怎么会找那么多人出来的举荐?他心里清楚

    这一次去肃国,肃国是有动静的,所以避开不去。”

    齐王白了一张脸,“天啊,会是什么动静?二哥会有危险吗?那得赶紧告诉他去啊。”

    宇文皓也不想他太担心,“只是我们的猜想,你先别去找二哥,我会跟他说的,你这咋咋呼呼的性子回头吓着了他,他看着份儿大,胆子比谁都小。”

    “那你得赶紧找二哥说说,提醒提醒他,我就知道老四没好心,这小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齐王都www.jxpxxs.com忍不住骂脏话了。

    宇文皓把他劝说回去,然后叫汤阳请孙王过府。

    孙王府如今可热闹了,这消息传出来,孙王妃给下人是一通赏赐,兴高采烈之际,汤阳来请,她也一同给汤阳赏赐了,说叫汤阳沾沾喜气。

    汤阳真是哭笑不得,急忙地带着孙王走了。

    孙王心里确实也美滋滋的,见到宇文皓,便高兴地一拍肚子,“老五,等哥哥从肃国回来,给你在父皇跟前好好美言几句。”

    宇文皓见他喜气直冒的油光面容,不禁叹气拉着他进了书房,“你高兴坏了吧?”

    “可不?”孙王瞧着他,“怎么?你不替二哥高兴吗?此去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好歹也是本王第一趟公差,若办好了,自然就是立功一件,而且二哥心里也有打算,大兴国大月国都会派人去,顺带洽谈一下两国商贸往来的事啊,促进繁荣嘛。”

    宇文皓没好气地道:“对啊,这么容易立www.jsshcxx.com功的事情,老四为什么就让你去了呢?他自己怎么不去?”

    “这小子也算是他懂得兄友弟恭,比往日好多了,”孙王说着,微怔了一下,“你是觉得他憋着什么坏水吧?会吗?”

    宇文皓道:“憋什么坏水都好,现在圣旨已经下来了,你只能领旨出发,二哥,我跟你说,抵达肃国之后,你要事事小心,不要和肃国的人接触太多,话也尽量不要多说,场面话说了就得了,以防有人给你设下陷阱,这事没那么简单。”

    “会不会是你多心了?”孙王想了想,“这事能有什么陷阱?若肃国为难我,岂不是要跟北唐过不去?洪烈不至于这么傻吧?跟北唐过不去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现在可都跟大周对峙着了。”

    “洪烈就一直跟北唐过不去,那些和睦都是面上的,底下做了多少事你不知道啊?反正你听我的,这一次去,多带几个能耐的人,我日前叫了大苏过去你手底下跟着,你把他带过去,他足智多谋,颇有先见,你带着他我放心一些。”

    孙王是比较乐观的,安慰道:“我看你是多疑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小心驶得万年船!”宇文皓叮嘱一句。

    孙王见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说不好听的话,也没恭喜过他一句,便有些生气了,“老五,你是不是见不得二哥去立功啊?是不是见不得二哥好?”

    www.whhryl.com;宇文皓没想他会这么说,“我怎么会见不得二哥好?我巴不得二哥立功出人头地呢。”

    孙王拉长了脸,“撒谎,你当太子多久了,掌权多久了?你如果真盼着二哥能立点功劳出人头地,之前怎么不提拔提拔啊?二哥不是怪你,只是难得老四这一次做了个顺水人情,让我能出去跑跑,见识世面,你净说些不好听的,真叫人心凉。”

    他看到宇文皓震惊的脸,觉得自己说得也有些过分了,但是正兴高采烈之际也不想和他说些扫兴的话,遂淡淡地道:“我过两天就出发了,明日在府中设宴,你禁足期间不能来,我会命人给你送酒,算是你为我饯行。”

    说完他就走了。

    宇文皓有些被打击到,不是因为二哥对他的话存疑,事实上这个时候他正高兴着,说这些话着实是扫兴的,他不执怪这个。

    他觉得愕然的是他竟说在掌权期间不曾提拔过他,这话在这当下说出来,可见他心里一直都介怀此事,可他从不曾说过。

    汤阳在外头听着,孙王走了之后,汤阳进来道:“殿下别放在心里,孙王殿下把人想得太美好了,以为安王真心提拔他。”

    宇文皓苦笑,“他其实也在意我不曾提拔过他,其实我不是不想提拔他,只是他的性子比较温吞,危机意识

    也不够,若能挂个闲职是最理想的,日子平平稳稳地过有什么不好?我若能选择,也愿意当个富贵王爷。”

    “总有一天,孙王殿下会知道你其实是在保护他的。”汤阳道。

    宇文皓摇头,“或许我一直都想错了,我认为他合适做个闲散王爷,不意味着他自己也想当个闲散王爷,人生在世,谁没点志气呢?他也是皇家出身的天潢贵胄,想干一番事业有什么错?”

    “想干事业,也得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啊。”汤阳其实觉得孙王殿下就做一个安逸的富贵王爷很好,在鸿胪寺挂个闲职,每日按部就班,多好啊。

    至少,不会有太多的风险,有些人天生不能承担风险,没有这个能力,就管好自己的心。

    孙王气呼呼地回了王府,孙王妃见他兴高采烈地去回来就拉长个脸,便问了他,“谁惹你生气了?”

    孙王对王妃是没有隐瞒的,生气地道:“本以为老五会替我高兴,殊不知,一顿冷嘲热讽,说这可能是老四憋的坏水,扫兴得很,他就是看准了我没本事,立不了功,瞧不起我。”

    孙王妃诧异地道:“怎么会?老五不是那样的人,是不是你误会了他的意思啊?”

    “就没误会,他还千叮万嘱叫我小心这个小心那个,甚至叫我到了肃国之后话都不要多说,仿佛我是个笨蛋,还得提点我怎么说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