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又怀上了

    两天之后,宇文皓被封为援周大元帅,扈妃的父亲老扈为将,率领十万兵马出京。

    九皇子宇文天首战,也跟随大队伍而去。

    元卿凌于城门相送,亲自为宇文皓整好战袍,眸光坚毅地道:“我等你回来。”

    军士列阵,他不能把她拥抱入怀,只是执着她的手道:“你放心,此战一定大胜,三个月后,在这里接我。”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扬袍上马。

    战鼓齐发,大军开拔,旗帜飞扬,浩浩荡荡地出发。

    齐王和袁咏意大婚没有大肆铺张,十分低调,原因很多,二婚,打仗,不过这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袁咏意怀上了,推算了一下,正好就是太上皇下药那一次。

    齐王在京兆府任代府尹一职,虽然是代的,但是也算是升官了,娶亲,媳妇怀孕,升官,齐王算是活到了人生的巅峰。

    他求到元卿凌面前,要元卿凌帮忙监察袁咏意的胎,紧张得不行。

    元卿凌对于是否回去注射药物一事还十分犹豫,倒不是信不过方丈,只是觉得其中有太多太多的疑点了,方丈跟她分析了一大通,但是最后却是毛遂自荐,而且,认识方丈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他眼底有发热的光芒。

    她可以理解科研人士的执着,但是,其实她隐隐意识到,这种药物的开发,可能会导致一场混乱的产生,会改变一些什么东西,偏生如果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没有办法得知,没办法一同解决。

    她可以确定自己原先研发的药物已经被销毁了,如果方丈回去,意味着一切要重新再来,是否能在三个月内研制出来,再注射进自己的身体里,这同样是未知之数。

    种种的不确定因素,让她陷入了矛盾之中。

    平心而论,方丈不是坏人,没什么多大的野心,也就是一股子热情执着而已,科学不断进步,是有赖于这一类人,她原先也曾是这样的。

    方丈原先说在王府住两三天,但是一直没等到元卿凌的答复,已经住了有半月之久。

    半月内不问,静心等候,不过,zyxta.com到第十六天的时候,他找到了元卿凌,请她尽快下决定,因为拖得越久,对她越不利。

    元卿凌去找到了元奶奶,跟她说了这件事情。

    元奶奶认真听完她的担忧,道:“你如果回去,你未必能再回来,这个风险很大,你是否愿意承担失去丈夫孩子的风险?”

    元卿凌最纠结的便是这个,她摇头,“我怎么会舍得?”

    “那你只能选择相信他了,否则这里的一切你就得做好舍弃的准备,这样对你的丈夫孩子未免太过残忍。”

    元卿凌沉默了,是的,如果她回去,是真要做好舍弃这里一切的准备。

    来这里三年多了,在这里有亲人朋友学生病人,一张完整的关系网,她能否撇下?

    “当然了,你回去并www.xgchotel.com非一无所获,至少,能陪在父母哥哥的身边,还能继续你的研究。”元奶奶看着她,“这需要你自己去衡量谁重谁轻。”

    “没办法衡量。”元卿凌叹气,“奶奶,这怎么可以衡量呢?父母亲人孩子丈夫,在我心里的分量都是一样的。”

    “这就是选择的苦恼,若没得选择,你能坦然留在这里。”元奶奶知道她为难,握住她的手语重心长地道:“你爸爸妈妈已经知道你在这里了,知道你过得很好,他们是可以放心的,但是老五和孩子,他们更加的需要你。”

    元奶奶说着,微微怔了一下,手慢慢地手背摸上脉搏,满眼惊喜,“凌儿,你怀孕了。”

    元卿凌懵了,“这怎么可能?”

    “你自己没感觉吗?”元奶奶笑逐颜开,高兴得不得了。

    元卿凌拿出药箱打开,果然见里头躺着一排测试纸,她苦笑,“真不是时候啊。”

    元奶奶嗔道:“怎么不是时候?我觉得是很好的时候,至少帮你做出了选择。”

    她叹气,那倒是。

    只是费解得很,自打生了孩子之后和老五在一起,几乎都有采取避孕的措施,那么零碎一两次没用,就怀上了?而最重要的是最近因为各有各忙,都很少在一起。

whhryl.com     想起怀中三胞胎的苦,元卿凌真是怕得很,和老五也都商量过不生了,没想就这么意外地怀上了。

    而且老五还出征了,三个月回来,看见他挺着肚子,怕也是要吓傻了吧?

    她自己回去验了一下,不得不赞叹奶奶把脉的功力确实厉害,测试纸上是刚刚显示出两道,还比较淡,她自己推算了一下,应该就是老五出征前两天晚上犯下的罪。

    怀孕了,元卿凌和第一胎那样,心里并没有太大的喜悦,总觉得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她剩下也不到两个半月的时间了。

    但是,第一胎的时候没做好准备,现在她骄傲地成为三个孩子的母亲,第二胎虽然也充满了不确定性,但是她乐观地想,或许如方丈所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她写了一封信交给方丈,让他转交父母,在她家中抽屉里有一个用密码锁锁住的u盘,她研究所有的资料都在里头,密码也写在了信中。

    方丈很感激她的信任,保证说会完成任务,让她能在这里顺利地继续活下去。

    元卿凌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你曾说过,我父母身边有一个干女儿陪伴了他们十年,那如果我没有回去,这个干女儿从哪里来?岂不是改变历史了?”

    方丈看着她,略有些忧郁,“知道我来这里之后,为什么要当和尚吗?”

    “为什么?”元卿凌怔了怔,似乎没听他说过啊。

    “因为我若不当和尚,我就要娶亲。”

    “娶亲怎么了?”

    方丈万般无奈,“反正,我此番回去,历史没有改变,你父母身边依旧会有一个干女儿,那就是我,我会替你尽孝,把你在这里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他们,让他们宽慰放心。”

    “你……”元卿凌掩嘴惊呼,“你挑选的这身体,是女的?你要做女人?”

    方丈看着她,双手合十,“在老衲的眼里,只有众生,没有男女之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