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返京

    明元帝要伸手扶他起来,“父皇,进去说。”

    “不了,孤喜欢坐在这里。”太上皇摆摆手,他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孤喜欢坐在这里很久了,自打退下来,就每天望着这个殿门口,你知道,人都有那一天的,孤静心等待,没有遗憾,也没有期盼,累了大半辈子,总是要走向归宿的。”

    明元帝心弦颤抖,父皇要强一辈子,从不在儿孙面前说这些话。

    他再抽了一口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啊,就有了期待,这日子就仿佛是死水里头混进了一眼泉水,咕咚咕咚地冒着生机,只是,你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泉眼会再被堵死。”

    “父皇……”明元帝听得心里难受,“儿臣知道您爱重太子妃,可她现在的情况还不到最坏的地步,您不能这么悲观。”

    太上皇忽然抬头,“孤和你说过的,既然定下了太子之位,就该为他清空危机,人心是经不起考验的,你原先没有把老四送走,甚至屡次容许他翻身,这是助长他的野心。”

    明元帝轻轻地坐下来,父子两人的轮廓和神情几乎都是一样的,“朕有朕的考量,老五这两年确实很出息,百官归心,几乎无不臣服他的,只是父皇,您可曾想过,这同时也是危机四伏,跟着他的那些人,会慢慢地变得妄自尊大,目中无人,不会再费心政绩,不会再心念百姓,眼中再无社稷江山,只会以伺候好太子为己任,久而久之太子会不会被他们同化?朕原先做的那场戏,是有一部分真的,抬起老四,不是为了制衡太子,而是为了让太子身边的那些人有警惕之心,不要只顾着钻营献媚太子,父皇,这原本也是您教儿臣的帝王术啊。”

    太上皇怔怔片刻,叹气,“是啊,孤没有做皇帝许久了,都忘记了做皇帝的艰难。”

    “儿臣并非是一味地抬起老四,最近他所作所为,儿臣都知道,可这一切都还在儿臣的掌握之中。”

    太上皇点点头,“嗯,你做得对,孤年纪大了,难免会感情用事,你如今送他去了江北府也好,省得兄弟两人闹出皇室惨剧来。”

    明元帝的眸子黯然,老四也是他的儿子啊,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除了帝王权谋,他也是父亲,有父亲的考量,他心里还隐隐有希望,他能迷途知返。

    青山绿水中掩着一条官道,两匹马疾驰而行,于傍晚时分抵达广照府,两人进了城中寻了一家饭店坐下。

    连日赶路,两人风尘仆仆,脸染疲惫之色。

    “爷,今晚只打尖不住店?”徐一抖了抖两条腿,骑马骑得两瓣屁股都裂了。

xgchotel.com    宇文皓摇头,“不,快些回京,今晚还赶路,困了便随便寻个地方歇息一下,这般日夜赶路,估计明日傍晚就到京了。”

    徐一笑着道:“爷,等不及要见太子妃了吧?”

    宇文皓斜了他一眼,敲着桌子,“倒茶啊!”

    “您不是跟太子妃说,让她等您大捷班师回朝的时候在城门接您吗?为什么要先着急赶回去?”

    “惊喜你懂不懂?”宇文皓想起老元,满眼的醉意,不知道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会有什么反应呢?一定高兴得跳起来抱着他的脖子吧。

    “不懂!”徐一不解风情,耸耸肩,“这出来都这么久了,在乎那一头半月的吗?若是让皇上知道您提前回来,不得问罪啊!”

    宇文皓眼底略有得色,“谁让他知道了?本王想好了,回去之后,就带着老元到别院里头陪jsshcxx.com太上皇住一段日子,不忙于政事,终日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等到大部队即将抵达京师,本王再前往汇合,神不知鬼不觉,如此堪称完美。”

    “那倒是!”徐一没有太大的期待,了无牵挂的人就是辣么的潇洒。懒人听书

    两人将就着吃了一顿,喝了点儿小酒便又开始上路。

    马匹跑出广照府的官道上,就看到一个车队徐徐走来,徐一瞧了瞧,“爷,那是不是安王府的马车啊?”

    宇文皓眯起眼睛看了一下,果然觉得车队里有一辆马车十分熟悉,“是他的,他出公差?”

    徐一忙道:“那……那咱得躲啊!”

    他前后看了一下,可哪里还有路躲?那叫一个狭路相逢,除非调头走。

    宇文皓咬咬牙,“快些策马而过。”

    亏得是暮色掩映,两人又是穿着寻常便装,加之马车也似乎是在着急赶路投宿,因此并未留意到快马而过的两人。

    与车队擦肩而过之后,宇文皓忽然策马定住,回头看着那长长的车队,“徐一,你看到没有?后面有些马车驮的不是人,而是东西。”

    徐一方才心虚,没有仔细看,如今便是回头也瞧不见了,便道:“许是带了王妃出门,便这么大阵仗了。”

    “不知道父皇派他办什么差事呢?这么劳师动众的。”宇文皓眸子里闪着困惑。

    “反正不关咱的事。”徐一耸肩,“爷,走吧,别耽误了,快些赶路,您不想早些给太子妃惊喜吗?”

    宇文皓收敛心神,对,赶路要紧。

    两人疾驰在夜色之中,两边黑色巍峨的山不断地往后面退去,归心似箭的人总会忘记路途的疲劳,尤其是即将抵达家门的时候。

    若不是马儿必须要休息,他只怕会直接睡在马背上。

    翌日抵达京城的时候,刚好傍晚,城门还没关闭,两人跟随商队策马进城,便往楚王府而去。

    近乡情怯,这句话充分体现再了宇文皓身上,当马儿转入王府方向,他的心跳忽然加快,尤其看到楚王府外头挂着的灯笼高高悬挂,照得门前石阶一片通亮,家的灯光一下子就充盈了心头,竟至眼底涌上了一丝热浪。

    “徐一!”他忽然回头对徐一笑,声音难忍激动,“到家了!”

    他扬鞭落下,马儿撒开蹄子就跑到了王府的门口,他翻身落马,丢了马鞭快步就上了石阶。

    门房zyxta.com远远就看到两匹马过来了,定睛细瞧竟然是太子,马上出来迎接,“殿下,您可算是回来了!”

    宇文皓抖了一下灰尘,拍着门房的肩膀,“本王回来了,府里一切可好?”

    不等门房回答,他便径直往里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