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你们兄弟的路不一样

    夫妻二人就僵持在这里了,安王妃不善言辞,没办法说服他,但好在人在这里了,就算他心里再想着那位子,也终究千里之遥。

    不过,安王临走之前,倒是对她说了一句真诚的道歉,“那天在马车上我说的话,如今想起来很混蛋,请你原谅,我以后不会再这样怀疑你,但请你也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我始终在乎你,不管我做了多少混蛋的事,我从不曾有过害你的心思。”

    他说完就走了。

    安王妃怅然许久,回去躺了下来,她心里是念着京中,可不能回去啊,一旦回去,日子又得变成以前那样提心吊胆,她已经撕开了这道单纯的面纱,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伪装什么都不知道。

    大军回朝,肃国惨败之后,割让了土地,大周并未侵吞肃国国土,相反,还扶植了原鲜卑圣帝的孙子为帝。

    洪烈战死了,一门可谓惨烈,除了红叶公子,都死了。

    红叶下落已经查探出来,他进入了**,且迅速得到了**北的支持和拥戴,可见他在**已经活动了许久,这是他的退路。

    不得不让人想起,**王十年前被杀**乱作一团,也是他的杰作。

    当然,这只是猜想,没有真凭实据。

   &nwww.zyxta.combsp;**是北唐的国土,只是地处西北,与北漠接壤,汇聚了北漠和**本土的人,**以前和朝廷总是不和,内部也分为南北两派,四十五年前,献帝开始陆续派人进驻**活动,推举了一个**王,这**王自然要忠心于朝廷,因此,北唐得以破除南北分统,政权归一,算是平定**了。

    只不过十年前**发动了叛乱,杀了新任的**王,推翻了属于北唐的管治,**也因此乱作一团,重新分为南北两派。

    北派由巫师和巫女统治,尤其和朝廷不对付。

    南派倒是温和许多,昔日的**王也是南派人,所以,他们比较亲朝廷。

    不管是南派还是北派,都擅长巫蛊之术,这也是朝廷一直认为**是内患的一个原因,瘴气,巫蛊,巫师,这些古老而神秘的手段,让明元帝为之发愁,因为兴兵进驻,不熟悉地形遇上瘴气则损兵折将,所以,大费周章觉得没这个必要,小打小闹不见成效,才会导致今日这样,竟然还被红叶渗透了。

    如今红叶所在的应该是**北一带,这里是由巫师巫女主宰,但是两位巫女一位失踪一位死了,所以权力都掌握在巫师的手中。

    而南派如今好比一盆散沙,没有凝聚起来,只有南派的两位长老苦苦支撑着不被疆北侵吞。

    不过,如今红叶去了**,相信不出一年,疆北也会成为红叶的囊中物。

    这个内患始终会成为北唐的心腹大患,若任由其发展的话。

    好在,如今对外局势稳定,明元帝能一门心思针对**。

    为了鼓舞士气,明元帝在贫困之余,还是慷慨地拿出了一笔银子犒赏三军,立功的一律有封赏,从而提携了一批新晋的武将。

    九皇子宇文天首战杀敌二十三人,让明元帝十分惊艳,除了封将军之位,也终于让他等到了亲王之位,册封为順王,赐府另居。

    赐的府邸,便是昔日宝亲王的府邸,命人修缮了一下,添置些家具,便可搬进去。

    圣旨下来的时候,宇文天便马上去告诉八皇子。管家小说

    八皇子高兴地抱着他又笑又跳,还从自己屋中挑了一大堆的宝贝说是要送给九弟。

    那些宝贝,对旁人来说也就是一些破烂,但是老九知道,对八哥哥来说,这就是珍贵的宝贝。

    他珍藏了许久的玩具,藤球,画笔,他亲手作的画册,还有一个木雕,雕刻的是栩栩如生的老虎,他说以后九弟一定像下山虎一样威风。

    而宇文天则把明元帝赏赐的五百两黄金都分了一半给八皇子,八皇子不喜欢黄金,说母后有很多。

    但是宇文天说这是他自己赚的第一笔封赏,要和哥哥分享,八皇子便都收下,叫人藏在自己的宝贝箱子里头。

    八皇子身边的人,多半是皇后安排过去的,因此宇文天过来找八皇子的事,回头就禀报到了皇后的耳边。

    皇后对宇文天心里头尚有芥蒂,虽然说罗贵嫔谋害她的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但是这些年她刻意刁难罗贵嫔的两个孩子,现在宇文天已经长大,他记起旧事难免会生怨,所以,十分防备宇文天会伤害八皇子。

    她心里很不安,她虽居中宫之位,但是已经得罪了皇上,一个不受宠的皇后,加上一个痴呆的儿子和一个傻乎乎的儿子,娘家又不支持,实在不能皇后安枕。

    所以,再三思量,她还是叫人把宇文天叫了过来。

    宇文天对皇后是十分畏惧的,在以往的岁月里头,皇后的出现意味着灾难的出现。

    但是,在军中历练了一段日子,又上过战场,他知道怎么去克服心里的恐惧。

    来到中宫,他恪守礼仪,向皇后行了大礼。

    皇后对他的态度也客气了很多,毕竟封了王,不能www.whhryl.com像以前那样了。

    以母后的身份,和蔼地问了一下在军中的生活,宇文天都一一回答,不卑www.jxpxxs.com不亢。

    他对答如流,得体大方,但是,皇后心里头却很不舒服。

    以往的宇文天,见着她就想躲,像阴沟里的小老鼠,眼神都是畏缩的。

    现在,他已经不一样了,站在她的面前这个少年,比老八高出半个头,麦色皮肤,年轻俊美,光芒熠熠,便是这殿中的尊贵,也未能令他逊色。

    那小老鼠,终究活得像皇室子孙的模样了。

    唯有她的老八,永远长不大,永远不会有出息。

    皇后压下心头的酸,叫人把五百两金子搬了上来,摆放在桌子上,含笑道:“这些金子是皇上赏赐给你的,送给你八哥不合适,回头被人非议,你还是拿回去吧,再说,你八哥自小就不曾缺过银子,你即将出宫入府居住,比不得在宫里的时候,有些银子旁身是好的。”

    宇文天怔了一下,“母后,这是儿臣得来的功劳,儿臣想与八哥一同分享。”

    皇后笑着压压手,“不必了,你难得立功,兴许这辈子就这么一次,还是自己拿回去,免得回头有人说你八哥还得贪你的功劳才有赏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