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徐一

    

    这个结果,是出乎元卿凌的意料。

    她没有想到穆青青竟然就是**王的侧妃,是蛮儿的母亲,这实在是有些罗密欧与朱丽叶了,对穆青青来说,当时大概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疆北对巫师巫女的要求是很严格的,她们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早就有严厉戒条,她们从被确立身份的那天起,就被告知不可亲近疆南的人,更不要说当时统治**的王。

    巫女看似地位尊贵,但是其实未必得意,否则穆青青不会逃离,故知也不会来到京城。只是,故知倒不像是真的逃离,因为她一直都说想要回**。

    也许,她来到京中,被安王利用其实本身就是红叶的安排?

    如果是真的,红叶此人真是深不可测。

    回去和老五交换了一下信息,老五也表示震惊,“这穆青青也真够有勇气的,要知道,一旦被人发现,她回去可就生不如死了。”

    “怎么说?”元卿凌虽然知道这其中必定有严惩,但是生不如死,也有些夸张了。

    宇文皓道:“听说过疆北的酷刑,若巫女叛变要遭受十八种酷刑,受了这十八种酷刑之后便是剥皮而死。”

    元卿凌吓了一跳,“天啊,剥皮?这太恐怖了吧?”

    “反正,他们对付叛变者的手段都是很严酷的,这样高压的铁腕手段使得人心聚拢,说白了就是叛变的代价太大,付不起。”

    “所以,穆青青这些年一直躲在宫中,宁可受苦,只是这样的苟活本身就生不如死了。”元卿凌算是明白过来了。

    宇文皓扶着她半躺下来,“好,从现在开始,这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你不能再管,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养胎,生个大胖丫头。”

    元卿凌靠在他的怀中,深深地呼吸一口,“这一胎倒是好受很多,没那么大的反应,就是心里始终担心,这药没研制出来,我这每一天都像是偷来似的。”

    “放心,包子一直回去盯着呢,方丈也在观察着你的……脑细胞神经之类是吧?如果有异常他们会马上告诉你的。”宇文皓心里其实也没底,他甚至比元卿凌更怕,因为他全然不懂得,人对于未知的事情特别恐惧。

    他抚摸着元卿凌的肚子,“咱闺女是福将,她开始动的时候,你就慢慢地醒来了,她会给你带来好运的,还有,我还打胜仗了呢,可见就是带福气来的,我都想好了,小名就叫来福,好不好?”

    “不好!”元卿凌嫌弃地看着他,“如果是女孩,你给她起了个来福的小名,她得恨你一辈子。”

    “来福多好啊,好意头嘛。”宇文皓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孩子的小名就是要接地气,什么南星啊,冬青当归田七什么的是好,可就是叫起来不得劲。

    来福,响亮且好意头。

    元卿凌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别说,孩子闹了。”

    果不其然,里头就开始动起来,动得还比较厉害呢。

    宇文皓笑了,“她是高兴,高兴得跳起来。”361读书

    “那你不要叫宇文皓,你叫来福,以后就叫你来福。”元卿凌瞪www.jsshcxx.com了他一眼,喊了几声,“来福,来福,来福!”

    宇文皓慢慢地皱起了眉头,细品了一下,扬手道:“算了,算了,不叫来福,可我脑子里也想不出来什么好的名字来,要不你想一下?”

    “我好好想想,可不能出现上一次的错误了。”元卿凌语重心长地道。

    “那是,白叫他徐一捡了便宜。”宇文皓想起就来气。

    说起徐一,元卿凌道:“徐一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为他说门亲事了?”

    “他讨不上媳妇,人太傻。”宇文皓觉得徐一就不配拥有媳妇,半点风情不解。

    “徐一家里就没会他安排吗?”

    宇文皓道:“他娘亲早死,如今当家的是后娘,顾不得他吧?徐一也很少回去的,你看他这些年,什么节气都在我们府中过,就知道他跟家里头不亲近。”

    元卿凌有些意外,“倒是听他说起过家里,还以为和家人的感情很融洽呢,而且,我似乎听他说起过母亲,还以为是他生母呢。”

    “他自己融洽,一味讨好,但是人家也不大看得起他。”宇文皓淡淡地道。

    元卿凌对徐一家里的情况不大清楚,只知道他父亲也是个当官的,他说起家人的时候,脸上是有光芒的,看得出重视家里,但是又不怎么回去,这倒是奇怪。

    “他跟在你身边当差,难道家里也看不起吗?”元卿凌问道,按说,能在太子身边当差,也是出人头地了。

    宇文皓笑了笑,“他无官无职,他家里头的人认为他在王府当个奴才吧?不过吧,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不大知道,反正徐一这个终日乐呵呵又傻乎乎的,一月回去一次,交了银子吃顿饭就走了,我听他说过,他有个弟弟,考了秀才,全家的希望都放在他弟弟的身上,好吃好喝供着,就盼着着明年秋闱能高中。”

    “他弟弟是后娘生的?”

    “是的,一个弟弟两个妹妹,都是后娘生的。”

    元卿凌埋怨地看着他,“你怎么也不管管他的事呢?好歹跟了你这么多年。”

    宇文皓失笑,“人家家事啊,怎么管?而且徐一也没有觉得多难受,他自己愿意,千金难买人愿意,是不是?且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按说不会怎么刻薄他啊,如果真刻薄了,他还愿意回去交银子吗?他后娘大概是不怎么好管他,毕竟也大了,又是前头婆的儿子,怎么做都是错,干脆少做让他自己做主。”

    元卿凌道:“别的事情可以不管,但是他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当了太子,身边也可以有府臣,为何不为他请个官职?”

    宇文皓叹气,“老元,若我为他请了官职,便要设立一个东宫或者太子府邸,这规格得按照朝廷官员制度来办,那样管着规矩的人太多了,我始终不入东宫就是因为这个,而且,一旦设立了小朝廷,我们的言行举止,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得提交去再三商议,会有人逼着我来娶其他女人,繁衍子孙,要设门下坊、典书坊、左右卫,会有要求我开太子学堂,讲学,会有议政大臣一同参政议政,你不能随意出门,出门得一大堆人跟着,反正,一堆一堆,能把你烦死为止,所以,你确定要为徐一开这个先例吗?”

whhryl.com    www.zyxta.com;元卿凌吓了一跳,忙摆手,“我们和徐一没有这么熟。”

    “所以啊,我们要尽情地享受太上皇为我们谋取的福利,楚王府一天还是楚王府,我们就按照王府的规矩办。”宇文皓鸡贼地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