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笑红尘

    

    蛮儿听了晴姑姑的故事之后,一直都打不起精神来,觉得圣女很惨。

    原本她觉得是个有趣的故事,所以也打算讲给元卿凌听,可听完之后,便觉得不合适,免得让她也跟着难受起来。

    但是,她一味心不在焉,倒是叫元卿凌看出来了,问道:“蛮儿,怎么回事了?

    一晚上见你愁眉苦脸的。”

    元卿凌其实有些担心晴姑姑跟她说了她的身世,但是又觉得晴姑姑不至于这么盲目。

    “奴婢没事啊!”

    蛮儿堆起眉头,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地叹了一句,“就是觉得那位圣女很惨。”

    元卿凌看着她,“哪位圣女很惨?”

    蛮儿到底是藏不住事,便把晴姑姑说的故事都告知了元卿凌。

    说完之后,元卿凌怔然许久,蛮儿自己也是泪流满面,“对不起,奴婢实在不该跟您说这些,让您也难受。”

    元卿凌收敛心神,摇摇头看着她道:“没事,这只是一个故事,不是真的。”

    “奴婢觉得,她像是在说自己,奴婢看到她想哭的样子,仿佛是说她自己。”

    “想哭也不代表她说自己,你听了她讲的故事你也哭啊,这只是人的同情心,好了,不要想了,早些回去梳洗睡觉吧。”

    元卿凌怕她又胡思乱想,又会做出跳湖那样的事情来。

    “那奴婢告退!”

    蛮儿福身退了下去。

    元卿凌看着她的背影,心底确实伤感。

    穆青青是个敢爱敢恨的人,她一定是爱惨了南疆王,才会不顾一切地背叛疆北和他在一起生儿育女,如此深爱的两人,却要天人永别,怎不叫人惋惜伤心?

    她最近也有些多愁善感,或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总会从别人的身上想到自己,如果她是穆青青,惊闻噩耗,回去看到一切都变成了灰烬,夫婿连尸体都没了,孩子也不知道生死,只怕她不死也会疯掉。

    晚上老五回来,她把此事转述。

 www.zyxta.com   老五分析了一下,晴姑姑把这些告知蛮儿,等同变相告知,当初入宫所谓行刺的两人,其实有可能是为南疆王托孤,告知朝廷南疆王还有血脉留下,所以他们不是刺客,为他们证一个清白。

    同时,也告知疆北长老杀害南疆王的可能性最大,若要为南疆王平怨寻仇,便找疆北。

    “看来,明日我要入宫一趟,把此事告知父皇才行。”

    宇文皓道。

    “会不会为蛮儿招致灾祸?”

    元卿凌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因为此事一旦皇上得知,意味着蛮儿身份有变,她会走上政治的舞台。

    “无可避免!”

    宇文皓叹息,“她有这份职责在身,她是南疆王的血脉,南疆需要维稳,就一定还有一位藩王镇守。”

    “蛮儿还不行啊!”

    元卿凌担忧地道,“而且,蛮儿的记忆错乱,或许是当初救她出来的人对她下了某一种咒术,我们对这些一无所知,若是贸贸然把她的身份拆穿,不知道她会怎么样,那一次不过催眠了一下,她就跳湖去了,太吓人。”

    “但是你也说她的记忆在慢慢地苏醒,这是迟早的事情,我们如今已经布局了,蛮儿那边,想个法子慢慢地让她知道,我已经派笑红尘的人去了南疆,调查蛮儿的事情,当初她从南疆来的时候,能不引人注目,想必是另外换了一个身份,若能寻到帮她调换是身份的人,或许知道她被下了哪一种巫术。”

    他执着元卿凌的手,看着她轻声道:“我知道你在乎蛮儿,她陪你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救过你,这份情谊难能可贵,但这事瞒不了一辈子,就算我们不揭穿,等红叶和疆北的人来到,她也是要被识穿的,红叶是何许人也?”

    元卿凌心乱如麻,“那我们能为蛮儿做什么?

    如果她非得回到南疆不可的话。”

    宇文皓道:“至少,要为她巩固一方势力,为jsshcxx.com她争取朝廷的支援,让她在南疆站稳阵脚,让她身边有足以信赖的人。”

    元卿凌听到这话,略放了心,便打趣道:“那要不要为她找一位夫婿?”

    “我可不当媒人,再说,咱府中拿不出手的徐一都有了,还能寻谁?”

    他竟还真想了想,“苏老表如何?

    他也老大不小了,还有老王。”

    “他还没媳妇吗?”

    元卿凌一怔,那位天文爱好者老王貌似年纪也不小了。

    “他眼高于顶,通房妾侍什么的,倒是有的,媳妇还没听说过有。”

  &nwhhryl.combsp; 元卿凌摇摇头,“算了,别瞎介绍,不合适。”

    蛮儿性子单纯,王先生看着虽然是文质彬彬,但是总觉得他眼底里有些不那么的……纯粹,不像是单纯的学术爱好者。

    夫妻二人说了会儿话,便听得绮罗报,“爷,笑门主来了。”

    宇文皓看了元卿凌一眼,道:“应该是南疆或者是红叶有消息了。”

    “快去!”

    元卿凌忙道。

    宇文皓执着她的手,“一块去听听,横竖如今也没有你不能知道的事了。”

    “如今没有?

    那往日有么?”

    元卿凌撑着腰,问道。

    “往日也没有。”

    他昂头道,伸手扶着她出门槛,看着她的肚子,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都忘记进宫去问太上皇要听诊器了。”

    元卿凌眸子闪了闪,道:“明天我带奶奶入宫去,我问太上皇拿。”

    “好,那你路上小心点儿。”

    宇文皓叮嘱道。

    蛮儿把笑红尘带到了书房里头,刚坐下没一会儿,宇文皓夫妇便来到了。

    元卿凌进门看到笑红尘,便顿觉眼前一亮,见过笑红尘几次,但是素日里没有妆容,也不怎么打扮,可今日穿了一袭石榴红的云缎羽裙,施了脂粉妆容还颇为隆重,腮红十分明显,发髻上点缀步摇,英气的面容添了几分妩媚热烈,有种艳压群芳的傲气。

    她看到元卿凌,有些意外,“太子妃还没休息呢?”

    元卿凌道:“还不困,听得笑门主来了,便来打个招呼。”

    笑红尘冲她笑了笑,然后看着宇文皓,眼底有询问之意。

    宇文皓扶着元卿凌坐下来,才得空看着她,一看,就怔住了,“你受什么刺激了?

    画得像个猴子屁股似的。”

    笑红尘翻翻白眼,“你懂什么?

    女人就该要这样才好看。”

    宇文皓看着元卿凌,“不要听她的,这样不好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