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亲自去一趟

    

    元卿凌对这些事情都无感了,老五就是有这个贼心,也没有这个贼胆啊,所以,她一边走一边道:“我只是觉得,笑红尘跟了你这么久,你不该对她太刻薄。”

    “我们之间一直都是这样打打闹闹的,和鲁莽,老王,苏老表,这是我们之间的友谊。”宇文皓道。

    元卿凌丝毫不怀疑他们的友谊有多坚固,“其他事情可以打打闹闹,但是你认识笑红www.jxpxxs.com尘这么久,何曾见过她精心打扮?女为悦己者容,她今晚要见的人必定对她有重大意义,她一直都表现得特别紧张,你没看出来吗?”

    宇文皓道:“但她喜欢的那个人,不可能和她在一起啊。”

    “人不会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元卿凌无奈地看着他,谁还没遇上几个渣男?但是经历了渣男之后就不能得到幸福了吗?

    宇文皓被这话锤得胸口发酸,急辩道:“人一辈子就该只喜欢一个人,老元,你这想法很危险啊。”

    元卿凌翻翻白眼,“我和你已经成亲,且至今没有和离的想法,所以我们不能作为例子,但是笑红尘之前遇到的那个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和她在一起,都已成定局,不能再记挂着,笑红尘值得得到幸福,她如果遇到一个好男人,我们应该要鼓励她。”

    元卿凌本还想多说几句,笑红尘确实帮了她很多,不管公事私事,只要有需要她就挺身而出,他们夫妇其实亏欠笑红尘很多,她和笑红尘不大熟悉,所以有些事情她没办法帮忙,可老五应该做好一个朋友本分。

    虽然元卿凌不问,但是宇文皓还是把那个醉春楼头牌的事情交代了一下。

    宇文皓之前针对老四的人做了一番私下调查,发现他们其中有几个人都和一个女子保持密切的联系,他也亲眼见过那个女子出入府邸,所www.whhryl.com以便委托笑红尘调查了一下。

    所以,他怀疑这个女子就是红叶安放在京中的一名探子。

    元卿凌听他说起安王,便道:“老四那边,如今有没有什么消息回来?王妃如何?”

    “老三来过信,说安王妃的伤情如今大好了,老四也看似安分了许多,在那个地方,不安分也不行啊,他这条大鱼,在浅水里折腾不出花样来,只怕是盼着京中搭救呢。”

    “安王妃没事就好。”元卿凌坐下来,觉得腹部顶得有些厉害,气喘不大过来,“今晚不知道包子去不去那边,得问问方丈,进展如何。”

    “自打徐一定亲,这几天府中热闹,来往出入的人多,给他们仨都买了吃的,就不大愿意去了,明日记得叫他去一趟。”

    他看着元卿凌,眉目担忧,“是不是又呼吸不来了?”

    “是啊,顶着难受。”

    宇文皓心疼她,“这一胎是意外,真不能再生了,咱不吃这些苦头,三子一女已经足够完美了。”

    “未必是闺女。”元卿凌还是得站起来,坐着更难受。

    “我问过很多人了,说你这胎肚子圆,是闺女。”宇文皓扶着她,“如果是儿子,肚子是尖的。”

    “你倒成专家了。”元卿凌笑他。

    “人家说,心里盼着什么嘴里就得念什么,我知道看肚子不能作准,可念着总没错。”宇文皓看到她这辛苦的模样,心里就松懈不下来,她既然都遭了这些罪,总得心想事成才好。

    “镜湖那边,你看要不要去一趟?”元卿凌心里不大踏实,红叶去万佛山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他便是再能耐,也不可能真知道她来自未来吧?

    宇文皓也觉得过于诡异,沉吟片刻道:“我过两天亲自去一趟,或许,该与红叶碰个面了。”

    元卿凌本觉得这个时候他不好出远门,但是,红叶去镜湖的事情,还是让她感觉很不安心,去一趟也好。

    宇文皓翌日便进宫去了,把蛮儿的身份告知了明元帝,明元帝早便听得坊间传闻说南疆王还有一个女儿在世,本以为是传言,没想竟是真的,当下大喜,“如此,南疆王的追随者便都能聚拢起来,对我们平定南疆有很大的帮助。”

    之前跟随南疆王的人,对朝廷有归属感,若能聚拢起来,这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不必朝廷费一兵一卒,让南疆两派对抗,便可水到渠成。

    父子二www.jsshcxx.com人达成共识,对蛮儿的身份暂时保密,再派人留意京中最近来往的南疆人,实施入京的管控追踪。

    宇文皓也去了一趟乾坤殿,为那两名刺客正名之后,再叫人去乱葬岗边上火化尸体的地方立无名碑。

    办完这些事,却又忘记了问太上皇拿听诊器,不禁懊恼。

    翌日,他带着徐一这位准新郎出门直奔西洲,临行前,元卿凌交代他,要问那位玉虚道人,前一次去临走的时候曾给过银子让他若有他师叔祖的消息便马上进京禀报的。

    宇文皓当然记得花了大银子捐了香油钱,当时还心疼了好几天呢,那老道若是个诈骗犯,定要把他揪下山去送官究治。

    徐一这一次出门,便多了几分愁善感,马背一路颠簸,他时而便传来幽幽的叹息声。

    “你嚎什么?”宇文皓听了一路也是来气。

    “爷,咱去几天啊?”徐一听他说话,便连忙问道。

    “你别嚎,加快跑,来回就那么两三天的功夫。“宇文皓没好气地道,最近怎么就那么不待见徐大豁呢。

    徐一又嗷了一声,“后天裁缝过来量身做喜服呢。”

    宇文皓扬鞭抽过去,“那便快些,后天不就能回了吗?”

    真是没出息的货,一天到晚就惦着婚礼,这媳妇都到手了,还能跑了去不成?

    徐一便率先跑马在前头引路,争取后天能回来量身做喜服。

    本来这事早就该做了,但是汤大人挑得很,什么料子都说不合适,后大周那边来的云缎色泽鲜明,他才一眼相中。

    两人紧赶慢赶,抵达了万洲,在万洲底下住一晚上,翌日一早便赶往万佛山去。

    两人都是年轻力壮的,上山很快,不过大半个时辰,便抵达了神殿上,找到了那位玉虚道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