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二夫人的担忧

    

    元卿凌也觉得惊艳无比,蛮儿的五官轮廓是比较深邃的那种,往日在府里的时候不怎么收拾,随便挽起发髻,不施脂粉,毛毛躁躁的,但是如今精心打扮一番,异国风情就出来了,且她身材高挑,穿着掐腰百褶裙显得很有气质。

    “傻姑娘,这自然是你,你多好看啊。”

    阿四笑着道。

    绿芽跑进来道:“顺王来接了,顺王今天也穿得好威风啊。”

    大家便与蛮儿一道走出去,果然就见老九穿着一身紫色亲王朝服走进来,头束金玉冠,俊美不凡,青涩之气褪去,倒真是像绿芽说的十分威风。
www.jsshcxx.com
    老九看到蛮儿的时候,眼睛有些发直,等蛮儿走到前来,他才不自然地收回眸光,讪讪地笑了一下,“哟,还差点认不出来,长这么大了。”

    老九这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阿四上前去笑着道:“什么长这么大?

    她本来就这么大,是比原先好看了。”

    老九口误,越发的不好意思,俊脸都红了,威风不过三秒,又恢复了愣头青模样。

    蛮儿脸色绯红,偷偷地看了顺王一眼,道:“王爷今日也很威武。”

    老九红着脸笑,“那是,这朝服不寻常穿,怕穿坏了,今日父皇让本王来接你入宫,寻思就穿得正式一些。”

    “郎才女貌啊!”

    阿四最爱插科打诨,打趣道。

    本是说者无意,可听着有心,蛮儿和老九都心头微动,眸光在空中片刻相接,急乱移开,两人脸上都觉得滚烫火一辣,在南疆的这些日子,朝夕相对,都是年轻男女,若说无心乱杂念,那是假的。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门去,元卿凌站在廊前看着他们,想起老五昨晚说的话,不禁好笑,哪里需要撮合?

    这年纪最是容易动心,也好。

    蛮儿被封为南疆王,受封之后,正式是北唐南疆的女藩王,也是北唐第一位女藩王,明元帝还下旨,免去南疆三年的赋税。

    册封之后,明元帝还留了蛮儿和顺王在御书房里说话,与他们商讨三五年的发展方案,修路搭桥,道路通达,则贸易通达,南疆地大一物博也能源源不竭地为北唐输送粮食。

    这番谈话,一直到傍晚才结束,蛮儿和顺王出宫回到楚王府,都快饿坏了。

    其嬷嬷忙去拿些点心出来给他们两人对付一下,等太子回来才用膳。

    元卿凌看着两人狼吞虎咽的样子,问道:“怎么在宫里头没给你们赏吃的?”

    蛮儿喝了一口茶,把喉咙里的糕点咽下去,脖子伸长,“赏了,但是没敢吃,皇上在那盯着呢,莫说吃了,就是茶水我都没敢多喝一口,双腿直打颤呢,皇上问我话,我声音都发抖的。”

    阿四道:“你怕什么?

    皇上又不吃人,皇上可亲切了。”

    “那是阿四姑娘你总是入宫见皇上,我不行,我怕。”

    蛮儿觉得经过今天,以后也不会惧怕任何人任何事了。

    阿四笑了起来,“你以后是南疆王了,就算日后回了南疆,也要每年上京一次述职,每年都得见皇上一次的。”

    蛮儿听得这话就浑身颤抖,忙摆手,“天啊,那怎么办?”

    老九在旁边见她怕成这个样子,便道:“那往后每年本王还陪你。”
www.whhryl.com
    蛮儿脸色便倏然红了,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多谢王爷。”

    阿四成亲之后,对这些男女之事特别敏感,见蛮儿无端就脸红,定是有蹊跷,和元卿凌会心一笑。

    让老九娶蛮儿的这个念头,不止老五有,明元帝也有,老九若成了南疆女婿,很多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但他也没着急办这事,宇文皓说了,他们要留在京城几个月,若刚封了南疆王就赐婚,未免有些刻意。

    且说顾家二夫人那天听了褚明阳说的秘密之后,心里十分纠结,若没这档子事冷静言自然是最好的女婿人选,可他与太子妃之间牵扯不清,就算如今断了来往,日后太子得知追究起来,冷静言也会获罪。

    若康曼嫁了过去,也会跟着遭殃。

    她一时举棋不定,可顾康曼又铁了心要嫁给冷静言,这让她好生为难。

    因此,褚明阳虽然叮嘱说不能问,她还是偷偷地找了顾司来说话。

    顾司知道五妹要说亲的事,且是与冷家说亲www.xgchotel.com,但是顾司认为这事够悬,因为冷家那边没表态,不是说默认,认识是不好当面拒绝,若真有意思,这会儿都已经登门提亲来了。

    没登门提亲,至少证明冷家那边都没有这个意向,就更不要说冷静言自己同意不同意了。

    二夫人道:“你和冷大人之间因着太子也偶尔有来往,你对他的人品……你觉得他平时检点吗?”

    顾司听得这话,有些懵,“检点?

    冷大人洁身自好,那是满朝都知道的。”

    “洁身自好是外人说的,会不会有些隐秘是我们不知道的?

    例如他可有通房,爱不爱去逛秦楼楚馆?”

    二夫人试探问道。

    顾司摇头,“通房没有,至于秦楼楚馆他从不去,他最大的爱好就是下棋,看书,这个人静得很。”

    二夫人把话说得直白一些,“他都这年岁了,不曾娶亲,通房丫头没有,秦楼楚馆也不去,顾司啊,你自己是男人,你认为可能吗?”

    顾司知道二婶想说什么,笑笑,“二婶,冷大人确实是没有,我很清楚。”

    “你很清楚?”

    二夫人便盯着他,“那你如实告诉二婶,他有否与一些已经成婚的夫人保持亲密的往来?”

    顾司愕然,“这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啊,冷大人压根不是那样的人,二婶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小道消息?”

    二夫人自然也没敢说,毕竟这事可大可小,只是勉强地笑了笑,“不是我听说,而是有这个担忧。”

    顾司扬手,“我看二婶也别担忧太多了,冷家有没有这个意思还不定呢,您这都叫人透过风了,冷家那边也没人来说,看样子是没这打算的。”

    二夫人其实也隐隐有这方面的担忧,她叹了一口气,“有什么办法?

    你五妹就喜欢冷大人,非他不嫁了。”

    “原先不是说冷家的三公子吗?”

    “那是庶出的,自然不能嫁给他。”

    二夫人挥挥手,“算了,我就是问问,你回吧。”

    顾司觉得二夫人奇奇怪怪的,但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问,遂回去跟元卿屏说了,元卿屏如今在府中是长袖善舞,与各房关系都打得很好,便道:“我明日刺探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