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当年的肃王府

    

    宇文皓道:“我记事之后,就仿佛是见过两三次,他不常回来,倒是当年父皇未曾登基的时候,带我去过一趟,当时安丰亲王夫妇还是和他住在一起,只是那时候没见着他们夫妇,说是出了一趟门,平南王特别的平易近人,很温和,其余的,也没多少印象。https://”

    “但你对他如此坚信,总有原因。”元卿凌记得第一次提出平南王有可疑的时候,他甚至不曾深思,就马上否定,这份信任www.zyxta.com,仿佛是刻在骨髓里头的。

    宇文皓道:“他与世无争,生活一切从简,除此之外,还给人一种……我如今想起来,应该就是纯净,他的眼睛很透彻纯净,但当时就是觉得他特别好,特别好的一个人。”

    宇文皓自己也没办法说明白这份信任从何而来,所以,顿了顿,道:“或许,等你见了他,你就会明白我这份笃定,他就是有那种魅力,你看到他,就会信任他。”

    听他这样说,又想起三大巨头对他的期待,心里不禁也想快些见到平南王,三大巨头口中的极儿,献帝朝的皇太孙。

    喜嬷嬷在旁边道:“我虽不知朝局,但若说平南王有野心,是很荒谬的,他绝对不可能,他对天下间许多的事情都没有兴趣,过最简单的日子,在摘星楼里苦惯了,他确实是与世无争无欲无求。”

    元卿凌有些愕然,“摘星楼苦惯了?摘星楼不是在肃王府里吗?日子该安逸才是。”

    她记得肃王就是晖宗帝,亲王府邸,能苦到哪里去?

    喜嬷嬷笑了起来,“苦,穷,乱,欠着一屁股债,是当时摘星楼的真实写照,常年缺银子,为了活得好一些,吃得好一些,后来安丰亲王都倡导大家去偷蒙拐骗了,可还是顾不过来,人多,吃得也多,各种开销一样少不得。”

    元卿凌惊道:“偷蒙拐骗?”

    “是啊!”喜嬷嬷捂嘴偷笑,“便我也去库房里头jxpxxs.com偷过东西。”

    元卿凌膛目结舌,“夸张了吧?这王府的亲贵,竟混到这个地步?”

    “主要是欠账,欠太多太多账了,为了还账,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安丰亲王自己的俸禄与食邑都得拿出去做抚恤金,摘星楼又是在肃王府里头独立出去,吃东宫的份例……”

    元卿凌打断她的话,“怎么是吃东宫的份例?”

    喜嬷嬷想起当年,既是好笑也回味,“当时安丰亲王兼祧两房,皇长房是他承继的,肃王府中不供应,便吃东宫的,吃东宫的吧,东宫本身养的人就太多,太子当时又欠下太多的银子,没办法啊,是真的苦。”

    元卿凌有些不能想象这样的情况,皇家亲贵,欠下一屁股债连日子都过不下去,还得由大主子带着出去偷蒙拐骗?是真的偷蒙拐骗?

    她想起安丰亲王,总无法把那威仪万千的人与偷蒙拐骗四个字对上号来,她看着宇文皓,问道:“是这样吗?”

    宇文皓吃着糕点,“听说过当时是挺苦的,但当时皇祖父说的是因为jsshcxx.com献帝爷节俭,国中也是提倡节俭,所以才会朴素度日。”

    喜嬷嬷笑了,“那是好面子,穷成那样子,好意思说自己穷吗?肯定说节俭。”

    喜嬷嬷笑罢,却又轻轻地叹气,“可我这辈子,如今都六十多了,最开心却是那段日子,苦,苦得真的很开心。”

    元卿凌看着她痴痴的眼神,不禁对他们那段摘星楼岁月十分好奇,摘星楼里出的人,如今都响当当的,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地?竟然出了一朝皇帝,两朝首辅。

    逍遥公曾也任过首辅一职的,她记得。

    “如今肃王府还在吗?”元卿凌问道。

    “在啊,不远呢,就在二哥府邸旁边,门牌都没摘,太上皇有命人打理,这些年也不曾赐过给旁人。”宇文皓道。

    喜嬷嬷问道:“太子妃想去看看?明日陪你去便是,我也是许久没去过了,这些年,忙里忙外,前事仿佛都褪尽了,也是出府这几年,才会偶尔想起前事来。”

    元卿凌道:“好,也好!”

    不知道为何,她对那段历史特别感兴趣,对曾经生活在摘星楼里的少年,也十分的敬慕,时光流逝,人和容貌都会变,但应该是有些痕迹留下来的。

    翌日,喜嬷嬷就带着元卿凌去了一趟肃王府。

    肃王府的匾额还高高悬挂,只是牌匾已经陈旧,门楼上结着蜘蛛网,虽说是有人打理,但总不乏敷衍之人。

    门前的两尊石狮子,也封尘了,看着就是许久不曾擦拭过。

    沉沉大门被推开,发出古老的咿呀声,一眼看进去,却见院子里杂草横生,竟也有一人高了,落叶堆积发出腐败的气味,喜嬷嬷当下就皱眉,“怎地没人整理?这么长的草,怕是养蛇养老鼠了吧?”

    元卿凌从旁边的廊前绕过,正厅里的摆设规格端正,只是到处都结着蜘蛛网,门上梁上有蛀虫,咬得木缝里有细密的小虫洞。

    进了正厅,里头雕梁画栋依旧,帷幕已经垂下一大块,布满了尘埃,被风吹起了角边,扬起的尘土呛人口鼻。

    一路寻迹而去,来到了摘星楼。

    摘星楼位置和后院都是隔开的,三层的建筑,建筑不大,但院子也还可以,古木参天,有一株槐树从院子里头枝叶茂盛,如今有飞鸟栖息,廊前门下,都是鸟粪。

    “楼顶一般只有鬼影卫上去,他负责看守整个摘星楼的防护。”喜嬷嬷指着上头,元卿凌看那宝塔状的屋顶,在上头蹲着可不容易。

    “没想到那时候就有鬼影卫了。”

    “那时候的鬼影卫,只是一个人,鬼影卫队伍是后来才建立起来的,安丰亲王要办的事多了人手不够用,就开始成立鬼影卫,招的都是落拓江湖中人,管饭给点银子就成。”

    喜嬷嬷带着元卿凌走到廊下,指着那条圆柱,圆柱上有一道裂痕,喜嬷嬷便笑着道:“这里,是安丰亲王与晖宗爷父子吵架的时候,一拳打在了这里的。”

    元卿凌笑笑,又看着正屋里头的家具,见得是各种刀斧加身,破损残旧,又修修补补的,不禁想起梅庄里的家具,也似乎是这样,“看来,安丰亲王喜欢砸东西,从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喜嬷嬷道:“他们夫妇都这样,一言不合就砸,砸坏了没银钱买,又得修,贫贱夫妻百事哀啊。”

    元卿凌笑了起来,“那可真是有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