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引蛇出洞

    

    听得婴儿哭声,他隔着门就冲里头喊,“生了是吗?

    安否?”

    稳婆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欢天喜地,“恭喜王爷喜得明珠,母女平安大吉。”

    他大喜,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他欲推门进去,贵妃却站起来拦了一下,问道:“可处理好了?”

    “娘娘,请稍等,正在处理。”

    稳婆指挥人清理血房,好一会儿才打开了门,还没福身讨喜,安王就已经旋风一般进去了。

    元卿凌正在处理孩子的脐带伤口,他也没看,就扑到了床前,慢慢地俯身,凝望着安王妃,抚摸她苍白疲惫的脸,声音哽咽地道:“辛苦你了。”

    安王妃的声音里透着疲惫,眼底眉梢皆是笑意,“王爷看看孩子。”

    “好,好!”

    安王这般说着,只是回头瞧了一眼,却没走过去,依旧守着安王妃。

    元卿凌处理好之后,抱着孩子过来,放在了安王的手上。

    对安王来说有些猝不及防,婴儿已经放在了他的手上,他不敢动,用别扭的姿势抱着,小心翼翼地瞧着那小小的粉粉的脸,眉目未开,也不知道像谁,可安王心里头却莫名觉得熟悉,觉得许多年前或者上辈子就认识了她,这感觉如此奇妙。

    其实从安王妃怀孕,他对孩子虽然说有期待,可到底不是在他肚子里头生长,他并没什么感情,现在却不一样了。

    这是他的女儿!或许,有些东西,真不是那么的重要。

    安王把孩子放在了安王妃的身边,安王妃侧头看着,心头欣喜。

    “母妃,你看看!”

    安王回头对狄贵妃说。

    狄贵妃脸上含着微微的笑意,自然也是欢喜的,只是心底不免还是有些遗憾。

    她看了元卿凌一眼,说不出的滋味,怎就她一个生了儿子?

    还生了五个。

    离开安王府的时候,容月揉揉傻笑得有些发酸的腮帮子,对大家说:“真好,又一条生命降临。”

&www.jsshcxx.comnbsp;   天色已经黑沉了下来,几人的身影倒影在安王府的墙壁上,新生命的降临,让这个本来不大热闹的王府沸一腾了起来,渐渐远离了那些欢声笑语,容月的感伤就来了。

    元卿凌挽着她的手一道走出去,“宽心,很快到你了。”

    容月勉强地笑了笑,“顺其自然吧。”

    看了安王妃的生产,她忽然觉得,那样的一个生命是需要多么大的福分才能降临啊?

    她一时倒不敢强求了www.jxpxxs.com。

    各自在门口上了马车,分别回府。

    回到府中,宇文皓已经回来了,在书房里头看奏章,元卿凌走进去,给他添了一勺子沉香,他伸出手牵她过来抱在怀中,“生了?”

    “嗯,姐儿!”

    元卿凌靠在他的怀中,轻声道。

    “真好!”

    宇文皓羡慕得很。

    元卿凌便笑了,“怎地?

    又想抢了?”

    “不敢!”

    宇文皓眉目低垂,“谁的都敢抢,唯独他的不敢。”

    元卿凌想起今日安王妃说的话,便拉着他一道坐下来说:“护国寺那边,你可曾有偶尔派人去看过?”

    “不曾,皇家寺院,不能随意惊扰。”

    宇文皓道。

    元卿凌道:“今日听孙王妃说,日前看到有车队进了护国寺,且是从后山进去的,安王妃又说的安王最近去过护国寺几次,我倒是觉得他不是信佛之人,怎地三番四次去护国寺?

    会不会有什么蹊跷呢?”

    宇文皓愕然,“真的?

    他去护国寺几次?”

    “安王妃亲口说的,想必不会有假。”

    宇文皓锁了眉头,想了想道:“我叫鬼影卫去探一下吧。”

    他说完便传了人进来,吩咐下去,让人去护国寺走一趟,盯着可有猫腻。

    “杀害宇文君的凶手可有眉目?”

    元卿凌问道。

    宇文皓摇头,“不曾有什么线索,但如今林霄和那孙掌柜在我们的监控当中,对方也没有轻举妄动,我估摸着,要找个日子离开京城,看看会否引得一些人闻风而动。”

    “离开京中?”

    元卿凌一怔,随即明白他的意思,“你要引杀手去追杀你?”

    “是这么个意思,看看对方都有些什么人,如果派出杀手,能擒获一两人,或许就能把这口子给撬开了。”

    看着元卿凌忧心忡忡的样子,他笑了一下,把她抱在了怀中,“你放心,我既然是故意引蛇出洞,就一定会做好防备,不会有事的。”

    “非得用这般冒险的办法么?”

    元卿凌担心地问道。

    “这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你想啊,如今我与睿亲王摄政,一旦我出事,对方不管密谋什么都将是绝佳的机会,绝不会放过,而且,你以为就我不这么做,他们就不会想暗杀我吗?

    只不过如今我出入都有鬼影卫跟着,他们认为出手风险太大,没有下手,我若离京,部署一番再引他们出手,擒获杀手的机会就大很多了。”

    听着他声声的宽慰,又是各种的保证,但元卿凌心里却是一点都不踏实。

    只是听他这番话也不是随口说出来,像是筹划已久,便是她说不同意,只怕也会瞒着她暗中去办。

    “那既然是要离京,我便与你一道去镜湖。”

    元卿凌道。

    宇文皓一口便反对,“那不可,你不能去。”

    “为什么?

    不是zyxta.com说很安全吗?

    你都部署好了。”

    元卿凌看着他道。

    宇文皓轻轻地为她压好发髻,道:“还记得我们在你家乡的时候,一起跳伞,我们当时不是有过共识,但凡有危险的事,我们不能共同去做,哪怕是丁点儿的危险都不行,我们五个孩子,总得要思虑周到。”

    元卿凌听了这话,想起扈妃对她的嘱托,心头戚然。

    除非孩子大了,否则他们连同生共死的权利都没有。

    “不说这些了,”宇文皓知道她有担心,也不能一下子说服她,便转移了话题,道:“如今老四的女儿出生了,你这个当婶娘的,得好好想想给孩子送什么礼了。”

    “嗯,回头好好想想。”

    元卿凌心不在焉地应道。

    他执起她的手,不无羡慕地道:“老四这小子真有福气,真让人嫉妒啊。”

    元卿凌笑了,“也很多人嫉妒你啊,你真这么想要个女儿吗?”

    “谁还不想要件小棉袄呢?”

    宇文皓抱起了她,眸色深邃,“但下辈子吧,这辈子咱就这五个混世魔王便够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