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控制局面

    

    箭头站着火油,宇文皓抵挡不住的火箭落在了船身上,迅速便烧了起来。https://那船娘子惊叫出声,“我的船,我的船啊!”她想要扑出去,元卿凌忙拉住了她,急道:“你不要出去,危险!”船娘子被元卿凌拉着,眼睁睁地看着一支支的箭落在自己的赖以为生的船上,心疼得无以复加,愤怒地推开元卿凌,然后又扑打过去,骂道:“都是你,你们这些害人精,你们快走,你们走了,他们就会放过我们。”她的手劲很大,一巴掌一巴掌地打在元卿凌的脸上头上,元卿凌躲闪不及,只能一手推了她。那船娘子便倒在地上,嚎啕大哭。那船老大见娘子被元卿凌推在地上,顿时大怒,举着船桨便打了过来,这船舱本就小,船桨很长很大,一扫过来,元卿凌便无处可躲,被他打在了头上,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乌黑。船老大愤怒之中,打了她一下便,抡起反过来想再抽她一板子,元卿凌怕老五为她分心,也顾不得得罪船家,一手拽住了船桨用力一拖,她其实没有内力,但急乱之下,这力气使出来也不小,直接把那船老大拽倒在地上。船娘子刚站稳,见自己男人扑了下去,还以为是中箭了,尖叫一声就冲了出去。元卿凌回头便见那火箭飞了过来,她吓得飞扑过去,把船娘子推倒在地上,避过那箭。但船娘子回头就一脚踹了她,使劲往船老大身边爬过去,跌跌撞撞间站了起来,元卿凌看着那箭不断飞来,心惊胆战间来不及呼叫,便有一支zyxta.com箭迅疾而至,穿过那船娘子的手臂,稳稳插住。船娘子倒在了地上,船老大疯了似的吼喊,抡起船桨打飞过来的箭,想过去扶起娘子。元卿凌却已经快一步把船娘子拖回船舱里头,刚拿出药箱来,却发现船篷被点着了,火势迅速燃起。她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先取出绷带缠住她中箭的上方,压迫止血。那船老大也扑过来了,嘴里发出尖叫声,惊怒着抡起手掌就扑打元卿凌,那长期在水面上混饭吃的汉子,一巴掌一巴掌地朝她的脑袋挥,元卿凌只觉得口鼻出血,几乎没办法稳住。她叫他住手,但是船老大见娘子浑身的血,吓得理智全失,只知道是元卿凌jxpxxs.com害的一味打她。老五急乱之中,回身看了一眼,顿时惊怒,窜进来一脚踢开船老大,抱着元卿凌,看到她口鼻都是血,人也昏昏沉沉的,气得目赤欲裂,恨不得当场杀了船老大。船老大被宇文皓踹了一脚,人也清醒了些,见娘子还在动弹叫痛,才知道娘子没死,哭着爬回来。这个时候鬼影卫已经控住战局,火箭停止飞过来,虽然厮杀之声还在继续,但暂时不会威胁到他们。那伙计也是个机警的,见没有火箭的威胁,马上就打水灭火,一桶桶的湖水浇在船舱上,火势被压住,只发出浓烟。“元,元!”宇文皓抱着几欲昏过去的她,眉间焦灼地喊着。元卿凌清醒了些,拉住他的手,努力撑起头,“老五,你有事吗?”“我没事,我没事!”宇文皓抱着她,嘴里连忙说着,声音都变调了。他狠狠地瞪了船老大一眼,但船老大如今一门心思都在娘子的身上,哪里管他瞪出火花来?虽然形势危急,但是,眼下这两人护妻的架势,倒是一样的。元卿凌拿着药箱爬过去,船老大一把护着,敌意地看着他,宇文皓一手推了他,“混账,给你娘子疗伤!”那船老大才发现宇文皓的凶狠,宇文皓身上这种上位者的威严,还是能镇得住他,他犹豫了一下,慢慢地www.whhryl.com退开,巴巴地看着元卿凌。元卿凌给船娘子打了麻醉,止住了她的痛楚。宇文皓守在门口,心里别提多窝火,这场伏杀,他在出门时发现有人跟踪时就暗中有了准备,一切都安排妥当,老元和船家都保护在内,本无危险,却没想到危险出在船舱里头,老元没被刺客杀死,倒是差点死在了船老大的船桨下。外头战况,渐渐分明,罗将军控制了全场,一场伏杀慢慢地止息了。湖上,除了他们雇来的船与对方的船,基本都走光,湖面上飘着一些杂物器皿,是那些人逃去的时候,为了减轻船上重量,抛弃了迅速逃走的。“爷!”罗将军提着一名黑衣人过来,那黑衣人手臂和胸口中剑,被他压住了脖子逼跪在地上,“他就是行动的策划者,那些杀手都听他的。”宇文皓临风站立,居高临下盯着被罗将军压在了地上的黑衣人,缓缓抬剑挑开他脸上的面纱,但此人的脸一露,宇文皓脸色就变了。“狄中良?”狄中良,是狄魏明的庶子,狄贵妃的庶弟,在狄家的那场风波里头,他几乎是牵连最轻的,因为他只醉心武功,不管任何事,狄家败破之后,处置了一些出头鸟,剩下的严训之后便让他们谋生去。之前狄贵妃也想帮不曾被牵连太过的狄家子弟找出路,求到过元卿凌和宇文皓的面前,但宇文皓和元卿凌都没管。狄中良面容桀骜狂怒,虽是摇摇欲坠,却冲宇文皓呸了一口鲜血,“今天杀不死你,是上天不怜我狄家,但终有一天,四王爷会把你碎尸万段!”他说完,竟是一头便撞在了罗将军的剑上,脖子一扣一扭,鲜血就喷涌而出。他狞笑,鲜血倒灌从嘴里渗出,说不出的瘆人狰狞,身子缓缓地地往前扑倒去,从他身体里流出来的鲜血,蜿蜒过来,渗在了宇文皓的脚下。元卿凌正为船娘子拔箭,听得动静便转头过来,看得这一幕,心头倏然地寒了一下,手中略一慌乱,箭拔出来,鲜血也跟着喷出。她忙地压住,心头说不出的乱,她听得老五叫了一声狄中良,虽不认识,但这狄家的人策划的暗杀,是为了报仇还是被安王所驱使?她不敢想太多,努力凝聚心思,为船娘子医治伤势。“还有其他活口吗?”宇文皓问道。罗将军道:“爷,死的死,逃的逃,已经去追了,若能擒获一二,想必能问出什么来。”宇文皓却认为,便是拿下杀手,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这场暗杀的策划者,已经毫无疑问被认定是狄家。——明天例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