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宇文皓易容

    link href="/r/pic/new_ecss/2028/507952028/507952052/20200409120902/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宇文皓自然知道,且不说百姓,只要不救出安王妃和安之,都不可能对洪烈动手,否则的话,她们母女一定会死在暗探的手中。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本来就有打算是在救下安王妃之后再行动,但是,总得多做几个准备,此计不通,也还有后路可走。
既然伏击不可能,那还是要按照原定计划,确定可以救出安王妃,再设下鸿门宴,总有办法逼得了他来参加。
因为,这鸿门宴是相互的,洪烈也想牵制他,让老四行动逼zyxta.com宫。
千头万绪中,宇文皓已经理出了清晰的脉络。
老四是肯定会行动的,若救出了安王妃,老四会反过来对付洪烈,但是若救不出来,他就只能听洪烈的话,为了妻女宁可背负弑父弑君的骂名。
洪烈为了确保老四能按照他的计划顺利地进行,也一定会确保安王妃不被救出,更会在行动当日,牵制住他。
罢了,还是沿用这个计划吧,其他的办法,总有不周全的地方。
虽然这个法子,也并非是万无一失。
他清晰地梳理了一遍整件事情,蛛丝马迹都不容错过,老四说的那句话,一直在耳边徘徊,窝囊废,无用,说的一定是赵宏放。
他确定赵宏放关押了安王妃和孩子?
还是说这赵宏放因报仇不会放过安王妃?
又或者说,赵宏放是京中暗探的主事?但显然这个不是啊。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刚刚理清的脉络,因着这个赵宏放,又有些乱绪了。
他抽调出赵宏放的资料,慢慢地看。
赵宏放是在太上皇朝二十五的时候入伍,因立下战功被提拔,后剿匪又立下了功劳,扶摇直上,封了个五品将领。
资料里有元帅对他的评价,其中扈家老头曾说他性子虽是暴躁,却有仗义之心,许多将领对他原先的评价都不差,怎地当日出征,会去酗酒,再于阵前胡言乱语?
为了调查清楚,他再传了一下鲁莽将军,让鲁莽将军问一下往日与他来往比较亲密的军士。
事情虽然过去了好些年,但军中的日子简单,且赵宏放这事着实是不可饶恕,所以记得的人还很多,鲁莽去一打听,便打听出了一些门道来。
他告知宇文皓,说当时与赵宏放一道去喝酒的还有另外一人,那人如今是南营将军,和赵宏放一同从军,叫方木宇。
当时的方木宇只是一名士兵,还不曾立过军功,又因他得了病,那场战事他没有参与,没在出征名单中。
据当时与他们熟悉的人回忆,说当时方木宇是为了给赵宏放饯行,预祝他大捷归来,立下战功,便邀他一道喝酒去。当晚他们说了什么,无人知道,但是显然回营的时候,方木宇jxpxxs.com没有喝醉,而赵宏放喝得是酩酊大醉,导致翌日点兵的时候,他醉意未醒,说了很多动摇军心的话jsshcxx.com,被安王惩处。
鲁莽将军说完这些客观情况之后,又道:“你还记得老白吗?”
“老白?当然记得。”宇文皓道,老白曾是他的麾下,与他一道上过几次战场,怎么会不记得?
“老白告诉我,当时他与方木宇比较熟悉,说方木宇曾私下说过赵宏放的坏话,嫉妒赵宏放被提拔为将军,而他们是一道入伍的,却还只是小兵一个,那一场战事,他出征无望,是断没办法立功的。老白曾听得他说,赵宏放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老白还问过他什么意思,他就笑着解释说赵宏放这一次肯定会立功,立功就会再被提拔,到时候可能要入朝当官了,往后会忙于政务军务之类的,过不了这空闲的好日子。老白当时觉得这话解释得有些牵强,可想着他和赵宏放的关系这么好,按说不会背地里耍什么滑头,其实赵宏放出事之后,他也怀疑过方木宇那晚与赵宏放吃酒是不是说了什么?这赵宏放性子耿直,有话直说的,其实那场战事我们胜利是侥幸,若真论起来,赵宏放说的话没有错,以寡敌众,实在危险,可那话也不该在阵前说,动摇军心嘛。”
宇文皓听了这些话,想了想,“就算是方木宇曾摆过他一道,但老四驱逐他出营,夺了军职,打了棍子再关押起来,他恨的人还是老四。”
鲁莽将军轻叹,“这就得看赵宏放是怎么想了,其实当日他着实是出言无状,都要上战场了,怎还能说那样的话?若动摇了军心,得害死多少弟兄?若是我犯下这样的糊涂,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更不会因此记恨安王,甚至还会对他生出愧疚之心。”
宇文皓一怔,鲁莽这个想法,其实但凡有点忠义心肠的军人都会这样想,着实是自己先犯军纪在先,且这还不是小罪,若真计较起来,或还能论个死罪,斩杀于阵前。
尤其在他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杀了他立威,更能鼓舞军心。
当然了,这得看赵宏放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眸光不由得再落在了赵宏放的资料上,若没出这事,以诸位将领对他的评价,以及他曾立下的军功,此人成为大将的可能性很大。
斟酌了片刻,他传了徐一进来,道:“请冷狼门擅长易容的人来一趟,本王要见一见这个赵宏放。”
老四告诉他的信息,未必这么简单,原先总想着这个赵宏放是暗探,从不做他想。
冷狼门擅长易容乔装打扮,派了两个人过来,不过半个时辰左右,宇文皓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花白的头发,额头上有几条抬头纹,两颊有些老人斑,后背塞了东西,迫使他走路的时候必须稍稍驼背弯腰,嘴唇不知道涂抹了什么东西,看着比原先大了许多,且唇角耷下,一眼看过来就是一个人正儿八经衰老的模样。
“爷,您老了就是这样的,好难看啊。”徐一在旁边看了许久,怔怔地道。
爷老了真丑。
宇文皓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徐一笑嘻嘻地道:“谁老了也不好看,但这易容术可真厉害啊,属下半分都瞧不出来。”
宇文皓再瞧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他老了真是这样吗?那老元得多嫌弃他啊!
还在找"权宠天下"免费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