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静和的法子

    徐一要当爹的消息,恨不得公告天下,他还喜滋滋地跟府中任何一个进来看他的人说他的厉害之处,分明都喝了去子汤,却还能怀上,这比太子更厉害了吧?

    阿四本来还什么都顺着他,毕竟伤者为大,但见他嘴巴可犯贱的,逮谁都说同样的一番话,就来气了,狠狠地骂了他一顿,他才闭嘴。

    阿四因有小产的征兆,所以被严令在床上养胎,哪里都不许去,徐一内伤未好,也不能走动,夫妻两人就困在宅子里头,阿四的母亲带着侍女亲自过来照顾,徐一自然更加收敛,不敢在岳母面前放肆。

    宇文皓这几天还是忙得很,要参与各种审讯,洪烈的人被捕了不少,必须要从www.jxpxxs.com他们的嘴里撬出是否还有暗线潜伏。

    忙了几天,也差不多妥当了,带着齐王入宫复命。

    明元帝在“病愈”之后,再度临朝,论功行赏。

    这整一个早朝,都在宣布封赏的名单,且特意下了一道旨意来夸赞太子,说他智勇双全又懂得隐忍之道,才可一举把洪烈和暗探全部清除。

    论功行赏中,皇家女婿冷肆被封为北国公,分封临北漠城池,但皇家女婿却不大满意,封地在这么远,且都是荒芜之地,自己分封到那个地方去,租金是没指望收的,若要振兴经济,还得掏腰包,真是名副其实的背锅公。

    徐一被封为太子亲勋中郎将,三品。

    笑红尘的红梅门组建东宫女子卫队,专门保护太子妃和太孙皇孙等,受朝廷俸禄。

    武状元陆源被封为定远将军,明元帝亲自为他和笑红尘赐婚,如此,陆家父母再不敢有异议。

    汤阳掌管东宫詹事府,任詹事一职。

    顾司为禁军统领,官晋两级,成为朝中正二品的官员,恰逢顾司的夫人产子,明元帝还命礼部给他的儿子赐了名。

    齐王和孙王都分别赏了金子,再当殿褒奖。

 jsshcxx.com;   此战红叶相助甚多,加上红叶也是大周的郡王,明元帝也给了他一个郡王当当,还给他赐了府邸。

    除了安王,该封赏的都封赏了。

    到了退朝,明元帝都没提过安王,狄贵妃一直命人打探着,最后很失望地告知安王,说皇上太偏心。

    安王却是松了一口气,他怎还敢求封赏?不问罪便已经天恩浩荡了,虽然最后他是和宇文皓一起联手,但他原先勾结洪烈与北漠,是板上钉钉的事。
www.whhryl.com
    他让母妃去请旨,等伤愈之后就回江北府,狄贵妃虽然不同意,但是听得儿子分析了其中利害,最终还是觉得保命要紧,他留在京中,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人撺掇,日后犯下混事来。

    且看着儿子无端没了一只耳朵,还差点被卸掉一根胳膊,她觉得儿子也就那么点能耐,还是安分度日的为好。

    楚王府里平静之后又热闹了起来,因为老五要在王府里举办宴席,邀请兄弟战友们过来好好喝一顿。

    元卿凌当然也很开心,这一次举办宴会,那是全然放下了心头大事,可以和大家伙好好地坐下来说说话。

    所以,她也落力持办,当然,还是两位嬷嬷和汤阳负责的多,到了宴会这天,该邀请的都邀请过来了,加上安王妃还没回江北府,静和也还在京中,妯娌从未试过这么齐全在一起。

    男人有男人聊天,女人有女人的茶话会。

    容月听得阿四都怀上了,且还是服用了去子汤之后怀上的,简直不能再伤感了。

    叹息了好几口气,实在忍不住趁着大家兴致勃勃的时候发了牢骚,“我真是没这命啊,我到底是什么地方招惹了天老爷?要这么对我呢?”

    大家都安慰她,说不要心急,等等就会有的。

    可这些话,容月实在是听得太多了,开始的时候还能说服自己,可现在连服用去子汤的阿四都意外怀孕,她当然也替阿四高兴,但同时更替自己不公。

    “我最近都一直在做好事,对谁都笑,没刻薄任何人,怎么就这么对我呢?老夫人的药我也是吃了不少的,太子妃也说我身体很好,我怎就怀不上呢?”她惆怅得很。

    大家其实听她吐槽都听了好多遍了,孙王妃,齐王妃和元卿凌都是听得耳朵长茧子,不知道怎么安慰。

    但静和郡主她很认真地听完,然后看着容月道:“怀王妃,我倒是有个法子,不知道你信不信?”

    “什么法子?”容月顿时两眼发光,“信,我什么都信,你说。”

    静和郡主微笑道:“但不知道你是否能做到,这必须要做到才有效果。”

    “你只管说,我肯定能做到。”容月急得不行。

    大家都看着静和郡主,不知道她能说出什么方法来。

    静和郡主便含笑道:“这法子得分几步走,第一步,你月事完了之后不要同房,夫妻两人分开十天,这期间不要见面,但滋补的方子可以继续吃,等十天之后你们再见面,但你们不要在府中见,而是带老六去一个地方住一晚上。”

    “去什么地方住?”容月问道。

    静和郡主脸色微红,压低声音道:“秦楼。”

    众人愕然,孙王妃是个道貌岸然的,嘴里开着黄腔,但总会强调礼教,忙就呵斥静和,“你去过那种地方?可不能再去了。”

    倒是元卿凌听出了点门道,一直微笑。

    静和郡主道:“怀王妃,我听闻你们在京中也开设有秦楼,你们夫妇要去住一个晚上甚至几个晚上都很方便,到了那边之后,尽管就安排老六听听声。”

    袁咏意好奇地问道:“听声?听什么声啊?”

    瑶夫人红着一张脸嗔道:“还装什么糊涂?什么声你不知道吗?”

    袁咏意怔了一下,秦楼里的声?顿时便明白过来,羞得是满脸通红,“天啊,静和郡主,实在不敢相信你竟然说这些,真是……哎,不过这到底有什么奇效?莫非这声音助孕不成?”

    瑶夫人掩嘴偷笑,“听声不会助孕,但可以让老六血气沸一腾,加上夫妻久别之后在一起,自然胜过新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