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颁令

    惠平气得肺都要炸了,这些年,她就不曾遭受过挫折。没什么竞争是她摆平不了的。

    她冷冷地盯着吴大人,怒道:“好。好,好得很。你且等着,本公主绝不与你善罢甘休!”

    吴大人神情肃穆。躬身行礼,“送公主!”

    惠平拂袖而去。

    与她的医馆对比。元卿凌安康堂十分繁忙,这是元卿凌最想做的事情。从最初在贫民街上看到胡名开始,她心头就一直悬挂着医疗改革这件大事,说到底。其实她反而要感激惠平,因为如果不是她咄咄逼人,为了增设医署的事情挑衅她。她不会铁了心。耗尽所有积蓄开设医院和这么多家医馆,她原先的计划。只是让大夫们去医署上班,缓解医疗压力。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反而是最好的,她的医院和医馆不是体制内的,很多医疗措施可以自己制定,中间就没有腐败这一层。

    那些大夫的假意投诚。是她安排的,她知道惠平会挖她的大夫,既然如此,就顺水推舟,配合四爷对惠平的耗钱打击,让她新开的医馆雷声大,却下不来一滴雨。

    这些大夫,除了与她有合约在身之外,还因为他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在她所开设的医院医馆里,大夫不在像以前那样,表面被人尊敬,背后被人斥骂,因为拖病在这个时代,太常见了,病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完全没有办法。

    为医者,其实最初都有仁心,只不过渐渐地便被行业污染,同化,到最后认为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可她医学院出来的人,只是刚刚接触这个行业,怀着本事出去治病救人,在这些年轻人的心里,金钱的利益,反而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那份被人敬仰和救治病人之后的成就感。

    这就是惠平挖不动她的人最根本的原因。

&nwww.xgchotel.combsp;   自然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她给大夫们开的工钱很高,她不分成,因为一旦分成,就会挑战人性,长久之后,大夫为了多赚点银子,会故意开贵一点的药,这最终还是会走上惠平的那条路。

    所以,她用的是高薪养廉的办法。

    朝廷最近颁布了两项举措,一项是制定药物价格的上限,一个开设医馆要通过审核取得资格证,可见朝廷最终是开始慢慢地整顿医疗市场。

    所以,腊月十五这天,她入宫去面见明元帝。

    她跟明元帝提出,希望以后由太医院成立医学院,面向全国招生,学成之后,在医署实习三年,然后可以出去开医馆或者到别人的医馆里坐堂,兴办学院的权力,在朝廷的手中,朝廷培养出来大夫,直接颁发执业资格证,而医馆自己培养的大夫,则要通医学院的考核,才可颁发资格证,也就是说,以后有大夫要自己带徒弟,带出来了必须要先考取资格证,才可坐堂行医。

    她希望,医疗大权,最终是掌握在朝廷的手中,有规章制度,有律法保护,因为,医疗是最不能有自由市场的,至少,北唐不能。

    明元帝听了元卿凌的提议,并不同意,因为这样一来,就增加了朝廷的开支,且对现在的医疗全面革新,增大了朝廷的压力,加上之前师父带徒弟是历来的行规,行规改变,是会引起震荡的。

    说白了一句,明元帝希望一切都维持不变,他可以调整一下,可颠覆的改变让他暂时无法接受。

    元卿凌今天是鼓足了勇气来的,她站着和明元帝说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话,站得双腿都完全没了感觉,她道,改革是会有阵痛,但是对朝廷的长治久安有好处,医疗不再是北唐的痼疾,她如今所开设的医院医馆,就好比是春天里先绿起来的一个小角,最终,漫山遍野,都会被染成这种翠绿。

    明元帝啼笑皆非,看着说得声音都有些沙哑的儿媳妇,可见她说得着实也没办法了,连这般蹩脚的比喻都拿出来说。

    其实,在这一个时辰里,他也渐渐地被说服了,元卿凌早些年第一次提出兴办学院的时候,他不同意,因为充满了艰辛和未知,他怕大夫们会联合起来闹事,怕百姓真的求救无门,如今虽然说不完美,但到底病了的话,有银子就有命。

    甚至元卿凌当时开设医学院的时候,他也觉得是玩票兴致,可哪里想过,今时今日她培养出来的大夫却迅速站稳阵脚,让百姓信服。

    所以,看着这个满脸热忱的儿媳妇,明元帝到底是被说服了。

    翌日,明元帝请了元奶奶进宫,与她在御书房里商谈了足足两个时辰。

    最后,一道旨意下去,增设机构太医署,由元奶奶出任太医令,曹御医出任太医丞,医监医正由老夫人举荐,成立太医署衙门之后,各地州府也要增设医署,受京中太医署监管,兴办学校,培养以及考核医疗人员等。

    各地增设官府兴办的医署,增设的医署,由各地衙门自负盈亏,但诊费和药物价格受太医署和惠民署监管,每年朝廷会派惠民署官员下去审查,但凡审查不过的,官员一律问罪。

    老夫人一上任,便马上颁令,从京中到各地,成立养病院,收容聋哑人、盲人、跛足、疯人和残废废者进行集中疗养。

    各州府一定要有一所时疫医院,专门收治传染病人。

    各州府也必须要开设一所疠人坊,收容麻风病人。

    于各州府临山地方,开设庵卢,收治精神病患。

    这个时疫医院,疠人坊和庵卢,在各州府必须要有一家,这是硬性规定,每个季度要跟太医署禀报这三家医院所收容的人数,治愈的人数。

    命令颁布,迅速送达各州府。

&nbswww.zyxta.comp;   这些命令的颁布,让惠平十分狂怒,因为这意味着,她在京中医药行业的地位迅速被打沉,她开始像以前那样,去联合各个医馆进行抗议反对,甚至再度提出罢看病人,可京中其他的医馆见之前闹那一波,却被安康堂抢走了大部分的病人,哪里还愿意跟着惠平去闹?纷纷whhryl.com拒绝了她,按照朝廷制定的方案,降价,考核,取资格证,忙都忙不过来,还管她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