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章 被欺凌的包子

    点心们回府,那叫一个天翻地覆,带着雪狼满府乱跑,横冲直撞,玩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元卿凌在院子里头看着他们玩耍,和宇文皓聊了起来,她自然也是最关心太上皇的心情。宇文皓说:“不开心是有的,但他不会怪罪你,你放心就是。”“好,我倒不是怕他怪我,我只是心疼他。”元卿凌轻声道。宇文皓一怔,侧头看着她秀丽的脸庞,他这个做孙子的都没想到这一点上,只想着他不要怪罪就好。哪里想过要心疼他呢?他握住元卿凌的手,温柔地道:“怪不得老爷子这么疼你,也是有原因的。”元卿凌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幽幽地道:“这些年,若不是得太上皇爱护和心疼我,我只怕也没那么好过。”之前听得老五说惠平被烧得快死了,她只觉得痛快,但是如今想到太上皇要面对的处境,她觉得心里有一丝后悔。太上皇心里系着江山社稷,人人也都认为太上皇是要这么做的,但是,撇除身份,他就是一个老人。面对儿女的不争,他会痛心,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也会心痛。点心们玩得满头大汗地跑回来,“妈妈,饿了!”“不是都在宫里头吃了饭吗?还饿啊?”宇文皓道。元卿凌收敛心情,温柔地道:“玩得这么疯,肯定饿了,走吧,叫人给你们准备吃的,弟弟也睡醒午觉了,和弟弟一块吃。”二宝还是喜欢睡觉,不论白天黑夜,他们睡个午觉能睡到晚上,但是晚上起来吃了饭,依旧还能睡晚觉。“好嘞!”仨欢天喜地地进去了。二宝醒来了,揉着惺忪的眼睛出来,见哥哥难得回来一次也显得十分淡定沉稳,倒是糯米儿拉着他们俩进去,抱着他们说可想他们,他们就拍着糯米哥哥的背安抚,弄得糯米像是最小的孩子似的。其嬷嬷叫厨子开夜,做了几道好吃的菜和糕点,一并送到了啸月阁,五个孩子开吃,狼吞虎咽。宇文皓皱起眉头,“怎地进宫这么久,也没学到规矩啊?吃饭还吃得这么凶呢。”点心抬起头来,“爹,在宫里头要讲究,回家也得讲究?多累啊,反正该注意的时候我们是会注意的,这会儿您就别叨叨了,可啰嗦的。”糯米把筷子往红烧肉碗里伸过去,“听说人老了就啰嗦了,爹爹许是老了。”汤圆道:“才不是,胡子白了才老,爹爹连胡子都没有,怎么就老了?”包子没好气地拍了汤圆的脑袋一下,“没胡子的是太监,你见常公公和穆如公公就没有胡子,因为他们没有小咕咕了。”可乐怔了一下,大眼睛里充满了疑惑,“没有小咕咕怎么撒尿啊?”包子想了想,“我也不知道,那我下回去偷看一下回来告诉你。”宇文皓听得脸都黑了,“吃饭吃饭,不许说话!”五孩子埋头使劲吃。吃了饭,二宝才精神点儿,跟哥哥们说起了妈妈遇险的事。包子立马就端起了长兄的身份呵斥两人,说他们没保护好妈妈,让妈妈差点被坏人所害。二宝据理力争,但仨就是欺负弟弟的货,一顿猛斥,说得二宝低下了头。晚上,点心们要跟爹妈一个屋睡觉,二宝之前从来都不争宠,对他们来说,有个地方睡觉就行,但今晚也跟着哥哥们争夺了起来。没办法,一家七口挤在whhryl.com一起睡觉,且是挤在一张床上,好在,床大得很,横七竖八地也能睡得下。只是,要翻身是不可能的,等孩子们呼呼入睡之后,宇文皓看着帐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侧头看过去在另一www.zyxta.com侧床边的元卿凌,她也没睡着。两人对视一笑,慢慢地起身,惹不起,还躲不起?两人把罗汉床上的茶几拿掉,拿了被褥,挤在罗汉床上睡觉。包子这些日子在宫里头都没有去姥姥家,因为学业很重,他一天只有三个多时辰的时间睡觉,便想着回来之后便要去姥姥家好好地吃喝玩乐。殊不知,今晚怎么都没办法挤进去,好不容易,在子时的时候能挤得进去,殊不知刚睁开眼睛,便觉得身子一空,意识又被逼走了。他气呼呼地坐起来,盯着四个弟弟看,四个弟弟睡得跟死猪一样。他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爬过,就想知道是谁抢了他的位子。二宝基本不可能,没教过二宝,他们应该是不会的。那就是汤圆或者糯米。包子在他们的脸上打了一巴掌,把两人都打醒了。两人揉着眼睛,“怎么了?”“不准睡,等我睡着了你们才能睡,不然明天起来揍你们。”包子红着眼睛警告,这连番挤不进去,都快把他给着急坏了。汤圆和糯米不服气,但见哥哥抡起了拳头,没办法,只得屈服。包子躺下,意识沉下,开始抓住那一缕飘在时空里的意识,但意识交汇的时候,还是没能挤进去。他睁开眼睛,看到汤圆和糯米都盯着他看,他霍然起身,看向二宝。二宝睡得那叫一个香。一定是他们其中一个。www.xgchotel.com包子抡起巴掌就朝可乐的脸上拍过去,手还没碰着可乐的脸,一道力量就朝他袭来,他整个凌空飞起,摔在了地上。他大吃一惊,艰难地爬起来,糯米和汤圆都坐了起来,怔怔地看着他,“哥哥,你怎了?”包子揉着屁股,一瘸一拐地回来,一头闷了下来盖着被子,“没事,睡觉!”汤圆和糯米对望了一眼,耸肩,反正哥哥总是神神经经的。元卿凌侧头看着他们折腾,唇角扬起了一丝笑容,包子这小子总爱欺负弟弟,这会儿可吃瘪了吧?二宝也能去,这些日子他们不在府中,是二宝轮流去姥姥家的,且二宝比他们更娴熟一些,随意往来。只是包子这性子嘛,还是要收拾收拾才行,太过霸道了,弟弟都睡着了,一巴掌就给拍醒,其实真要论本事,弟弟的本事未必就没有他大。宇文皓一手抱了她过去,仿佛知晓她心里想什么似的,嘟哝道:“没事,包子虽然欺负弟弟,但是当弟弟有事的时候,他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他心里疼爱弟弟。”元卿凌哭笑不得,“那是因为弟弟只能给他一个人欺负,旁人不许欺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