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特别的渴

    大批的杀手,抵达了京城,终于有些按耐不住,对楚王府出手了。

    楚王府布防森严,闯入楚王府,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一拨一拨的杀手,闯进去没多久,尸体就被抬出去,不过数日,楚王府里丢出去的尸体,已经有十几具。

    楚王府,俨然成了杀戮的修罗场。

    虽说没有多大的威胁,但是,府中有点心和二宝,还有两位孕妇,终日杀戮也不是太好,所以宇文皓想和元卿凌商量一下,他搬去冷宅住几天。

    元卿凌也有些为难,她其实不大想老五离开楚王府,他不在府中,遇到什么事,她都不知道。

    但是,府中每天这么多杀手闯入,二宝和点心们看着杀戮,就跟看戏似的,怕看多了,会让他们认为杀戮是常态。

    之前在客栈里头的那一幕,元卿凌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毛骨悚然。

    她只得同意,让宇文皓到冷宅去住,但是,也要他带上雪狼和小老虎。

    宇文皓离府之后的第一个晚上,元卿凌翻来覆去都没办法入睡,心头焦灼得厉害,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她起来喝了好几次的水,绿芽进来伺候,问她,“太子妃,您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没事,就是担心太子。”元卿凌坐在灯下,从铜镜里能看到自己圆润的脸,怀着第三胎之后,食量有所增加,她自己也觉得自己胖了一些,但是这张脸如今瞧着毫无血色。

    “太子不会有事的,您别担心了,您这彻夜不睡,太子知道得担心了。”绿芽劝道。

    元卿凌点点头,在床边放了一杯水,然后又躺下了。

    只是躺下之后,心头烦绪起伏不停,她坐起来,握住了杯子,一口气喝尽,还是觉得心头有火在焚烧,说不出的难受。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她立刻让汤阳去一趟冷宅,看看宇文皓有没有事。

    汤阳亲自去了,回来禀报说,昨晚有杀手闯入冷宅,但是太子没事,就是烧了柴房。

    元卿凌想起昨晚心头也仿佛被火烧了一般,顿时不安,“是杀手放火的吗?”

    “应该不是,不知道为何无缘无故地就起火了,后来才知道柴房里躲着一个杀手,那杀手是狼人骨出来的,易容进了府中,躲在柴房里头,伺机下手,殊不知柴房起了火,刚好又有别的杀手进来,那狼人骨的杀手就躲不住了,暴露出来,和另外的杀手一起夹攻,但都被杀了,太子妃放心就是,太子一点事都没有。”

    又是火。

    元卿凌觉得喉咙一阵的干燥,忍不住又倒了一杯水,只是倒出来的水有温度,她喝下去不觉得舒服,她问绿芽,“年前取的冰还有吗?”

    “冰?都在冰库里头啊!”www.zyxta.com绿芽怔了一下,道。

    “你给我取一块来,我想喝冰水,我很口渴!”

    汤阳愕然,“口渴就喝水啊,为何要喝冰水呢?这天气也还不热,用不着喝冰水的。”

    “不行,我就想喝冰水!”元卿凌这念头一起,越发按捺不住,叫绿芽快些去取。

    汤阳狐疑地看着她,“真的这么想吃冰的么?只是,这会儿吃冰,怕伤了胃。”

    “没事,偶尔一次,不怕的。”元卿凌说。

    汤阳有些不放心,出去叫绮罗去找老夫人过来,让老夫人帮着把脉。

    绿芽叫胡名帮忙,取了一块冰,装在陶罐里头拿出来,这些冰块当时藏的时候,用的都是井水,所以也很干净,绿芽本想着捣烂了放她杯子里去,殊不知,元卿凌抓起了一把就直接放入了口中。

    碎冰清脆的声音在她口腔里响起,她的牙齿直接就碾碎了冰块,那叫一个嘎嘣脆,看得汤阳和绿芽都呆住了眼睛。

    “太子妃,这冰就这样吃啊?”绿芽怔怔地问道。

    “嗯!”元卿凌又取了一把放入口中,咀嚼了几下,全部吞咽下肚,才觉得心头的火消减了许多,生出一丝凉意来。这凉意让她觉得舒适,说不出的舒适。

    “太子妃,你没事吧?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汤阳眼神有些复杂,可从没见过太子妃这样的,不禁担心起来。

    元卿凌道:“我昨晚也是这样,一直觉得很热,心头像是被火烤着一样,难受得厉害,不过,除此之外,倒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

    绿芽道:“对,太子妃昨晚一直起来喝水,好几次呢,而且喝了水吧,也没见她去如意房。”

    汤阳端详着元卿凌的脸,“是胖了些还是有些水肿?”

    “胖了!”元卿凌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道。是胖还是水肿,她自己能分辨出来。

    汤阳道:“www.jxpxxs.com叫了人去请老夫人,得让老夫人把把脉才好。”

    元卿凌本想说没事,但这情况也不是很寻常,一直口渴,如今还想吃冰,或许是真有什么问题,让奶奶看看也好的。

    元奶奶刚准备出门去太医署,听得说元卿凌不舒服,便先赶过来了。

    进门,绿芽就忙说了,“老夫人,太子妃一直口渴,还吃冰。”

    “吃冰?”元奶奶蹙眉,看了元卿凌一眼,元卿凌刚好伸手到陶罐里取冰粒,见奶奶看过来,她就缩回了手,只是嗓子里的干渴实在难熬,还是拿了一颗放在嘴里。

    这一次她没咀嚼,而是让冰块静静地躺在舌上,感受着那冰凉在舌头上渐渐地散开,喉咙里的干燥也消退了一些。

    奶奶坐下来,伸手抚摸上她的额头,“有些发热啊。”

    “有吗?”元卿凌自己摸了自己,手方才拿过冰粒,很冰凉,抚摸上额头也觉得滚烫,“确实是有些发烧,该不是感冒了吧?但我没别的不舒服啊。”

    “给我把脉一下!”元奶奶道。

    元卿凌伸出手,绿芽连忙取来东西垫着,元奶奶摸脉,诊了一会儿,又换了一只手,半晌,道:“脉象没什么异常的,你感觉如何啊?”

    “就是口渴,很想吃凉的,冰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是昨晚……”她想了想,“不过这阵子都是十分口渴,这么厉害是头一次,昨晚几乎都睡不着,一直起来喝水。”

    “脉象没什么事,但看你的眼底和舌头,倒是有肝火上升的迹象,我给你开服药,你喝来看看有没有好转。”奶奶当即就写了方子递给了绿芽,吩咐道:“去抓药,三碗水煮jsshcxx.com成一碗水,一天喝一次,喝三天。”

    “是!”绿芽接了方子就出去了。

    汤阳也转身出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