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一同出发

    众人走出来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怎地太子妃还有一位堂兄?

    是静候兄长的儿子吗?

    怎没听过啊。

    且这般装束,瞧着真是怪异,不过汤阳细细端详两人,发现他们的面容是有些相似,怪不得刚才见到他,会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元卿凌也顾不得众人的异样,一直掉眼泪,又哭又笑,她做梦都没想到哥哥会来。

    “舅舅?

    舅舅!”

    身后传来了孩子们的呼喊声,夹着莫大的惊喜。

    元哥哥一转身,五个孩子身姿矫健地朝他飞扑过来,元哥哥心头顿时一悲一喜,做梦都回味着当时他们回去的情景,如今真的出现在眼前,纵是男儿,也忍不住热泪滚滚,蹲下来张开手,五个孩子扑在了他的身上,直接把他撞得倒在了地上,他支起来,看着孩子们激动万分的脸,只觉得胸腔里被什么东西涨得满满,一个个地揉着他们的额头,哽声道:“好宝!”

&nbwww.xgchotel.comsp;   趁着这当下,汤阳看着元卿凌问道:“太子妃,他是您的堂兄?”

    元卿凌见大家都看着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擦了眼泪,解释道:“是的,他是我的堂哥,常年在外,很少回来,对了,他是大夫,很出色的大夫。”

    汤阳暗自狐疑,常年在外的堂兄,按道理说是不成见过皇孙们,怎地太孙和皇孙们看到了他,会这么激动呢?

    活像是久别重逢一样,但他掌家这些年,是真不曾见过这位元轻舟啊。

    方妩缓缓走来,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容,可惜的是,他们再也认不出来她来了,久别回来,心头总归还是有些激动的。

    “方妩!”

    元卿凌握住她的手,也是激动得很,“很高兴再看到你。”

    “我也是!”

    方妩微笑,心头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好在,安全地来到,看到她了。

    大家其实都还很奇怪,但眼下最要紧的不是这事,是暴雨停下来就得赶路了,所以,齐王忍不住上前道:“五嫂,雨停了,我们该出发了。”

    元哥哥一怔,回头看着元卿凌,“你们要出门吗?”

    元卿凌笑容凝在了唇边,哥哥能来,想必也是费了一番周折,兄妹相见何其难能可贵?

    但是怀王却不能不救,人命关天。

    “哥哥,我们要出门一趟,老五的弟弟出事了,受了重伤,现在送往京城,但因伤势过重,我也必须要同时出发,与他们在道上相遇,才能及时施救。”

    元轻舟一听,不免失望,他好不容易来到,妹妹却要出门,且这里的车马太慢,一去不知道要几天才回,他来的时候,杨如海说过时间是同步的,所以,他不能留太久。

    方妩听得这话,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一同前往?

    反正我们也懂得医术,关键的时候,还能帮衬一把,你不是外科的吗?

    做手术的事,你在行。”

    元轻舟一听,这可以,便看向了元卿凌,元卿凌求之不得,刚见到哥哥,哪里舍得跟他分开?

    当下就跟大家说:“我哥哥的医术比我高明,让他陪同前往是最保险的。”

    齐王有些犹豫,瞧了瞧元轻舟,此人他不认识,且一身怪里怪气的,如今北唐也不知道是否还有细作,若是冒险让他跟着前往,到时候五哥分明有救,却被他所害,那就得不偿失了。

    元卿凌看出了齐王的担忧,拉他到了一边去,郑重地道:“老七,我以项上人头作保,我堂兄绝不会是细作,甚至他跟着前往,还能帮我们很大的忙。”

    齐王犹豫了一下,道:“但是,静候府的人……whhryl.com本王始终认为,最好还是不要跟着前往。”

    他不是不信五嫂,他只是对静候府的男人没有信心,当然,元伦文除外。

    “我必须带他去。”

    元卿凌毫无商量的余地。

    齐王十分为难,招呼了顾司和汤阳去商议了一下,汤阳是毫无条件地相信太子妃,至于顾司嘛,听得说是静候府的人,也只能相信,毕竟也是自家媳妇的堂哥呢。

    齐王只得道:“既然大家都认为没有不妥,便一道前往吧。”

    元卿凌舒了一口气,一回头,却见孩子们抱着舅舅,死活不愿意让舅舅离开,好说歹说就是抱着不撒手,最后还是元卿凌发了怒,他们这才依依不舍地叮嘱舅舅快些回来。

    元哥哥本来想先见见奶奶,但是因大家都着急出门,而问了元卿凌,元卿凌说奶奶在衙门里,今晚才会回来,若是等到晚上才出发就耽误时间,他只好作罢,希望快些治好那位王爷,便回来拜见奶奶。

    一行人出门,元卿凌特意安排元哥哥和方妩跟自己的马车,虽然大家男女同车不合适,可人家兄妹久别重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因而都表示了理解。

    马车徐徐往前,元哥哥还没与元卿凌说上几句话,方妩就立刻问道:“我在冰库里发现了一样东西,是一副大脑,上面有标签,写了第一次试验观察,你是不是曾经取过猴子的脑干细胞出来?”

    元卿凌本来早就忘记了这件事情,听她提起,才想起来当初第一次试验的时候,确实是抽取了猴子的脑干细胞,但那绝对不是一副大脑。

    “是抽取了一些脑干细胞出来,因为第一次注射之后,猴子有出现癫痫的情况,发现有细胞坏死,我便抽取了坏死的细胞出来。”

    元哥哥听得这话,不由得诧异地问道:“抽坏死的脑干细胞出来?”

    这得是多精妙的手术啊。

    元卿凌道:“嗯,因为我最初的研究方向,是激发细胞再生,或者是修复坏死的细胞,所以当猴子出现脑干细胞坏死的时候,我便抽取了一些出来用药培植,但是,观察了有半年吧,毫无成效,所以我放弃了。”

    方妩执着她的手腕,怔道:“所以,那些脑细胞你是用药养着的?

    是你第一次研发的药?”

    “嗯,是的。”

    方妩苦笑出声,“那你第一次估计是jsshcxx.com没有失败,因为,你抽取的那些坏死细胞,已经成了一副大脑。”

    “这怎么可能?”

    元卿凌听着话,顿觉得荒诞,就算坏死的脑干细胞真的有再生修复的可能,那也仅仅是脑细胞,不是一副大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