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 出事的是老五

    元卿凌有些支撑不住,连日的赶路,夜晚都没能休息,她虽然精神上还可以,但腹中却仿佛裹着一团火,烧得生疼,接到飞鸽传书的时候,她腹痛已经比较厉害。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她打了保胎针之后,躺在马车上,抚摸着肚子,叹气道:“小宝,你一直都很争气,这时候关乎你一叔的命,你可不能掉链子啊。”

    小宝显然也不知道,闹着脾气一般,让元卿凌特别的难受。

    不止是腹中胎儿,就连方妩都觉得难受,仿佛是有些声音从远处传来,呼呼呼的声音,似乎是电闪雷鸣也似乎是狂风呼呼,从宇宙般发出的吼声,一声声地震着耳膜。

    其实元卿凌也能稍稍地感知,但是她认为是自己太累造成的,傍晚的时候,在香洲府吃了晚饭,本来是要继续赶路的,但是元卿凌的情况实在是不能负担旅程的艰辛,若强行上路,只怕半道上会出意外,元卿凌不愿意停下来,她坚持上路。

    元哥哥强烈反对继续出发,生气地道:“你不要命了吗?”

    “我打了针,应该没事的。”元卿凌压着小腹,其实有感觉痛楚和躁火不安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是更厉害了一些。

    “什么叫应该没事?你要对你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任,不能再赶路。”元哥哥一副没商量的样子。

    大家都面面相窥,也知道太子妃这个情况实在是不行了,赶路出事怎办呢?

    但是,太子的情况也十分危急,那边已经不赶路了,他们若再停下来,太子就完全没有希望了。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方妩一言不发,盯着西沉的太阳,光芒褪去的太阳,仿若咸蛋黄一般娴静,她一直看着,肉眼可见太阳表面上的黑子活动。

    是太阳黑子活动周期导致磁场变异,所以时空出现扭曲或者是一些念力的失控?

    她不确定,但是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歇一晚上压根无补于事。

    她回头看着犯愁的众人,缓缓地给出了一个方案,“太子妃慢行一步,我与元轻舟先赶往通州府,之前听你们说怀王是肺腑损伤,有可能是要手术,手术越早越好,不能再拖下去了。”

    元卿凌立刻就道:“好,好办法。”

    对元卿凌来说,这着实是一个好办法,但是,大家都不相信元轻舟的医术,太子妃才有起死回生之能,至于这个元轻舟,连名字都不曾听过,有这能耐吗?

    所以,方妩提出来之后,大家都沉默了,纷纷看向齐王,让齐王决定。

    齐王想了想,觉得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虽然不知道这个元轻舟是不是真有本事,可五嫂现在确实不能着急赶路,元轻舟就算不先行一步,他们也不可能一两天之内到通州府。

    所以,齐王点了点头,“好,汤大人,你和他们两人上路,我们等五嫂歇过这阵子,就继续追上去。”

    元卿凌取出药箱交给方妩,正想看看里头的药,但方妩已经一手接了过来,道:“放心,我能控制!”

    元卿zyxta.com凌微微点头,方妩虽说不能行走时空,但是她的异能还在,能控制药箱。

    就这样,汤阳与元轻舟方妩三人先行,策马直奔通州府去。

    元卿凌等人歇在香洲府,www.xgchotel.com赶路几天,第一次可以在床上睡觉,确实不容易。

    但是元卿凌怕容月多思,遂和她住一个间,能宽慰几句。

    她也暗暗庆幸,上路这几天,容月的表现一直都比较坚强,没有哭哭啼啼或者暗自担忧,就是不怎么吃得下,偶尔发怔。

    “放心,哥哥的医术很好,如果老一要做手术,他比我更合适。”元卿凌对她道。

  &jxpxxs.comnbsp; 容月嗯了一声,看着她,“你相信的人,那一定是好的,我很放心。”

    元卿凌握住她的手,瞧着她有些瘦削的面容,“辛苦了吧?这一路你没怎么吃得下,饿吗?我叫小二给你做点夜宵。”

    容月看着她关切而同情的眸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也不敢继续面对她,转了脸,摇头道:“不想吃,我去洗个澡吧,这几天一直赶路,身上黏糊得很。”

    “好,去吧!”元卿凌点头,缓缓地靠在椅子上,伸手抚摸着小腹,总感觉里头还是烧着一团火。

    容月打开包袱拿了一身衣裳就出去了,却不妨一条小竹管从包袱里滑下,在地上滚了几滚,落在了元卿凌的面前。

    容月到门口的时候往回看了一眼,看到地上的小竹管,脸色陡变,马上就往回走,元卿凌却已经弯腰捡起来了。

    容月快步过去一手夺了回来,藏于身后,急道:“这……这个不能看的。”

    元卿凌愣了一下,诧异地抬起头看她,“不能看?这个,我记得是飞鸽腿上绑着的小竹管吧?里头就是传书,内容你都读过给我们听了,为什么不能看?”

    容月垂下头,忙地摆手,“不,这不是,那飞鸽传书我都丢掉了,这一封是之前老一写给我的信,不能看,肉麻!”

    元卿凌看着她,心里没来由地慌了一下,严肃地道:“老一什么时候给你飞鸽传书?老一是钱粮官,走的是塘报,飞鸽传书是冷狼门的传送方式,这是冷狼门给你的情报,而出门这几天,毁天几次发来飞鸽传书,所以,这一份是你今天收到的,我看到你今天藏在包袱里的。”

    容月愣了一下,“怎么可能?你肯定是看错了,今天收到的那封我看过之后就丢掉了,没有带在身上。”

    元卿凌缓缓地支着椅子扶手站了起来,看着容月,脸色白得吓人,“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容月心虚地转头去,“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怎么可能会瞒着你呢?”

    元卿凌看着她依旧把小竹管藏在身后,以她的武功要从容月手中夺回小竹管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她逼近了一步,煞白着脸问道:“出事的不是老一,是老五,对不对?”

    容月大惊,“你……你怎么能这样想呢?肯定不是!”

    容月的反应,证实了元卿凌的猜测,她顿觉得呼吸从胸腔里被挤出去,腹中便剧烈地疼痛起来,她一手抓住容月的手臂,厉声道:“要瞒我到什么时候?我本已经奇怪,老一没上战场,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是老五出事了是不是?小竹管给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