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实在是饿惨了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乾坤殿内。

  太上皇与明元帝和睿亲王了一会儿话,便乏了,着他们下去。连御医也一并打发了出去,独独留下了元卿凌在殿内。

  明元帝出去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元卿凌一眼,但是并未什么。

  殿内寂静,幕帘深深,连风都透不进来。

  元卿凌在床边。一时,不知道做什么。

  来轻闭眼睛的太上皇,却倏然睁开了眼睛,眸色冷冽地一扫。厉声道“跪下!”

  元卿凌慢慢地跪下,这跪下的姿势,对她来。比让她坐下更轻松,毕竟,现在紫金汤失效。她全身的毛孔都透着一个痛字。

  “你可知罪?”太上皇冷声问道。

  元卿凌知晓太上皇不会真的处罚她。至少,这个节骨眼上不会。只要他对尘世间还有眷恋。那自己就是他的唯一生机。

  所以,她抬起头。老老实实地道“知罪。”

  “罪从何来?”

  “医术不精却强自出头。”元卿凌避重就轻。

  太上皇冷道“好一句医术不精,你倒是把太医院的一干御医判为庸医了。”

  元卿凌听得这句话。悬着的心就放下了,太上皇既然肯定了她的医术,那一切都好谈了。

  果然,太上皇又冷冷地道“过来坐下,孤的病,是死是活,死是什么时候,活能活到几时?”

  元卿凌慢慢地起来,道“这还不敢下判断,还请太上皇恩准我做个检查。”

  “那还愣着做什么?过来诊脉。”

  太上皇看着元卿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挂在了耳朵上,她微笑着“现在,让我们先听听心脏……”

  片刻,太上皇嘴角抽搐了一下,怒道“这什么破玩意?想冻死孤吗?”

  元卿凌把听诊器摘下来,挂在太上皇的耳朵上,轻声道“嘘,太上皇仔细听听。”

  太上皇暴怒的脸慢慢地和缓了下来,眼底扬起一抹茫然,寂静了一会儿,他道“这是孤的心跳声!”

  元卿凌点头,“是的,听起来不怎么健康,但是,一时半会,只怕阎王爷还不收您。”

  “大胆!”太上皇横眉冷眼地瞪着她。

  元卿凌连忙便要做出下跪的姿势,“对不起!”

  “得了,跪什么?坐着!”太上皇哼了一声,对不起什么鬼?

  元卿凌苦笑,“不敢坐。”

  太上皇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伤势是怎么弄的?”

  元卿凌愕然。

  看出她带伤了?

  “你这偶尔便吸气抽痛,当孤是聋子?你的手贴在孤的额头都是滚烫的,发着热呢,怎么回事?”太上皇淡淡地道。

  元卿凌想起在王府暗无天日的遭遇,悲愤交集,最终,也只是云淡风轻地道“摔伤了,伤口发炎,所以发烧了。”

  “你不懂得给自己医治吗?”太上皇声音没这么凶了。

  元卿凌点头,“我有药。”

  这我来我去的,太上皇听着皱起了眉头,怎地静候的女儿这般没规矩?

  但是罢了,这皇宫里www.shu29.cc,缺的是有规矩的人么?

  “吃药然后歇着去,孤乏了!”太上皇闭上眼睛,把听诊器拿下。

  元卿凌收好听诊器,便躲一边去翻找药箱,这药箱一打开,她又傻眼了,这……怎么还有吊瓶了?

  她苦笑,也顾不得去想了,拿了退烧药和消炎药空口吞下,然后开吊瓶拿过去。

  太上皇还没睡着,听得脚步声悄然响起,他皱起眉头,“怎么又来了?不是叫你歇着么?”

  “先打吊瓶,一会再睡。”元卿凌心翼翼地拿出吊瓶,就怕太上皇觉得这吊瓶奇怪而不愿意挂针。

&emspshu28.cc; 太上皇确实觉得奇怪,但是,他也没精力问,淡淡地瞧了一眼,便道“麻利些。”

  打吊瓶,元卿凌不是很熟练,不过,太上皇的血管倒也不难找,轻易就刺破挂 了针。

  挂好之后,元卿凌抬头,见太上皇正盯着她看。

  她讪笑一声,“等您好了,我会有解释的。”

  现在让她找借口,可什么都找不出来。

  太上皇道“最好是合理的解释。”

  元卿凌继续苦笑,尽力吧。

  吊瓶没挂多久,元卿凌怕有人来,所以,这一瓶输完之后,她就拆了。

  太上皇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睡着了。

  元卿凌又累,又饿,又痛,却坐不得,趴不得,也没得吃,连口水都没得喝。

  她偷偷地看了看,殿中无人,太上皇一时半会应该是不会醒来的,她便在桌子前,身子前倾趴在桌子,用双手枕着头,像土拨鼠扒洞一样撅着。

  她想着这样趴一下缓解疲劳和痛楚,殊不知,竟睡过去了。

  常公公回去休息了一下,放心不下太上皇,听得只有楚王妃一人在伺候太上皇,便马上过来了。

  一进来就看到元卿凌用这么奇怪的姿势趴着睡觉,他皱起眉头,竟有这样侍疾的?这楚王妃果然是不靠谱,而且,这个姿势着实太难看了。

  正欲出声,却听得太上皇压着嗓子轻声道“不许吵。”

  常公公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为太上皇拢了一下被子,有些疑惑。

  太上皇轻声道“出去给她张罗点吃的。”

  常公公这下更奇怪了,楚王妃这样侍疾,太上皇不仅不生气,还要赏赐吃的?

  他没问,悄然走了出去。

  元卿凌睡得手臂发麻,才慢慢地醒来。

  意识到自己睡过去,她后背一阵寒冷,猛地看向后面的床榻,见太上皇还在熟睡,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拿出药箱,拿出一根探热针含着,便听得外头传来脚步声,她吓得连忙关好药箱藏在袖袋里,转身,便见常公公端着饭菜进来。

  常公公看到元卿凌嘴里含着一根东西,怔了一下,“王妃您……”

  元卿凌不知道怎么解释,拿下来不是,不拿下来也不是,只得尴尬地看着常公公。

  倒是来“熟睡”的太上皇为她解围了,“还不赶紧把饭菜摆上去?再迟一些,只怕她连孤的鞋子都得吃掉。”

  “噢!”常公公笑了,把饭菜放在桌子上,“是饿了啊?王妃快吃吧。”

  元卿凌是真饿了,饿得是前胸贴后背,而且,不止饿,还渴,嗓子都快冒烟了。

  看到常公公还端来一碗汤,她也顾不得什么仪态,拿下探shu17.cc热针,端起来咕咚咕咚地,一碗汤就下了肚子,张嘴一舒,冒着缕缕热气,便又急忙去吃饭。

  常公公见状,皱起了眉头,饿也不可这般失了身份啊?这还是太上皇跟前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