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稍稍安稳

&emwww.shu28.ccsp;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元卿凌还在老夫人处,苏国舅便到访了。

  苏国舅是太后的亲弟弟,被封国舅。苏家这些年确实没几个事的人,可烂船还有三斤钉子。毕竟,一位皇太后,一位贤妃。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人。

  苏国舅到了侯府,单刀直入。了楚王要迎娶侧妃一事。且言语之间,总把太后抬出来,让静候保证楚王娶侧妃的时候。楚王妃和静候府都是衷心祝福的。

  静候听得楚王要迎娶褚家的女儿为侧妃。心早灰了一大截,若早知道这样。他怎么也不会策划公主府的一幕。

  如今楚王没巴结上,还得罪了褚家,真是赔了女儿又折兵。

  面对苏国舅的威胁。他也只能是一脸真诚地道“国舅爷您放心,侯敢保证王妃也是欢喜的。毕竟,褚家二姐进门之后,和她是姐妹相称,以后一起伺候王爷。也算是一家人了。”

  苏国舅淡淡地道“侯爷是个识时务的人。有你这句话。想必太后和贤妃娘娘都可安心了,你放心,你的事情,贤妃娘娘记得的,也不会白白叫你委屈一场。”

  静候苦笑,他的事情贤妃如何能帮得上忙?便是太后,也无权干预朝政,苏家也没有褚家能耐,如今北唐江山,有一半是褚家的。

  不过,面上肯定不敢这样,只能是故作惊喜地连连作揖,“那就多谢太后娘娘,多谢贤妃娘娘了。”

  苏国舅心满意足地走了。

  元卿凌出了老夫人的屋中便被两名侍卫拦下,直接“请”到了书房里头,而绿芽也被婆子先带去吃点心,不许她跟着元卿凌。

  这一次,静候勃然大怒,“我问你,你如实回答,你是否因反对楚王娶侧妃而被赶出宫中?你是否因此得罪贤妃娘娘?”

  元卿凌被架着过来,心中来就生气,再听他这般凶恶质问,当下就沉了脸,“是与不是又如何?”

  “又如何?”静候看她竟丝毫没有悔改之意,还敢跟他叫嚣,一肚子的火气瞬间爆发,扬起手就要抽过去。

  举手瞬间,元卿凌冷冷地道“我回头还得见楚王,父亲打就是。”

  那举起的手生硬地落下,却难掩怒火,“侯怎么就有你这么糊涂的女儿?楚王要娶褚家的女儿,你该举手赞成,甚至多方协助,这才能息了褚家的怨恨,若要你拱手相让正妃之位,你也必须要让。”

  元卿凌冷道“对于王爷娶侧妃一事,我求之不得,莫让正妃之位,就算休了我,我也没意见,这话,父亲转告褚家,我元卿凌一诺千金。”

  这话完毕,她退后一步福身,算是尽了女儿的礼数,“我先回了,王爷最近身子不适,我得回府照顾。”

  静候还在怔愣之中,元卿凌便已经打开门出去了。

  静候几乎不能相信这是元卿凌的shu17.cc话,她休了她也没意见?可当初她甚至以死相求,也要嫁给楚王的。

  如今是转性了?

  不管怎么,静候是松了一口气。

  当初兵行险着,如今回想起来着实是纳了一身的冷汗。

  太上皇当时十分看重楚王,楚王又有战功在身,被封为太子的机会很高,所以他才会不惜得罪褚家也要行此险着。

  殊不知,楚王却因此事被皇上降罪,太上皇病情又加重,楚王被封为太子几乎是不可能了。

  如果元卿凌自愿求去,或许褚家这口怨气能出了,往后多些来往巴结,不盼着提携,就盼着不被褚家当做眼中钉,他就阿弥陀佛了。

  至于元卿凌求去回来,再找个户嫁了,也算是造化一场。

  想到这里,静候的心情是大大地放松了。

  不过,此事还是要他做出主动才行,要保全两边的面子又不能得罪了楚王,要以什么借口求下堂呢?

  要不损楚王的面子,又不损了他静候府的面子,那只能是牺牲元卿凌。

  他眼底闪过一丝恨意,道“来人,请二老夫人。”

  元卿凌回府之后不消三天,京中便传遍了流言蜚语,元卿凌回侯府求二老夫人找良医生子,结果,却被诊断她有先天之症,无法受孕。

  坊间这消息十分真实,是侯府二老夫人身边的人出去的。

  元卿凌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天shu29.cc之后了。

  是绿芽出去买针线,听了这种流言回来告知元卿凌。

  绿芽很生气,那天她是陪着元卿凌回府的,哪里请过什么良医啊?

  元卿凌听了之后,只是淡然一笑,心思清澈的她,早就看到静候心里的打算。

  她如今已经是静候府的弃卒,帮不了静候府,但是在王府为妃却又碍着褚家的眼睛,静候要巴结褚家,自然就得把她丢弃。

  寻个由头,自请废弃,算是给褚家那边送去了一份大礼。

  褚家那边一直没落实婚事,大概就是因为不想二姐褚明阳嫁过来之后是侧妃,如果嫁过来是正妃,就另当别论了。

  谄媚巴结,静候有一手。

  这番心思若用在为国为民上,哪里止今日的成就?

  “王妃,你怎么不生气呢?外头的人都在胡啊。”绿芽抱打不平地道,虽然以前她也不喜欢王妃,但是现在王妃改变了许多,和原先不一样了,她是真心把王妃当做主子了,容不得人家诋毁半句。

  元卿凌笑道“你知道是胡,那还生气?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人家爱怎么就怎么吧。”

  绿芽哎了一声,“这胡可伤名声啊。”

  元卿凌知道,对女子来,最大的侮辱不过是失去贞洁和不能生育了。

  静候此番是下了狠手。

  元卿凌纵然没把静候当父亲,但是,心里不免悲哀,若是原主还活着,会怎生伤心?

  那可是亲生女儿啊!

  为了前程仕途,六亲不认了。

  喜嬷嬷在旁边听了两人的对话,淡淡地看了元卿凌一眼,眸光深思,但是,也没有话。

  宇文皓养伤几日,好转了许多,明元帝直接命一名御医在府中照顾,自然就没元卿凌什么事,出宫几日,他们没有见过一面。

  日子倒也安稳。

  不过,这安稳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出宫的第五天,明元帝传旨,让元卿凌马上入宫觐见。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