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不是无情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元卿凌猛地抽回手,一把推开他,“干什么啊?”

  宇文皓怔怔地对着她。www.sthuojia.com“什么干什么?”

  “你的脸!”元卿凌指责道,没想到还是个登徒子。

  他哼了一声。“是你自己压过来的,本王只是想转开头,免得被你冒犯。”

  “合着还是我的错?”

  “难不成是本王的错?是本王拽着你压过来的?”

  他坐直身子。冷冷地道:“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没见过,再说。本王什么都被你瞧见了。也没见本王不高兴。”

  元卿凌哭笑不得,“我那是为你处理伤口。”

  “谁要你多事了?”

  “早知道不管你,让你以后不能人道。断子绝孙。”元卿凌觉得自己的脾气越发压不住了。这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太过分了。

  “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断子绝孙,你也一样断子绝孙。”

  “你以后要休了我的。”元卿凌眯起眼睛,“我们有过约定。”

  “在想这个问题之前。还是好好琢磨一下你对父皇的承诺,你说过要他一年之内抱孙子的。”他凉凉地道。

  元卿凌闲适地道:“一年。可以有的变数太多了,我现在想也多余。”

  宇文皓不做声,但是他心里有一股子说不出的窝气。

  是因为她的闲适,也因为她话里变数二字。

  一路便再没交谈。两人也拉开距离来坐。互相嫌弃。

  回到府中。元卿凌便直接回了凤仪阁。

  院子里,元卿屏正在吃着其嬷嬷给她做的红豆汤,见她回来,柳眉一拧,道:“怎么才回来?”

  “有些事情耽误了。”元卿凌坐下来,凑过去瞧了瞧,那红豆汤似乎很不错,“嬷嬷,给我来一碗。”

  “什么事耽误了?”元卿屏问道。

  “小事。”元卿凌看她还盯着自己看,倒是显示出几分担忧的样子来,不禁微怔,这个妹妹,似乎对她不错。

  “你就不能聪明点儿吗?”元卿屏郁闷地说。

  “真没事。”

  元卿屏是一点都不信的,不过,这也不是她能担忧得来的。

  她淡淡地道:“二老夫人让我打听打听你和王爷的关系是不是真的如你说的那样。”

  “嗯。”元卿凌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元卿屏吃了几口,把碗一推,有些生气地道:“你怎么不上心啊?府中打听你的事情,是有目的的,你脑子怎么那么糊涂啊?”

  元卿凌看着她忽然生气的脸,笑了笑,“有什么目的?”

  “我怎么知道?肯定是为父亲的仕途,你如果帮不了父亲,那后果肯定就很严重,我看得出,你和王爷其实也不是真的好。”

  元卿凌若有所思地道:“你倒是心思清澈。”

  元卿屏没好气地道:“清澈什么?这几年父亲为了什么事情奔驰,谁不知道?我又不是傻子。”

  “那是他的事情,你别管就是。”元卿凌道。

  元卿屏冷笑,“我不管?我是不想管的,但是,我有什么办法,我的亲事他都给我安排好了,只等着卖了我,好为他的前程添砖加瓦。”

  “你的亲事都安排好了?我怎么不知道?”元卿凌错愕,她不是才及笄吗?怎么那么着急就安排了亲事?

  “我的生辰八字已经给过去了。”

  “是谁?”元卿凌问道。

  元卿屏冷冷地道:“褚大有。”

  “褚大有是谁?”

  喜嬷嬷在旁边淡淡地道:“褚首辅的侄儿,已经三十多了,死了三房正妻。”

  “你才十五岁,嫁给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做填房?岂有此理!”元卿凌闻言,很是生气,静候是疯了吗?这般糟蹋自己的女儿。

  “父亲说,还是我高攀了,人家虽然才三十几岁,却已经是封了惠鼎侯,身份尊贵着呢。”

  “那又如何?”元卿凌问道。

  “不如何,只能听命而行。”元卿屏口气依旧冷冽,她才十五岁多一些,已经看透了许多,在她的亲事上,她无权有任何异议。

  元卿凌问喜嬷嬷,“这位惠鼎侯人品如何?”

  喜嬷嬷道:“王妃可以去问问王爷,王爷从十五岁出战,便是跟着惠鼎侯,二十岁那年,王爷才亲自挂帅的。”

  元卿凌看着脸色死灰一样的元卿屏,“你怕是早打听过了吧?”

  元卿屏脸色苍白,“打听了,为人暴戾。”

  暴戾二字,怕只是一个笼统概括。

  元卿凌忽然就明白,她不是要留在这里陪着自己,是想在这里躲一下,喘口气。

  十五岁,初中生啊。

  静候为了自己的前程,真的是不择手段了。

  元卿屏眸色尖锐地看着她,“我曾恨过你,你若是得了楚王的心,帮了父亲上位,兴许我就不必嫁给惠鼎侯了,可我知道自己这样想太自私了。”

  元卿凌看着她充满愤怼又矛盾的脸,一个初中生要承受这些,未免太残忍了。

  “你有办法帮到我吗?我不想嫁给惠鼎侯,我不想死。”元卿屏眼底倏然就蓄满了泪水,那泪水仿佛是在眼底忍了许久,这求人的话一说出口,眼泪就忍不住了。

  元卿凌沉默了,在这个年代,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这个甚受争议的长姐,哪里有资格说话?

  “不能,是吗?”元卿屏冷冷地笑了起来,一手擦了眼泪,“我知道求你是多余的,你尚且自身难保,怎么可能顾得上我?”

  元卿凌艰难地道:“你的婚事,我没权利干预。”

  “你没有,可若你得宠,可以求王爷干预,他是楚王,只要他说一句惠鼎侯不合适,父亲就会听他的,可你求不动王爷,是吗?”元卿屏盯着她道。

  元卿凌还是不语,求得动吗?她不确定,她也不能轻易给元卿屏一个承诺,免得到时候这事不成,她会失望。

  “王妃,红豆汤……。”其嬷嬷端了红豆汤进来,见姐妹之间的气氛有些紧张,不由得迟疑了一下。

  元卿凌接过来,慢慢地喝着,她相信自己的样子看起来很没用。

  元卿屏把眼泪吞咽回去,难掩失望,“罢了,你也有你的难处,而且,我往日对你不好,你没必要帮我。”

  元卿凌脑子里有一些记忆,这个妹妹昔日说话确实尖酸刻薄,也很喜欢挤兑人。

  但是,也有暖心的片段,例如,每一次原主被父亲和母亲责骂,她都会帮口。而原主喜欢的东西,她很少争夺,即便她也喜欢。

  姐妹之间,算不得多深厚,但是,也绝不是无情。

  或许,她该张这个嘴,求求宇文皓。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