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有什么不敢的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门没有关多久,一会儿就放了进来。

  这一次,宇文皓老实了。在门外冷静思考了一下,觉得她生气的唯一理由。是和褚明翠单独见面了。

  他老实地承诺,“以后,我绝对不会和她单独见面了。”

  元卿凌着他。“我这一次真不是吃醋,也不是气你没有完全对我讲真话。而是觉得你的防备心不够。就算你对她没有那种感觉了,但是你们一起长大,多少还有情分在。她要利用这份情分。陷害你,诬陷你。多容易的事情?公主府的教训,你忘记了吗?””;

  元卿凌语重心长地用自己作为反面教材来教训他,也真真是用心良苦了。

  宇文皓很感动。感动的同时觉得她有点不要脸。

  她还好意思义正辞严地提公主府那茬?

  不过,他不敢说这话。只是踏实受教。

  这点,他其实当时有想过的,外头虽然有人,可除了徐一。都是她的人。如果当时她要做点什么。他很有可能就身败名裂了。

  而她也绝对不是做不出来,当时许是被自己的话给堵懵了。

  他乖巧地一件一件地剥着她的衣裳,“王妃说得是,本王以后一定会注意的,现在你先躺下,对,就是这样,别动……”s11();

  元卿凌气得拍他的手,“你的脑子能不能有一刻不要想那些?”

  “哪些?”他手里忙得很,嘴唇也很忙,而且她很鼓噪。

  “唔唔唔……”她的唇被堵住,只能瞪大眼睛无声控诉。

  一场爱情动作戏之后,两人相拥睡去。

  翌日,夫妻二人相互出发,元卿凌去怀王家,宇文皓回衙门,整理好东西入宫禀报。

  鲁妃还在怀王府,听得说昨晚齐王遇刺,十分震惊,在她认为,连续几次都有亲王遇刺,那一定是谁在酝酿一个特别大的阴谋,她担心儿子病愈之后,也会遭此劫难。”;

  所以,追着元卿凌一直问,让她向宇文皓打听,京兆府可拿住凶手了。

  宇文皓入宫把城门之事还有齐王遇刺一事禀报了明元shu29.cc帝。

  城门之事,归咎于褚明翠准备不足,且拖延时间太久,引发的意外。

  至于遇刺一事,没有真凭实据证明是褚明翠做的,但是,宇文皓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明元帝听了,沉默了一下,才慢慢地发话,“城门伤者,你去跟户部支取一笔银子,专门用于他们治伤和营养及短时的生活安置,至于刺客一事,继续调查,你的猜测不能作为证据。””;

  宇文皓知道刺客一事会是这样,不过,城门的事情如何处理?如何交代?

  “父皇,那城门一事,伤了这么多人,总得给他们一个说法,父皇以为……”宇文皓着明元帝,等着他发话。

  其实不需要怎么责罚,毕竟褚明翠的“本心”是好的,只要下旨斥责一顿,说她办事不周,处事不妥,再叫她出点银子安置伤者,这样,便能平息这场风波。

  明元帝想了一下,道:“那天城门的守将叫什么名字?”

  “袁杰!”宇文皓跟他了解过情况,知道他的名字,现场www.shu17.cc能这么快控制住,他居功至伟,父皇应该是要褒奖他的。

  明元帝神色淡淡地道:“嗯,便追究他一个维持不力,拯救迟缓的责任,停职查办。”

  聽聽聽

  聽宇文皓震惊地着明元帝,“父皇,袁杰有功!”

  “那谁有罪?”明元帝不悦地着他。

  宇文皓哑口无声,这事谁有罪,他不都说了吗?

  “就按照朕的意思办。”宇文皓揉揉眉心,“去吧。”

  宇文皓摇摇头,“不,父皇,儿臣不能处置有功之人。”

  明元帝怒道:“那你是要抗旨不遵吗?”

  “父皇,”宇文皓上前一步,恳切请求,“袁杰确实有功,若生生降罪于有功之臣,则会寒了千百臣子的心。”

  明元帝盯着他,眸色愠怒,“此事你若不能办,大把人能办,你自己琢磨去吧,出去!”

  宇文皓还要再说,穆如公公已经上前道:“奴才送王爷。”

  当日,这么多百姓在场,他们都亲眼到袁杰拼尽全力救人的,糊弄不得。

  穆如公公朝他打了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了。s11();

  宇文皓眸色平静,“知道了,谢谢公公告知!”

  “此事,总要有个人来承担责任,袁杰是城门守将,他来承担此事,是最合适的。”冷静言道。

  冷静言一袭白衣,飘飘如谪仙,面容温润如玉,不带半点情绪地听他说完整件事情。

  穆如公公送他出去,到了门外,穆如公公轻声道:“今日还没天亮,齐王府便命人入宫禀报,说齐王妃怀了身孕。”

  他自己是武将出身,知道武将要出头有多难,若国家无战事,有些shu28.cc武将一辈子可能就止步于目前的位置。

  一旦降罪下来,得是多大的笑话啊?

  冷静言呷了一口茶,神定气闲地道:“办法不是没有的,但是,有些偏颇,只你敢不敢。”

  宇文皓心头只冷笑,好一句日后补偿,这一句拯救迟缓,可伤了武将的心啊。

  可一旦国家有战事,他们要用生命的代价,才能换取晋升的机会,只是多少将士魂啊,要到死后才得道一个追封。

  那天的场景,京兆府许多官兵在眼里,袁杰是真真的尽力了,如果袁杰获罪,京兆府上下,只怕也觉得不可思议。

  宇文皓一拍桌子,“有什么不敢?快说!”

  “你素来足智多谋,快给本王出出主意。”宇文皓着冷静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就来气。

  他没有回衙门,这事他没想好怎么跟衙门的人交代。

  一时惆怅,去了国子监找冷静言。

  宇文皓烦躁地道:“本王明白,但是,就算不处置齐王妃,也不该问罪于袁杰。”

  穆如公公轻声叹息,“王爷去吧,那袁杰暂时受了委屈,皇上是知道的,日后等此事平息,定会加以补偿。”

  宇文皓一时颓然,知道父皇的脾气,这会儿跟他顶撞,不见得能为袁杰争取一个公平的结果。

  他摆下茶桌,道:“如今,诸位亲王无子,储君之位迟迟未定,如今齐王妃有孕,皇上心里头大概是倾斜过去了,要立齐王为太子,齐王妃就不能有污点,你应该明白的。””;

  他也没有回王府,元卿凌估计会比他更激动。

  宇文皓意难平,“本王没办法处置袁杰。”

  他拱手告退,“儿臣告退。”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