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遇见褚首辅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徐一捂着脑袋走了出去,被揍之后,还得充当王妃的车把式。

  元www.shu28.cc卿凌坐在马车上。到徐一一脸晦气地走出来,跳上马车。她道:“你跟着去?”

  “王爷让卑职赶车,送王妃入宫去。”徐一闷声道。

  元卿凌笑了,“怎么?又受气了?”

  徐一可不敢抱怨了。“属下嘴贱,总是爱惹王爷生气。”

  元卿凌落下帘子。笑了。徐一真是个受气包的存在。

  徐一偷偷地掀开帘子,把脑袋探进来,“王妃。您方才问的那个地方。卑职改天带你去。”

  王爷难伺候,还是讨好王妃。以后出了事,王妃还能保着他。

 &emspshu17.cc;喜嬷嬷呸了一声,“你真是不想混了。王妃说说笑,你当真了?可别在外头乱说。剪了你的舌头,难怪王爷总是揍你,你是活该。”

  徐一慢慢地站过头去,心里有透明的忧伤。

  最近点儿背。招谁惹谁了?总是挨骂!s11();

  马车走在青鸟大街上。车轮子咕噜咕噜地响着。伴随着咿呀咿呀的声音,元卿凌听得声音有些不对劲,道:“徐一……”

  忽地,只听得马车传来“哐当”的巨响,整个车一矮,翻侧在一旁。

  所幸徐一反应快,马上跳下去抬起一边,急声道:“王妃快下来,车轱辘飞了。”

  喜嬷嬷扶着元卿凌,连忙下了马车,也顾不得仪态了,怕徐一抬不住,人就直接摔下去了。

  徐一见两人都下了马车,才松了一口气,懊恼地着马车,道:“这车辙前阵子就有问题了,王爷叫卑职修修的,卑职不记得了,惨了,这一次王爷肯定收拾我了。””;

  喜嬷嬷叹气,“你说你还能干点出息的事吗?迟早王爷都得撵你走。”

  徐一耷拉着脑袋找了一下,“我先回去换马车吧,咦?那车轱辘呢?得把车轱辘装上去把马车驱走才行,不然在这里妨碍人家过道。”

  车轱辘飞出去之后,马车就打了个横,直接拦住了整条路。

  正说着,便见一辆青色蓬顶的马车急速而来。

  马车抵达之前,那车把式便连忙勒停下来,冲徐一道:“你们怎么回事?别挡道!”

  徐一一见,脸色微变,“惨了,是首辅大人。”

  喜嬷嬷转过身,背对着马车,神情冷淡。

  元卿凌见过首辅大人一次,那一次,貌似还是在御房外呢,首辅大人没给她好脸色。

  那干瘦但威严的老儿,眼底锐利的像一把剑。

  他出行就这么低调?只有一个车把式陪着,没有侍卫开路,没有高头大马在旁边跟随。

  而且,马车确实也不精致豪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户人家雇请的马车。

  当朝首辅,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此低调,实在让元卿凌很意外。

  徐一上前作揖,“首辅大人,卑职是楚王府的侍卫,送王妃入宫参宴,殊不知马车轱辘忽然飞出去了,才会暂时挡道,还请大人稍等片刻。”

  褚首辅掀开帘子,眸色淡淡地扫了一眼,既然王妃在此,而且是站在外头,他也不好坐在马车里,便下来了。

  吩咐车把式道:“去帮帮这位侍卫。”

  车把式得令,和徐一走过去。

  褚首辅也慢慢地走过去,拱手道:“王妃!”

  “见过首辅大人!”在人精面前,元卿凌不敢托大,人家见这个礼,只是给

  皇家颜面,可没把她放在眼里。

  “王妃客气了!”褚首辅淡淡地说着,眸光落在了喜嬷嬷的背上。

  喜嬷嬷知道他过来了,只能是慢慢地转过身来,福身道:“奴婢参见首辅大人。”

  褚首辅眸光凝在她的脸上,“喜嬷嬷,许久不见了。”

  “是的,许久不见,首辅可还好?”喜嬷嬷道。

  “还好,嬷嬷如今在王妃身边当差?”褚首辅像是寒暄的语气,但是听在元卿凌耳中,却觉得十分和气。

  “是的!”喜嬷嬷说,她始终没有正眼褚首辅。

  褚首辅却是一直盯着她。

  元卿凌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退开一shu29.cc步。

  她知道喜嬷嬷和褚首辅之间有过一些……纠缠,但是,具体不算清楚。

  不过,之前她认为,这久远的事情了,只怕两人都未必再放在心上。s11();

  尤其褚首辅,他如今位高权重,哪里会记得年少时候曾对一个宫女怦然心动过?

  元卿凌笑了,“那我也没什么想问的。”

  喜嬷嬷终于还是忍不住,“老奴心头一直有一个疑问,还望王妃能为老奴解惑。”

  似乎是太上皇不愿意处置她,才打发她出来的。

  褚首辅没有立刻转身,而是着喜嬷嬷,连眸光都柔和了许多,“嬷嬷保重。”

  “大人慢走!”元卿凌道。

  车把式走过来,道:“爷,可以走了。”

  “嬷嬷请说。”元卿凌道。

  褚首辅又深深地了喜嬷嬷一眼,这才转身离去。

  徐一把马车修好,道:“暂时能送到宫里,到宫里之后,卑职再修修。”

  不过,现在他的眼神,倒不像那么回事。

  马车抵达宫门口,两人下了马车,进了宫门,慢慢地向前走。

  上了马车,他的帘子落下之前,还了喜嬷嬷一眼。

  “首辅保重!”喜嬷嬷官方地说,相比起褚首辅,她显得比较冷淡。

  名誉上说可以任由她处置,但是真处置了,只怕老爷子不高兴,到底是伺候老爷子多年的人了。

  之前说过什么理由?元卿凌不记得了。

  喜嬷嬷一路都很沉默,元卿凌也不问,这涉及隐私,不好询问。

  褚首辅微微颌首,对元卿凌道:“老夫先告辞了。”

  但是如果硬要处置,太上皇顶多是生气一阵子。

  至于她当时为什么不处置?多半真是为了这个理由。

  喜嬷嬷着她,“老奴曾害过王妃,太上皇打发老奴入府,是任由王妃处置的,王妃为何不处置老奴反而要厚待老奴?别说之前的那个理由,老奴觉得不成立。””;

  车把式和徐一把马车抬到一边去,算是让出了一条道。

  喜嬷嬷想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为什么不处置?

  元卿凌和喜嬷嬷再上了马车。

  “嬷嬷有什么想说的吗?”元卿凌反问。

  喜嬷嬷垂着头,站在一旁,神情冷寂。

  最后,将近到宫里的时候,喜嬷嬷才忽然道:“王妃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马车从喜嬷嬷身边走过,帘子没有再掀起来,徐徐而走。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