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没来月信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可不是?若生了儿子,早早夭折,那才是真真的伤透了心。还连累了皇家,外头指不定多少人说皇家这些年生不出儿子来。生出也被上天收回,这是上天对宇文家的惩罚。”;

  纪王妃得病,是因为去照顾怀王。

  侧妃染病。则是照顾纪王妃,这都是亲善仁爱之举。半点挑不出错处。还应当褒奖。

  她能怪谁?

  太后悲声道:“上天不怜我宇文家啊!”

  宇文皓知道老太太一时半回是缓不过来了,但是日子有功,过段时候。这事就能慢慢淡忘。

  遂好生安抚了几句。让老太太再多吃了半碗粥。

  殊不知,太后喝了粥之后。却着他道:“你说你和你媳妇都一年多了,怎么也没个喜讯儿啊?她肚子若是不争气,你也该娶个侧妃了。如今连老七的侧妃都定了下来,你着实该抓点紧。””;

  老太太始终还是向着宇文皓。她心里是有念想的,这么多位孙子里,她最重的就是老五。

  自然因为贤妃是她侄女,娘家这些年又不济事。总是盼着老五能独当一面。好把娘家拉一把起来。

  只不过。孙子也都是亲孙子,虽不能一视同仁,却也都盼好的,所以纪王侧妃的事情才会这么在乎。s11();

  宇文皓最怕的就是老太太说侧妃的事情,他硬着头皮把元卿凌抬了出来,“侧妃一事,孙儿心里头也没个想法,加上和王妃最近处得还……”

  “你赶紧闭嘴!”老太太听得他说元卿凌,火气又冒上来了,“你那媳妇,不是老身说她,善妒,小气,心胸狭隘,皇后举办那赏shu28.cc花宴,亲王妃都上了名单,就她眼界高,说一个都不上,是真不上还是容不下啊?若她肚子争气,老身还不说她什么,偏生嫁过来都一年多了,还没个动静声响的,你也老大不小,怎么就不知道紧张呢?””;

  宇文皓本想着元卿凌如今得太上皇重视,老太太多少给几分薄面,没想到直接就开骂了,那他就得护着了。

  “祖母,可不能怨她,那些贵女,都不是孙儿喜欢的,出门之前,千叮万嘱,不许她上名单的,孙儿发誓,绝无半点虚言,否则叫孙儿这辈子都生不……”

  老太太气得举起手掌不轻不重地拍了他的脸一下,“胡说,发什么誓?有你这般轻浮的吗?敢拿子嗣发誓,老身就撕了你的嘴。”

  “是,孙儿错了,老太太莫气。”宇文皓连忙哄道。

  太后斜了他一眼,“当真是你不上?”

  “千真万确啊。”

  太后叹气,“那你要什么样的?你说说,让祖母为你张罗张罗。”

  宇文皓道:“老太太知道,我自十六岁便开始在军中混,总觉得京中贵女柔弱无力,风吹过来都能倒一片,这样的女子,莫说经历生子之痛,只怕连那怀孕之苦都吃不得的。””;

  太后还真听进去了,道:“你说得也对,只是京中如今以纤瘦为美,要寻那肥胖壮实的,还真不多见,总不能随便寻一个民间村妇为侧妃。”

  太后觉得,这女子生育是一大难,她自己生过,自知其中辛酸痛苦。

  瘦弱的女子,确实不容易。

  若那肥臀厚实的,三年抱俩绝不成问题的。

  聽聽聽

  聽这小子倒是有点眼光。

  “所以孙儿才说这事急不得嘛,慢慢找,这可得是处一辈子的人啊,岂能随便叫元卿凌去瞧一眼就说合适的?她也还真不敢给我拿这个主意。”宇文皓道。

  “你真的吃得住她么?”太后有些怀疑,最近听闻说楚王在府中很是窝囊,也不知道真假。

  按说以老五的性子,也不是个怕媳妇的。

  宇文皓笑了,“瞧您说的这什么话?就她这么一个女人,孙儿还吃不住她了?”

  “吃得住就行,当然了,如果说她能为你诞下世子,那是最理想不过,到底是正妃,嫡出,胜过他们寻的侧妃生下的儿子。”太后道。

  “是啊,是啊!”宇文皓敷衍道,他得走了,不然老太太又不知道要生出什么事来为难他。

  果不其然,这刚打算告退,老太太又道:“对了,你媳妇治好了老六的病,你就叫她去给纪王妃,如果能治,抓紧治好。”

  宇文皓就怕她说这事。

  “这不是情非得已吗?老太太追着问侧妃的事情,而且,还叫你去给纪王妃治病。”宇文皓喝了一口水,今日真是奔波啊。

  宇文皓嘿嘿一笑,“你来没来,我肯定知道,每天晚上都睡你好几遍,你就是没来。”s11();

  宇文皓道:“你是不是真怀上了?”

  太后高兴起来,与他多说了几句话,便打发了他去。

  这事,她其实也不大清楚,脑子里没有原主这方面的记忆。

  宇文皓道:“哪里是不愿意?只是大嫂也没叫人说,难不成她自个跑去吗?而且,这个月,她的月信还没来,虽不说一定是怀上,可总有这个可能是不是?若再出了侧妃那样的事情,岂不是还叫您伤心多一次?””;

  元卿凌捧着碗转过去,“来没来,难道还叫你到不成?”

  元卿凌正喝着汤,听得这话,只差点没喷出来,连忙伸长脖子咽下,瞪着眼睛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哪里可能怀孕了?”

  宇文皓啊了一声,震惊地道:“你还没来过?那你……你都这么老了,还没来?”

  “怎么?不愿意?”太后冷冷地道。

  “她怎么知道药箱的事情?我只能搪塞,说你月信没来,兴许怀孕,shu17.cc”宇文皓说着,忽然正经地着她,“对了,你跟本王都好那么久shu29.cc了,怎么没见你来过月信啊?””;

  “是!”宇文皓硬着头皮应道。

  元卿凌恼羞成怒,“没有,我从前就没来过月信。”

  “十七八不来也是正常的,再说,你才老,你比我大几岁啊?好意思说我老了?”元卿凌郁闷地道。

  元卿凌气得牙痒痒,了一眼捂嘴偷笑的绿芽,冲宇文皓怒斥,“闭嘴!”

  “真的?”太后听得说元卿凌月信没来,一时便振奋起来了,“那你得注意一些,每天都得叫大夫请脉,可不能胡来啊。”

  这初潮从十二岁到十八岁来都是正常的,个体差异嘛。

  晚上,宇文皓回到府中,不甚经意地道:“对了,今天不你可能怀孕了。”

  元卿凌皱起眉头,“给纪王妃治病?怎么治啊?有药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