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敢欺负我老元

  一秒记住【草www.shu28.cc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纪王妃和齐王妃的送的礼也到了。

  纪王妃送的是一尊翡翠送子观音,雕琢得十分精美,是上好之品,值得不少银子,纪王妃这一次是下了重本,出了大血。

  她会送重礼,元卿凌一点都不奇怪,纪王妃面子上的事情,总是做到极致的。

  相比之下,齐王妃褚明翠送来的礼就有些寒酸了。

  是两根人参,还有一些当归。

  褚明翠是个务实派,不做门面功夫,她不喜欢元卿凌,更不想到她怀孕,送这些东西来,大概是府中家臣做主,聊表心意。

  毕竟,都是自家妯娌,若什么都不送,不管不问,倒是显得小气狭窄了。

  真送吃的或者药材,也知道楚王妃不会吃,那就没必要张罗太好的。

  其嬷嬷找个地方想安放好送子观音,但是擦拭的时候才发现,那送子观音的后背是有一条裂缝的。

  这裂缝不算明显,若不是仔细,还以为是翡翠的纹路,玉根。

  但凡是佛像雕刻,都务求完好无缺。s11();

  送一尊有裂痕的送子观音,算是什么意思?

  其嬷嬷很生气,告知了喜嬷嬷。

  喜嬷嬷道:“算了,放置一旁,跟王爷说说就好,不要告知王妃,免得她生气。”

  其嬷嬷气道:“纪王妃也欺人太甚了,这不是诅咒吗?真没见过这么黑心的女人。”

  其嬷嬷素来说话都小心有分www.shu17.cc寸,像这样抨击一位王妃主子,以前是断不会的,甚至绿芽有时候出言无状,她还会呵斥。

  但是她觉得这种事情就不能出差错,犯忌讳。

  这是大大不祥的事情。

  若是没发现,拿了这尊像摆放在房间里,王妃日夜对着这尊有裂缝的送子观音,那真是不吉利。

  喜嬷嬷也生气。

  但是,生气归生气,这事也没办法说,毕竟,东西送回过来的时候没发现,现在才说有裂缝,怎知不是挑事诬陷?

  她道:“算了,先搁起来吧。”

  宇文皓回来的时候,其嬷嬷去跟他说了这事。

  宇文皓听罢,雷霆震怒。

  老元这几日吐个半死,卧床几日虽没出血,但是情况还是没好转多少,他心疼得不行,纪王妃竟还故意送恶心来,老元现在情况不好,气不得,如果叫她知道,一旦生气,岂不是又动了胎气?

  宇文皓自己被刺杀的时候都没这么生气过。

  动他可以,动他老元是没得商量的。

  翌日,他一早就回了衙门,带着捕头和几名衙役到了纪王府,说刘侧妃的死,还有可疑,需要仔细调查。

  纪王已经去了亭江府剿匪,不过就算他在,宇文皓这口气也吞不下。

  带着人到了纪王妃的院子外头,他高声道:“你们都给我带口罩进去,纪王妃的病是会传染的,得了病,就是死路一条,你们若不想步入鬼门关,就把口罩给带严实了。”

  一句一个鬼门关,一口一个死字,听得人胆战心惊。

  纪王妃在里头自然也听到了,脸色僵硬,却硬是挤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www.shu29.cc

  聽聽聽&nbs

  p;宇文皓进了去,纪王妃托病坐在榻上,神色淡淡地道:“五弟来了?”

  宇文皓盯着她,道:“大嫂,打扰您养病对不住了,但是有一件事情,必须得再来问问大嫂,还请大嫂不要隐瞒。”

  纪王妃道:“不要紧,听五弟的口气,我都是将死之人了,自然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宇文皓着她冷淡的脸,想起她送的那尊观音,心里就来气,道:“大嫂不必灰心,这病倒不是必死无疑,听大夫的话定时吃药,兴许也能熬个两三年。”

  纪王妃眼底有怒气跳跃,手握住了白瓷杯子,手指苍白见骨,“五弟还没说是为何事而来。”

  纪王妃怒道:“本妃送给楚王妃的送子观音,你竟不小心落了地,有了裂痕还敢给王妃送过去?你是有几条命可送?来啊,给我打!”

  纪王妃当下厉喝一声,“来啊,把小青给我带上来。”

  宇文皓着她,冷道:“密报说,纪王妃已无生子的可能,怕侧妃诞下哥儿,会威胁到纪王妃的地位,所以心生杀意,可若自己动手,始终会被查出,因而威逼刘侧妃自己投湖自尽,既然是自己投湖自尽,那便怎么查都查不到纪王妃的头上来。”

  那小侍女也不过十五六岁,眼底一片惊慌惶恐,身子瑟瑟发抖。

  小侍女跌坐在地上,下意识地摇头,眼底噙满了泪水。

  说着,她站了起来,对着宇文皓福身。s11();

  纪王妃冷冷地道:“我为何要这样做啊?”

  她心里发恨,却言语不得。

  但是此案继续调查下去,这麻烦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且一旦公开调查,即便最后查证是诬告,民间大概也把她胁迫侧妃自尽的事情传开了。

  宇文皓道:“所以本王前来问个明白,如果纪王妃否认,此人便是诬告,本王当要追查下去。”

  承认,是断不可能的。

  宇文皓厉喝一声,“慢着!”

  当下,一名小侍女被拖了进来,被压着跪在了宇文皓的面前。

  沉默了片刻,她软了下来,咳嗽了一声,“五弟这般缠咬不放,是为了那送子观音的事情吧?”

  宇文皓阴恻恻地着她,“送子观音是怎么回事?本王不知道。”

  纪王妃冷笑,“调查?”

  纪王妃神色几度变幻,最后,勉强一笑,着宇文皓,“无稽之言,五弟也信?”

  纪王妃一脸内疚地道:“那观音,我本是真心实意地送给楚王妃的,殊不知底下的人毛手毛脚,那观音下了地有了裂缝我也不知道,送去了才跟我请罪,如果五弟是因为这事,嫂嫂给你赔不是。”

  嬷嬷怔了一下,退后一步着宇文皓,“王爷,请您莫为这小贱人求情,她罪有应得,幸好楚王妃没气出个好歹来,否则,她万死不足以抵罪。”

  宇文皓着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底下的人做错了事,大嫂应该好生教训才是。”

  宇文皓神色一收,换了公事公办的面容,“是这样的,日前本王收到匿名告密,说刘侧妃是被大嫂给逼死的,大嫂以刘侧妃家人为要挟,逼迫刘侧妃投湖自尽。”

  一名粗壮的嬷嬷上前,一把揪住小侍女的领口,抡起了手掌便用力扇下去,口中怒道:“打死你这个不懂事的小贱人,敢冒犯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