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有一人可遏制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顾司这个人,真要办点事,也实在迅速。

  晚上出宫之后,便掌握了第一手资料,迅速到王府去立功。

  竟然在正院里到了元卿屏,顾司顿时觉得,这功立得好,立得及时。

  “二姑娘!”顾司上前打招呼,经过上次的事情,她应该记得他了吧。

  元卿屏了他,“这位公子,您有点面熟。”

  顾司忍住心碎,自我介绍,“我叫顾司,和你姐夫是好友。”

  元卿屏一怔,随即想起他就是那次城外出事的时候过来打招呼然后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转身而去的人。

  “原来是顾大人,失敬,失敬!”元卿屏端正神色,带了几分恭谨道。

  “你知道我?”顾司眸光锁着她,问道。

  “我们见过,不过可能顾大人不记得了。”元卿屏微笑道。

  不记得?下辈子还记得。s11();

  顾司做出绞尽脑汁地想的模样,然后很茫然,“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呢?”

  元卿屏提醒,“在城外,就是齐王妃粥棚出事那一次。”

  “噢!”顾司恍然大悟,“对,我记得了,你那天跟楚王妃在一块,我还过来跟你们说话。”

  元卿屏道:“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转身走了。”

  “是啊,那天伤情危急,我忧心如焚,赶着去救人,实在失礼了。”顾司歉意地道。

  元卿屏福身,“大人爱民如子,实在让小女敬佩。”

  “哪里哪里,谬赞了谬赞了。”顾司摇着手,谦虚地笑着。

  回廊上,

  宇文皓和元卿凌并肩站着。

  “怎么办?我很想揍他一顿。”宇文皓着顾司,对元卿凌道。

  “他真的喜欢二妹吗?”元卿凌问道。

  “否则他为什么跟我打架?不就是因为我给二妹找夫婿吗?”宇文皓道。

  元卿凌听着顾司说的那些话,“可他连见过我二妹都不记得……”

  “装的。”宇文皓道。

  元卿凌冷冷地道:“那确实该揍,不过轻点儿,别伤了我未来的妹婿。”

  宇文皓摇摇头,“难啊,要娶你二妹,顾司父亲母亲肯定反对,否则,顾司也不需要借酒消愁了。”

  元卿凌轻叹,什么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这是一个等级分明的社会,静候府,侯爵府邸,说是好听,但是京中又有谁把静候府在眼里?

  说起静候府,都是带着讽刺鄙视的语气。

  当然,元卿凌觉得这名声败坏,原主元卿凌当记一功。

  京中谁不知道她这个楚王妃之位是怎么得来的?

  即便现在她和宇文皓恩爱情深,可黑历史会一直被人翻出来的。

  城外救人那一次,是为她挽回了点声誉,可只怕还不能彻底洗白啊。

  宇文皓厉喝一声,“顾司!”

  顾司抬头他,眉心跳动怒气,怎么办?他又想跟楚渣打一架了。

  宇文皓道:“进屋里说话。”

  顾司忍下这口气,佳人面前不可失态。

  他扬起笑容,露出洁

  白的牙齿着元卿屏,“二姑娘,下次见。”

  “下次见。”元卿屏觉得这

  位顾司侍卫长还挺温和亲切的,一点架子都没有。

  顾司跟宇文皓和元卿凌进了屋中,坐下来,斜睨了宇文皓一眼,“跟我摆你王爷的威风啊,一点面子都不给,有你求我的时候。”

  宇文皓把玩着杯子,口气淡淡地道:“听我那不成器的老岳父说,二妹的婚事,我能做一半主。”

  顾司不满地着他,“你别拿这个威胁我。”

  “谁威胁你了?你爱说不说,瞧你刚才吹得,猪都快被你吹上天了,忧国忧民,救人心切?羞耻吗?”宇文皓哼道。

  顾司恬不知耻地道:“我说的是事实,当日我救了好几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元卿凌听着两个男人在这里相爱相杀,实在厌烦,道:“顾司,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未来大姨子说话,那自然不一样,顾司收敛神色,道:“这事就是齐王妃说的,皇后去找了太后说了此事,也去找了皇上,把娶褚明阳为侧妃的事情在提了一下,这事连褚首辅都是默认的,估计皇上斟酌一下,就得下旨了。”

  元卿凌一怔,“那褚明阳呢?褚明阳自己是什么意思?”s11();

  这人心高气傲,会愿意做个侧妃?

  她的样子,连她家大姐褚明翠都没放在眼里。

  褚明翠好歹还是齐王正妃,她甘心做个楚王侧妃?

  “她同意不同意这就不知道了,反正,今天王爷出宫之后,褚首辅带着她入宫去拜见了太后,太后又请了皇上过去,

  还请了贤妃娘娘过去。”

  元卿凌心里咯噔一声,“连贤妃娘娘都请了过去?那估计十有**了。”

  宇文皓坐不住了,“不行,我得马上入宫去。”

  顾司道:“这事皇上还没拿定主意,在拿主意之前,肯定会询问你的意思,你且等那时候再表态不迟。”

  宇文皓着元卿凌,“那不行,等不及的,今晚不说清楚,她肯定睡不着。”

  元卿凌神定气闲,“又不是我娶侧妃,我为什么会睡不着?反正事儿你着办。”

  宇文皓白着脸,“坏了,换我睡不着了。”

  顾司同情地道:“是啊,如果娶侧妃,那你肯定睡不着,王妃都要跟你往死里闹聽。”

  宇文皓陡然抬头,着他,“你说什么?”

  顾司愣了一下,“我说你睡不着啊。”

  宇文皓站起来,着元卿凌,“对,你会往死里跟我闹。”

  元卿凌眨了一下眼睛,着他。

  “汤阳,汤阳!”宇文皓扯了嗓子喊。

  汤阳疾步走来,“王爷,卑职在。”

  “你命人在街口盯着,如果今晚有太后或者皇上的人来,立马来报。”宇文皓下令道。

  汤阳得令。

  “今晚会有人来?”元卿凌问道。

  “今晚会来,如果父皇要问我的意思,那今晚肯定就会叫人出宫来问,褚首辅办事是迅速的,肯定明日就会要得到答案,所以父皇必定会在今晚就问了我。”宇文皓道。

  顾司皱了皱眉头,“但是,如果褚首辅心意坚定地

  要

  把孙女嫁给你为侧妃,你是抗不过他的啊。”

  宇文皓站站起来,眸子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没错,如今褚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本王确实还不能遏制得他,可有两人一定可以,那就是太上皇和皇上。”

  第211本王要休妻

  顾司道:“虽能遏制,但是,皇上显然不会为了这些事情得罪褚首辅,对皇上来说,娶个侧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算现在不娶,以后估计也逃不了,只是眼下还得先应付此事。”

  宇文皓道:“之前便提出过让我娶褚明阳为侧妃,但是其实父皇心里是不太赞成的,至于这一次……如果我有很好的理由,父皇未必就一定会勉强我,不过你说得对,对父皇而言,我娶个侧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以后父皇会怎生威逼,我暂时顾不得,唯有先应付眼前的。”

  元卿凌听得心哇凉哇凉的,幸好宇文皓现在跟她一条心去对抗,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eshu28.ccmsp;事实不出宇文皓所料,戌时左右,穆如公公就带着两个太监来府了。

  穆如公公一听,这是跟谁说话呢?跟王妃说吗?王爷是气疯了吗?

  元卿凌抽泣着,转身背对着他,鼻音重重地道:“你走,找你的侧妃去,我一会就走,离开王府。”

  一行人匆匆赶到了啸月阁。

  她捂住了肚子,脸上有痛苦之色,绿芽急忙过来扶着,她一扬手甩开绿芽,眼底便冒了泪水,“宇文皓,记住,今天是你负我,我出了这个门口,你就休想我再s11();

  “你回禀父皇,就说本王娶了个悍妇,要休妻!”宇文皓怒道。

  穆如公公眉心一跳,“这话是谁说的?”

  穆如公公吓得顿时软了双腿。

  元卿凌盯着他咬牙切齿地道:“好,这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

  喜嬷嬷劝道:“王爷您现在可不能拿话来激她,您您方才还给她喝什么药的,她若犯倔起来,真喝了怎么办啊?”

  喜嬷嬷轻责,“王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穆如公公急忙问道。

  “找什么侧妃?都说是外头谣传,你还当真了。”宇文皓无奈地道。

  回来。”

  “这是你说的,你说过的话要算数,但是你不能带着本王的孩子走,喝药,喝完药,胎落了,你爱滚蛋滚蛋。”宇文皓追出来shu29.cc,怒道。

  元卿凌出来就到一脸发白的穆如公公,穆如公公还没行礼呢,就听得宇文皓这句话,元卿凌直接回身道:“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走,穆如公公,您来得正好,烦请您转告父皇一声,说我无缘做皇家媳妇,我卷铺盖走人,他爱娶谁娶谁。”

  宇文皓哼了一声,冷冷地道:“她要走,难道本王还要拦着吗?是她无理取闹,又不是本王做错了。”

  他在门房处通报了一声,便走了进去。

  宇文皓刚听着怒气消减了点儿,一听这话,又顿时火冒三丈,“她有胆子就喝下去,敢喝下去本王就敢休了她。”

  宇文皓这才不情不愿地上前,伸手去扶她,“你要紧吗?”

  宇文皓冷道:“你别以为怀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会认你这个王妃,喝下这碗药,本王与你一刀两断,别妨碍本王娶褚家二小姐。”

  穆如公公立刻摇头,“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奉皇上的命令出宫来王妃。”

  喜嬷嬷上前,轻声叹气,“也不知道是谁嘴碎,在王

  妃的面前说王爷要娶褚家二小姐为侧妃,一时气愤,就跟王爷闹了起来,说王爷趁着她怀孕难受的时候纳妾,这本来是空穴来风的事情,她还当了真,怎么都劝不住,王爷一时生气,便说是真的,要娶褚家二小姐为侧妃。”

  可不能跟王妃闹的,御医也说她这胎不稳,且情绪容易波动,容易钻牛角尖,若真出了事,可怎么办才好?”

  宇文皓了穆如公公一眼,仿佛才想起来问,“公公这么晚来,是有什么事吗?”

  穆如公公推了银子,道:“姑姑好生着王妃,咱家回了。”

  卿凌哭得好伤心,肩膀抖动得厉害。

  元卿凌觉得自己有点花痴,总爱盯着这样的他。

  宇文皓眉目隐隐有了怒气,“本王都跟你解释过了,你还不信,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穆如公公还没进得去,就听得

  穆如公公嘴唇都哆嗦了,却见绿芽发疯地跑来,“王爷,嬷嬷,不得了了,王妃寻短见了。”

  穆如公公连忙道:“是啊,是啊,可不能这样的。”

  “你走,马上收拾东西走,本王不稀罕你,就没见过这么狭窄的女人,连本王娶个侧妃都容不下。”宇文皓一掀桌子,怒气冲冲地道。s11();

  王妃说:“你厌恶我?我何尝不厌恶你?只是大家都是斯文人,我懒得撕破脸罢了。”

  她着宇文皓慢慢冷静下来的脸,他在思考,显得特别的睿智。

  “你何德何能让本王恨你?本王只是厌恶你,讨厌你小气,心胸狭隘,容不得人,现在本王见到你都恶心,想吐。”

  说完,她把一个碗掷于地上,药汁飞溅间,大步出门。

  宇文皓余怒未消,“查什么?不www.shu17.cc查,本王还就要迎娶褚明阳为侧妃了,她能把本王怎么了?”

  不过,话说了回来,如果宇文皓自己都赞成娶个侧妃,她也犯不着伤心难过,不值得了。

  元卿凌冷冷地道:“王爷真爱说笑,您有您娶,我有我带着孩子再嫁,谁都不妨碍谁,到时候摆下满月酒,还请王爷过来喝杯水酒。”

  喜嬷嬷拉着穆如公公出去,给穆如公公塞了一锭银子,叹息道:“今晚您到这事,万不能告知太上皇或者皇上,这小夫妻闹闹脾气是有的,王妃自打怀孕之后,性情也有些变化,一时执着犯倔,也是可以理解的,还请公公代为掩饰掩饰。”

  元卿凌没寻短见,只是要寻短见,幸好徐一发现及时,抢下了匕首,不过,王妃的手似乎也伤了,地上也有几滴血。

  刚进了院子,就听得有吵闹的声音传来,仔细听,像是王爷的声音。

  穆如公公可吓坏了,一把拦住宇文皓,跺脚道:“我的好王爷啊,您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您这不是要气死王妃吗?哎呦喂,真要了老奴的命了,王妃若真出了门,有个好歹,可怎么办啊?”

  “可不还没查吗?等回头安抚了王妃,我好生查一下就是。”喜嬷嬷说。

  喜嬷嬷见状,连忙推了宇文皓,“王爷还要斗气吗?”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自打我怀上了,大家都在为你侧妃的事情张罗着,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如果现在娶了侧妃,有了新人,谁还会记得我这个旧人?我还不如走了,我还不如死了。”元

  说完,她抹了一把眼泪,扶着回廊的栏杆,踉跄而去。

  元卿凌只是哭,不说话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