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反击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梁夫人起身,含笑道:“父亲,王爷和王妃到了。

  元卿凌一听,不由得一惊,这位挑粪大爷就是逍遥公?

  她连忙起身,福身道:“见过老公爷。”

  逍遥公着她,浓黑的眉目一挑,嘿嘿一笑,“你做王妃的,跟老夫行礼,这不合规矩,快坐下。”

  元卿凌谦逊道:“您是前辈,自当是我见礼的。”王妃还真算不得是什么,也就是位分尊贵罢了,论实力,人家甩她好几条街,在这些老狐狸面前,可不能放肆的。

  “你这女娃倒是会做人。”逍遥公赞许地道,眸光落在了宇文皓的脸上,揶揄一笑,“五小子,这好久都没来了,是不是还怕老夫弹你咕咕?”

  宇文皓脸上木然,“您老人家还是为年轻后辈竖立良好的榜样,别为老不尊惹人笑话。”

  逍遥公坐下来,脚丫子放在小矮几上,黑漆漆的满是泥巴,一副耕田老汉的模样,“论起为老不尊,太上皇当仁不让,你还是先说说你皇祖父去。”

  宇文皓不敢。

  虽然一直想说来着,就是皇祖父纵容了这个老匹夫这般放肆无礼。

  元卿凌其实想单独和逍遥公聊几句的,但是眼下也没寻到机会,毕竟逍遥公所有的兴致都在宇文皓身上。s11();

  说了一会儿话,逍遥公站起来,“小五子,跟我进房。”

  宇文皓定了定,还是慢慢地站了起来,跟着他出去。

  元卿凌见他一副上刑场的样子就好笑,这逍遥公挺

  亲和啊,为什么要怕他呢?

  逍遥公和宇文皓进去说了有一炷香功夫的话就出来了,出来之后,宇文皓就说要出去办事,拉着元卿凌赶紧走。

  元卿凌好不容易来一趟,还没问到想问的事情就这样走,实在有些不舍。

  不过,逍遥公却着她道:“老夫过两天入宫给老头子请安,王妃若得空,便一起去吧。”

  元卿凌连忙道:“好,好,我得空的。”

  说完,这才放心跟宇文皓走。

  上了马车,宇文皓一直沉默,脸色有些凝重。

  元卿凌问道:“什么叫弹咕咕?”

  宇文皓了她一眼,“弹脑门,他以前最喜欢弹我脑门。”

  “哦,他这么粗www.shu17.cc壮,下手一定很重了,”元卿凌着他还是一副凝重的样子,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宇文皓轻声道:“买凶刺杀我的人,逍遥公找到了。”

  “找到了?那为什么不送交衙门而是要告诉你?或者直接禀报父皇啊。”元卿凌奇怪地道。

  “他已经递了折子,但是父皇没有任何批示。”宇文皓眉头紧蹙,“甚至,父皇没传召他问话。”

  “是纪王?”

  “嗯!”宇文皓点头,“是他,这我早知道,但是一直没有证据,如今逍遥公找到了证据,父皇却不管,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很愤慨也很失望,元卿凌握住他的手,轻声道:“他建功归来,如今又要娶褚家女儿为侧妃,风头一时无两,或许,父皇大概也属意他

  为太子。”

  一个残害手足的人,皇上为什么会选择他呢?元卿凌不解。

  &n

  bsp;聽聽聽宇文皓冷冷地道:“既然父皇要保着他,我便偏要把他的烂肠子挑出来公诸于众,不管谁做太子,总之不能是他。”

  元卿凌有些担忧,“如果父皇真的属意他,你这样做,是跟父皇的初衷相反,只怕……”

  宇文皓眸色愠怒地道:“事到如今,没什么好怕的,此事父皇不追究,他便会更加嚣张,得寸进尺,你以为他父皇身边没有他的眼线吗?逍遥公递折子的事情,他肯定知道的,这些日子他夹着尾巴不敢闹事,我还道是因为立功后懂得低调了,没想到是因为这事。”

  他说完,着元卿凌,有些忧心忡忡,“我唯一的顾虑www.shu29.cc,便是你的安危,若我真的跟他宣战,你首当其冲会成为他下手的目标。”

  “我不怕,顶多少一些出门,总不至于他会派刺客到王府去!”

  不外乎,是地方官员的孝敬。

  元卿凌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道:“我不建议你去惹事,但是事来了,咱也不能躲,躲横竖也是躲不过,难道我们不还击,他就放过咱们了吗?不会,只怕会更加嚣张,你不必顾虑我,我自会事事小心,再不济,我还有多宝和阿四保护

  所以,他们便会孝敬京中当权者,与之分赃,纪王的花销,有大部分来源于此。

  宇文皓斟酌了一下,道:“我先想个周全的法子吧。”

  元卿凌觉得这样忍下去也不是办法,总有一天会被人欺负到头上来的。

  元卿凌与他手指交缠紧握,第一次觉得,夫妻之间,是必须荣辱与共,风雨同舟的。s11();

  而亭江府的知府,就是纪王妃的表弟。

  纪王这些年花费了不少的银子,用于笼络官员,最近几年,也都是靠着纪王妃娘家接济,苦苦支撑。

  但是,这远是不够的,所以,他有来钱的路子。

  回去和汤阳商议,要打击纪王,就要断其金银来源。

  汤阳翌日shu28.cc出发,去了一趟亭江府。

  可这事,若大肆调查,是要刑部下令的,京兆府的权

  宇文皓是京兆府尹,要揪纪王的鞭子,就只能是从刑狱案子入手。

  亭江府是纪王刚立功回来的地方,纪王能在一个月内迅速肃清土匪,可见亭江镇是他的势力范围之内,而之前他本想举荐宇文皓去亭江镇剿匪的,若不是可控宇文皓在亭江镇的一举一动,他是绝不会举荐。

  宇文皓着她坚毅无惧的眸子,虽然觉得阿四和多宝都未必管用,但是她这般义无反顾的支持,让他下了决心,他亲吻着她的额头,轻声道:“得贤妻如你,夫复何求?”

  限只在京师,要查纪王底下门人官员判的案子,必须师出有名。

  宇文皓从纪王的门人入手。

  这是对元卿凌最高的赞誉和肯定。

  我。”

  纪王一党,已经明目张胆地结党营私,近些日子,风头虽稍稍收敛了一些,但是,宇文皓早先就已经对他们有所防备,也着汤阳调查他们。

  州府官员,鱼肉一方,山高皇帝远,要考核调查,总不能是皇帝亲自微服私访,因此朝廷每年都会派遣钦差到各地巡视,而纪王每年都积极为自己的党派争取钦差一职,什么冤家错案,地方税收,水利工程之类,一旦认真调查,是肯定得出篓子的。

  他始终是不放心,元卿凌和孩子是他的软肋。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