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你死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齐王问道:“不知道外祖父听了什么流言?不过,外边的人说什么也罢,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谁管得着人家说什么?褚家算不得是嚣张跋扈。

 &emsshu28.ccp;他认为,外头的人说褚家人嚣张跋扈,这话也说了许多年,又不是现在才说,怕是外祖父如今才听到吧?

  褚家,其实真算嚣张了,外头多少人听到褚家都要打三个寒颤?

  褚首辅仿佛没听到齐王的话,着褚大夫人,“大夫人,你知道外头的人说什么吗?”

  褚大夫人被点名,却也不怕,只微笑道:“父亲,儿媳素来不关心坊间无稽流言。”

  “是啊,”褚首辅眸色如刀,厉声道:“你素来是不关心的,如果你关心,应当知道流言如毒箭,可杀人于无形。”

  褚大夫人没敢对着他这种眸光,垂下了头,“是!”

  在场有许多人知道褚首辅的意思了。

  因为这一次的流言,实在是太过厉害,不过三两天,席卷全城,大街小巷,乃至各家府邸内院都在说这件事情。

  这也难怪,流言主角竟然是当代首辅,那位威望直逼皇上的褚首辅。

  而另外一位,则是伺候了太上皇一辈子的喜嬷嬷,能跟着太上皇一辈子,那是多大的信任与恩宠啊。s11();

  自然此事就惹得人格外关注。

  褚家老夫人脸色也抖动了一下,垂下了眸子。

  她警告过,天大的事情,老爷子都能兜着。

  但是唯独碰触了那三个字,就是他的死穴,六亲不

  认。

  她警告过,谁都不能去惹那个人。

  但是,显然嚣张跋扈这四个字,真是说对了。

  他们眼里,不起任何人了。

  褚首辅缓缓地问道:“你们知道方宇是谁吗?”

  他的眸光,依旧是着褚大夫人。

  果然是说这事。

  褚大夫人摇摇头,“不知道。”

  许多人都说不知道。

  但是,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方宇,就是外头流言与喜嬷嬷私通最后被太上皇处死的人。

  褚家二夫人听到了外头的流言,见大家都说不知道,她便说了:“父亲,这个方宇,儿媳知道,听说当年他因为阴乱宫闱,与喜嬷嬷私通,被太上皇处死了。”

  褚首辅冰冷的眸光,落在了褚二夫人的脸上,吓得褚二夫人连忙摆手,“儿媳只是听外头的人说的,儿媳什么都不知道。”

  倒是褚大夫人很不喜欢这种氛围,想着父亲也不至于当着大家伙的面帮着那喜嬷嬷,便道:“父亲,二夫人说的那些,儿媳其实也听过,这方宇确实该死,竟然敢勾搭太上皇身边的首席宫女,阴乱宫闱,实在该死。”

  这种事,有什么好辩白的?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再说,当年的事情,谁还会去追究?

  那禁军被处死,很多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触动了太上皇圣怒,才会被杖杀的。

  一个被太上皇处死的人,一个在宫里伺候了多年的老嬷嬷而已,不值得这样兴师动众的。

  褚首辅眼底是惊天的狂怒,

  聽聽聽&

  nbsp;只是声音却稳如泉水,“方宇,十六岁跟在太上皇的身边,太上皇登基之后,他被封为御前侍卫,任期以来,尽忠职守,太上皇御驾亲征那一次,他随同前往,那一场惨战,老夫与逍遥公,还有他,一同护送太上皇从死人堆里逃出来,找回主力部队,最终,那一场战役,我们反败为胜,胜利那天,便是而二十八年前的昨天。”

  褚家的人,很少听褚首辅说当年的事情。

  所有人都震惊了。

  褚首辅终于端起了那放置在旁边的茶水,头抬起,那眸光就如闪电一般,一闪,一寒,手中的杯子就飞了出去。

  褚家大爷整个人都慌乱了,磕头道:“父亲,此事您可调查清楚了?只怕是冤枉呢,而就算是她做的,也罪不至死啊。”

  需要承认!”褚首辅眸光冰冷,落在了褚家大爷的脸上,“拟一封休,准备毒酒,休下了之后,给她喝下毒酒,尸体送回她的娘家。”

  褚大夫人脸色僵硬,难堪,茶杯是砸在了她的锁骨上,茶水泄出来,沿着胸口流下去,感觉湿冷冰冻。

  御前侍卫因为阴乱宫闱而被杖杀吗?

  褚首辅继续道:“方宇牺牲那年,二十六,比你们在座的好几个人都要年轻,当年太上皇登基不久,有www.shu29.cc一次祭天大典,太上皇提前两天外出巡视,方宇作为御前侍卫跟随而去,殊不知,太上皇出行的事情,被当年的逆贼十三爷得知,派人刺杀,方宇为保护太上皇,牺牲了,他牺牲之后,太上皇追封他为护国侯,他便是我朝第一位护国侯。”

  褚大夫人也是略一慌张,连忙道:“是吗?原来他就是护国公,怎地外头这样说呢?可见着实无稽,父亲不必放在心上。”

  她盯着褚首辅,语气倔强而怨恨,“父亲,儿媳做错了什么,您直说,便是杀了儿媳,儿媳也绝无怨言,但是,您得说明白为什么。”s11();

  “她不死,你死,”褚首辅着他,“你对太上皇承认此事,由你一人承担罪名,但是,你死之前,我依旧要把你逐出褚家,和我断绝关系。”

  褚大夫人的眼底,才有了惊慌之色,但是,到底是褚家的大夫人,见过大阵仗,也经历过风雨,她强自稳住申辩道:“父亲,您说儿媳什么都好,但是不能说儿媳造谣,儿媳没有这样做过,不是儿媳做的,儿媳便死也不承认。”

  “父亲!”

  所有人惊了一下之后,都上前跪下,“您这是怎么了?”

  褚首辅眼底的狂怒才一下子爆发出来,厉声道:“因为外头的流言,是你命人散播,是你命人造谣,你不止侮辱了喜嬷嬷,你还侮辱了救过太上皇性命的护国公,此事,太上皇已经知晓,下令严惩,你方才说,杀了你,你也没有怨言,你确实不能有怨言,你若不死,褚家谁都逃不了。”

  褚首辅在这个家中,不啰嗦,不赘言,命令简单明洁,不会把自己的当年往事在妻妾子孙面前提起。

  “祖父!”

  “你不

  杯子砸在了褚大夫人的身上。

&ewww.shu17.ccmsp; 方宇就是护国侯?不对吧?不是说有一位姓方的

  如今听得他说起那场战事,众人都屏息静待,等他说下去,因为,方宇曾保护太上皇,救过太上皇,太上皇最后杖杀了他,可见他犯了多严重的罪行。

  褚家的人知道他上过战场,知道他死里逃生,知道他为北唐立下过汗马功劳,但是,具体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