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该休妻的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此言一出,现场死一般的寂静,连哭泣求情的声音都顿时敛去。

  太老夫人怒站起来,厉声道:“那是不是连你老母都要赶走?今日你若是敢伤了这屋中任何一人,老身当场死在你的面前,叫你背上一个不孝的罪名。”

  褚首辅着她,冷道:“我本可以叫人马上送你回越眉庵,但是,我想你在这里着,我褚家的人,被你纵容成什么样子,这底下,还有一个有用的人吗?你死了,我死了,这些人,就都任人鱼肉,不过,届时你也不到,我也不到了。”

  太老夫人怒道:“所以老www.shu29.cc身总劝你,趁着你还得力的时候,把族中的人都给提拔起来,只要我褚家长成一棵大树,植根地下,延绵千里,谁敢动我们一下?如今事情还没发生,你就先拿自个人开刀,岂不是懦弱?你真这般英雄,就该去为褚家的万古家业去拼搏,而不是畏首畏尾。”

  褚首辅冷笑,“老太太这是想谋逆啊?一把年纪,食古不化,迟早成我褚家大患,若父亲还在,便是我死谏,也得劝他把你休出门去,省得你祸害我褚家子孙。”

  此言,震骇众人,这话,岂止是大逆不道啊?简直是有违人伦。

  太老夫人眼睛翻了一下,几乎当堂昏厥过去。

  而就在这当下,褚首辅已经给穆娅打了手势,眸光落在那毒酒上。

  穆娅大步过来,端起毒酒便走到了褚大夫人的身边。

  褚大夫人尖叫,使劲往后躲,她的眼底灌满了骇然惊恐,摇头哭道:“你走开,你走开!”

  穆娅高大的身子笼罩下一道黑影,像死神一般站立在她的面前。s11();

  褚大夫人全身软得像一条大虫,在地上匍匐爬行,,牙齿打颤地哀求:“父亲,我错了,我错了,我去给喜嬷嬷赔罪,我去给护国公的家人赔罪,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您饶了儿媳这一次,父亲,翠儿,翠儿,救母亲……”

  褚家大房的子女如大少爷,褚明阳,褚明翠等人连忙上前,却被侍卫拦住,不许靠近半步。

  褚明阳整个脸色发白,白得恐怖,身子如抖筛一般,站都站不稳,软在了地上,连哭都不敢了,只能从嘴里发出一种几乎绝气的抽气声,惊恐如毒蛇一般盘踞在心头。

  褚明翠想冲过去,奈何侍卫拦着,她只能大哭着哀求褚首辅,“祖父,您饶了母亲吧,她知道错了,您放过她……啊,您放了她,孙女什么都听您的,不敢再违背您的意思了……祖父,不要啊!”

  她最后的尖叫,惊了褚府外上空的鸟雀,如夜枭般瘆人。

  穆娅捏住褚大夫人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巴,褚大夫人使劲地摇头,眼底充满了绝望和对死亡的恐惧,毒酒倒入她的口中。

  倒入之后,他没有放开,到那毒酒进入喉咙,他才砸了杯子。

  褚大夫人软在了地上,使劲伸手扣着嗓子,想把毒酒吐出来。

  确实也吐出来了一些,她抱着肚子,半跪蜷缩,使劲地呕着,可进了去的毒酒,沾了口腔和喉咙,再到胃里,严重灼烧,她吐出来的,有一半是血。

  “救命,救命……”她的声音如负伤野兽一般,喉咙不断地震动,颤抖,倒在了地上,“救命,救命啊……救我啊……”

  她没有痛苦很久,最后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眼睛瞪得很大很大,充满了怨怼与不甘。

  褚家的人,眼睁睁地盯着这一幕,只觉得心尖都在发颤。

  褚明翠哭得力竭声嘶,侍卫终于放开她,她

  疯狂地冲了过去,失声跪哭。

  而那褚明阳她瘫软在地上,还在大口大口地呼吸,几乎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整个人是吓懵了,几乎魔怔了一般。

  “褚大,你是要逼死你母亲吗?”太老夫人尖叫出声,她气得浑身颤抖,几欲昏过去,可她使劲咬着牙撑着这口气。

  褚首辅阴沉地坐着,默不发声,眼底是悲痛与愤怒交杂。

  对褚家的人,他素来也是护着的,就例如惠鼎侯那一次,他还盼着给他一条生路。

  可也是那一次,得知了惠鼎侯所作的种种,他倏然而惊。

  这就是褚家人的所作所为?

  谁给他们的胆子?他们竟可以胡作非为到这个地步了。

  最重要的是,惠鼎侯那一次掳走的是楚王妃,他事后也知道是楚王妃,可他依旧没有忌惮之心。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不把皇上放在眼里了,在

  他们的心里,褚家高于皇家。s11();

  内厅堂,乱作一团,哭声震天,直哭得那写着“嚣张跋扈”四个字的扁额掉了下来,碎开两截。

  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的底气,认为这帝位不是拿不到,而是他们愿意不愿意去拿。

  褚首辅嘴角阴冷,“当年你确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要杀她,也是易如反掌,若我不这样说,小喜早就死了,我一直等着你即便恨极一个人,却只能着她比你更好地活着,老夫人,回你的越眉庵去吧,这里没你的好日子过了,从此,褚家严厉治家,褚家的人,但凡在外头嚣张跋扈,张狂飞扬,便马上领家法,驱逐出府。”

  堂里的侍卫没有退出去,木然冷漠地站着。

  褚家不是嚣张跋扈,褚家是想谋朝篡位。

  所有人的心都是颤抖而惊慌的,懵得不知所措。

  她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在尽力保存褚家的人,保着褚家的根。

  婆母说得对,她该去越眉庵的,为子孙积福积德。

  唯有那哑巴褚老夫人微微摇头,慢慢地走了出去。

  此事,太上皇可不下旨,只暗中传话处死便可,但是他下旨了,他直接撕烂了褚家威霸一方的传说。

  她哑巴了,但是心里很分明。

  今日在这内厅堂里,他们说的话,也都印证了这一点,他们甚至不顾齐王在场,那些谋逆的话,照说不误。

  内厅

  褚首辅大步而出。

  “为了一个贱婢,你是疯了!”太老夫人气得拿了杯子就砸过去,破口大骂,浑然没了老郡主的气度仪态,“这个祸害,当年我就该杀了,若不是你说对她再无眷念,我怎会留着她?这个女人真shu17.cc是个祸害,到老了,到死了,都要害我褚家的人。”

  心里一点悲伤都没有,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褚家的人这才知道,太上皇是真的震怒。

  太老夫人听了这话,终于昏过去了。

  傍晚,太上皇旨意下达,要处死褚大夫人,褚家连罪,于殿上当着百官的面申饬。

  太上皇下旨,说要严惩散播流言之人,杀的是他府中的人,但是,太上皇此举,也是要严厉警告他。

  褚大夫人shu28.cc的尸体被抬了下去,太老夫人被扶着回房,所有的人,软着双腿,不知道何去何从。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